第828章 预备!开始!

    独孤七甸四个字一出,众人眼神变了,但没人起来。

    因为恐龙城的人太多了,别的客栈也早就没房间了!

    独孤七甸见状,脸色一黑,顺手就拎起来一个最近的男人:“要房间,还是要命!”

    男人吓得脸色惨白,“我……我是来吃饭的……”

    独孤七甸一脚把他踹开,抬眼看向掌柜:“再不给我找个房间,信不信我把你们客栈给拆了!”

    “你……这个……”

    掌柜郁闷的厉害,抬眼看向大堂里的客人,“独孤少爷,咱们店里有规矩,除非客人自己退房,否则不能把人赶走!”

    “是吗?”

    独孤七甸眯起眼睛,一把掐住他的脖子:“你解决不了事情,本少爷就解决掉你!”

    掌柜被掐的直翻白眼。

    “独孤少爷莫要鲁莽!“

    皇甫云阙出声解围,迈脚走进去。

    独孤七甸脸色一僵,不免想到了自己在幽灵谷狼狈的趴在他脚边的画面,他磨了磨牙,恶狠狠地扭头:“皇甫云阙!”

    皇甫云阙淡笑着颔首,“独孤少爷,别来无恙啊!”他走到柜台边,继续道:“恐龙城最近人山人海,是你来迟了!可不是掌柜故意不给你房间啊!还是别为难他了!”

    独孤七甸脸色青白,只能松开掌柜。

    “皇甫少爷来的似乎过早了。莫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有凶兽在手,尽管遭了不少罪,但他还是很有底气的!

    皇甫云阙哈哈一笑:“独孤少爷此话何意?”他看向其他人,摊手:“在座各位,谁不是为了金銮殿来的?本少自然也不例外了!”

    坦坦荡荡,连个错都抓不住。

    独孤七甸冷哼了一声,朝着护卫扬手:“我们走!”

    皇甫云阙忙道:“欸,不急,难得一见,旁边有空位,我请你吃一顿?”

    独孤七甸本来不想搭理他,觉得对方故意恶心自己,但是见他似乎笃定自己不会答应,不免有些反骨:“如此,那就让皇甫少爷破费了!”

    他转身,走到空座坐下。

    皇甫云阙的确没想到他会答应,但是也不惧他。

    “掌柜,好酒好菜都给端上来!”

    掌柜捡回一条命,感激的朝着皇甫云阙道谢,而后进了后厨。

    皇甫葬月略微皱眉,拉着诸葛红姝,也坐下了。

    独孤七甸瞥了他们一眼:“这位是皇甫小姐?”

    ‘小姐’二字的时候,透着嘲笑。

    皇甫葬月神色自若,“独孤少爷,腿还好吧?不是每次都有人能救你的。”

    一句话直接KO!

    “不牢皇甫小姐费心!”

    独孤七甸黑着脸,手攥成拳,指甲陷入掌心。

    幽灵谷的惨状,是他这辈子都洗不干净的耻辱!

    皇甫云阙忙打圆场:“独孤少爷这次来的比较晚,等会我让手下的人腾出一间房给你。”

    有些人,还是监视在眼皮子底下比较好。

    “如此,那就多谢皇甫少爷了!”

    独孤七甸是真的找了一圈客栈,起初还有耐心,就当时闲逛。

    但是找到这里,他已经不想走了,所以才发了火。

    他并不知道,在他动怒要杀掉掌柜的时候,店里的人已经有人去金銮殿报信了。

    大乘客栈比较不同,毕竟是周老板的店,虽然也是卖给苏九了。

    但这是苏九最开始住的地方,在众人心底的分量是不一样的。

    金銮殿的守卫也是认识大乘客栈的人,都是熟脸,听说事情经过之后,感激带着他进去了。

    *

    苏九双手掐诀,站在后院的池边。

    半空中有一滩烂泥,随着她手上的动作,缓缓地变成形。

    “尊主救命啊——”

    “杀人了!您要给我们大乘客栈报仇啊!”

    嗷的两嗓子。

    苏九手一抖,啪嗒嗒,烂泥掉进了池塘里。

    周老板急匆匆的赶过来:“尊主!出大事了!”

    苏九扭了扭手腕,转过身子。

    “何时?“

    “属下找的掌柜被人掐死了!是独孤七甸干的!”

    周老板张嘴就是告状。

    独孤七甸?

    苏九淡淡地挑眉,“人埋了吗?”

    周老板一愣:“呃……不知道,应该没有吧?”

    苏九单手负背,边往外走,边道:“猎手们在哪?”

    “都在练武场!”

    周老板答得精准,除了管食堂的事之后,他年少的时候也有梦想,经常跟着猎手们后面,感受那股久违的振奋与努力!

    苏九没说话,直接移步去了练武场。

    经过上一次食堂一事,老猎手跟新猎手的隔阂少了,但还是针锋相对。

    这时候,一个个在练武场,打架呢!

    麟霄和三堂主以及屠魔堂弟子都坐在旁边看戏。

    郭良捋着袖口,站在练武场的专用擂台上:“不准用元气,谁用谁孙子!”

    五堂主半截衣摆塞在腰带里,朝着手上啐了两下。

    “不用就不用!你也不能用蛮力,不然你也是孙子!”

    郭良眼梢一抽,梗着脖子:“成!来吧!”

    四堂主带头鼓掌:“老五加油!

    新猎手们齐声喊:“白财加油!白财加油!”

    三堂主:“……”

    连名带姓的真是不习惯!

    老猎手们也毫不示弱:“郭良放倒他!别给我们丢脸!”

    “预备备……我要喊了啊!”

    祁绍一个大喘气,众人无语望天。

    郭良:“别搞了喂!”

    五堂主:“快点!”

    祁绍举起手:“预备备——我这次真的要喊了啊!”

    “预备!开始!”

    谢忱在旁边,直接接过他的话。

    草!

    祁绍一个蹦跶,骑到他身上,掐住他脖子:“我让你多嘴!让你多嘴!”

    谢忱任由他掐着,嘴角带着笑,心情很不错。

    而随着他刚才的声音落地,擂台上的两人已经打了起来!

    元者不用元气,武者不用蛮力,这场架挺考验双方的耐力的!

    都是多年的习惯,抬手之间,不是强悍的元气,就是巨大的力气,挺有挑战性的!

    五堂主双手握拳,直奔对方面门。

    郭良弯起左手抵挡,弯腰,还击右手肘!

    五堂主快速后退,双拳交叉,抵挡住他的攻击!

    双方交手,在身体素质方面,还是武者占优势的!

    因为五堂主虽然挡住了,但是却被郭良胳膊上的肌肉,震得有些发麻!

    “郭良!加油!”

    “白财加油!干倒他!”

    双方在各自加油打气。

    一进练武场,就看见这么热血沸腾的画面。

    苏九单手负背,步伐很轻慢。

    谢忱第一个看见他,立马迎了过来:“九哥!”

    人太多的,大家注意力都在擂台上,声音一句比一句大。

    麟霄:“白财……不会输吧?”

    三堂主:“他要是敢丢屠魔堂的脸,我弄死他!老五!你给我加油——”

    没忍住嚎了一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