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你的脏手,也配碰她?

    五堂主注意力都在晶石上面,生怕对方玩赖,后知后觉的回头:“是我家总堂主要卖……”

    话又咽了回去,因为他看见对方已经走到了隔间。

    他顿了顿,转回头,继续盯着晶石。

    反正总堂主那么厉害,又不会吃亏!

    隔间,位置如下:

    苏九*墨无溟*麟霄。

    祁绍*谢忱。

    苏九懒散地歪着身子,被墨无溟和麟霄挡住了。

    穆腾飞进来首先看到的是麟霄,衣着不凡,姿态儒雅,一看就是个主子。

    他哪怕扭个头,都能看见最近的谢忱,但他没有,张嘴就充满敌意:“外面那些晶石是你拿来卖的?”

    麟霄扭头看去:“有事?”

    穆腾飞面色阴沉,“当然有事!老子的晶石还没卖掉,你们来卖什么晶石?成心跟老子过不去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在西街是我们穆家说了算的?懂不懂规矩!”

    吐沫星子差点飞到麟霄的脸上。

    他往后一仰,靠在椅子上,皱眉:“你贵姓?”

    噗——

    祁绍和谢忱本来想装透明人的,奈何没憋住。

    人家都说了穆家,他还问人家贵姓,绝逼是故意的!

    两人的笑声,当即让穆腾飞脸色铁青,恶狠狠地看过去:“笑你——”

    咯噔一声,没音了。

    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声音有些抖:“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他僵硬的转头,余光瞄了一眼。

    少年手支下巴,歪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卧靠!

    穆腾飞像弹簧一样往后一弹,藏在了自己护卫后面。

    护卫们一脸懵逼。

    他们家少爷一向是嚣张惯了,很少露出这种畏惧的反应。

    祁绍抱着胳膊,抬下巴,贱兮兮的道:“哎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们呢!”

    “我不记得!”

    穆腾飞咬牙切齿的回了句,抓着护卫的胳膊有些发抖。

    手上伤口隐隐作痛,无疑是在提醒他断指是拜谁所赐!

    他磨了磨牙,眼神逐渐阴森起来。

    现在不是在幽灵谷,而是在魔龙城西街,这是穆家的势力范围!

    他为何要怕?该怕的是他们!

    穆腾飞想清楚之后,深吸了两口气,“天堂有路你不走,今天新仇旧恨,我们一起算!”

    狠话是放了,人还在护卫后面。

    由于幽灵谷那次太丢人,那群护卫回来之后,就穆腾飞处置了。

    是以,这几个护卫不认识苏九,说起话来,底气十足。

    “少爷,您在旁边看着就行!”

    六个护卫纷纷上前。

    五个四阶元皇,一个七阶元皇,这护卫绝对是高配!

    只可惜,对面坐着一个元尊,都不用动手指,就能把他们秒杀!

    就是这么豪横!

    六个护卫不知道,信心满满的上前。

    穆腾飞屏住呼吸,脚步往后又挪了两步。

    光看这随时逃跑的姿势,就知道上次心理阴影有多大!

    就在他们要动手之际,传来了店老板声嘶力竭的:“穆少——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啊——”

    嗓子都喊破音了。

    穆腾飞脚下一滑,连忙扶住了屏风,一手心的冷汗。

    老板冲上前来,一把拉住穆腾飞:“穆少!我是小本生意啊,你的宝贝晶石我已经在卖了,昨天还有三个客人问呢,过两天肯定卖得出去!”

    这要是在他店里打起来,这店就废了啊!

    穆腾飞冷哼一声,甩开他:“老子的晶石放在这里四天了,你不好好卖,反而去收别人的晶石,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你的什么狗屁晶石你不知道?

    就那破烂还能是白色元气?

    he,tui!

    老板满肚子的槽点,面上不显:“我的错我的错,要不我先把晶石的钱预支给您吧?”

    穆腾飞脸一沉,怒目圆睁:“你什么意思?晶石还没卖掉,我要你什么钱?当我是强盗土匪吗!”

    你他妈跟抢有什么区别?

    老板赔笑道:“穆少这是哪里话,我这是信得过您的眼光!你看看他们几个,就是普通的客人,您跟他们较什么劲儿!”

    开玩笑,这几位爷带来的晶石元气饱满的很,哪能让他破坏了!

    穆腾飞果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行,我今儿个就看在你的份上……”

    祁绍不嫌事大的打断了他:“别介!你还没搞事儿呢!”

    护卫们见状,面色阴沉了起来。

    这摆明了不把他们当成一回事啊!

    就在他们等待自家少爷下令的时候。

    “……”

    穆腾飞扭头,装没听见。

    护卫们:“……”

    旁边的老板忙朝着祁绍压了压手。

    我的小祖宗欸,我这是在救你们啊!

    “穆少,咱们真是心有灵犀,小人都把晶石的钱准备好了!”老板转身,把穆腾飞往隔间外面带。

    不管老板是发善心,还是为了收购晶石而帮他们,但他的确是帮了。

    苏九手支下巴,懒懒地开了口:“见到你祖宗也不打声招呼,也不跪下磕两个响头,是不是太礼貌了?”

    熟悉的嗓音与语气。

    对于穆腾飞而言,是刻在脑海里的恐惧。

    他站在屏风旁边,后背僵直,冷汗顺着额角往下流淌。

    老板察觉到一丝异样:“穆少?你们认识啊?”

    穆腾飞吞了吞口水,脸色肉眼可见的变白了。

    站在隔间的护卫们不知道,他们觉得自家少爷一定是生气了。

    怒吼:“放肆!哪里来的无知小儿!”

    语毕,右手呈爪,迅速的袭向苏九。

    苏九歪着身子,斜靠在椅子上。

    眉梢微挑,匪气十足。

    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那从容淡定的模样,让护卫更加生气,加重了攻击力度。

    然而,就在他即将抓住对方脖颈之际,旁边的男人随意地抬起手,握住他手腕。

    护卫脸色微变,就要抽回手。

    “……”

    一动不动。

    手腕仿佛被铁箍困住了,可对方却是一脸的轻描淡写,仿佛一点力气都没用!

    护卫心跳漏了一拍,有些慌乱起来。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冷漠的光泽,声音冰冷刺骨:“你的脏手,也配碰她?”

    咔嚓——

    手腕断成两截,森森白骨戳穿皮肤,无比骇人。

    护卫瞳孔猛缩:“啊——”

    惨烈的尖叫声,刺穿人的耳膜。

    墨无溟面无表情地把他甩开,身上连一滴血迹的都没有溅到。

    “……”

    死一般的寂静。

    五个护卫呆若木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