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金銮殿的开场曲

    三人跪地,手撑地面,疼的发抖。

    鲜血肆意流淌,染红了地面。

    苏九眉眼低垂,一甩长鞭,挑起地上的碎布。

    此举让护卫队长心下狂跳,后退几步:“大胆狂徒!你竟然与独孤家作对!”

    他怒吼一声,没发现自己声音带着颤栗。

    毫无威严。

    苏九眉眼轻抬,淡淡地:“本金在你那吧。”

    疑问的话,肯定的语气。

    本金?

    受伤的三个元皇猛地看向祁绍的位置。

    此时的祁绍已经从谢忱怀里出来了,正掐着腰看苏九打架呢。

    而他脖颈往下的位置,五道血痕,无比显眼。

    三人反应过来,扭头尖叫:“是他,是他!是他弄伤了你的手下!”

    “对!你应该跟他收利息和本金!”

    “一人做事一人当,跟我们无关啊——”

    三人疼得快要厥过去了,奈何身体被压制,就连用元气调节都不能。

    血肉被撕开的痛苦,蔓延到了每一根头发丝。

    祁绍愣了愣,顿时感动的尖叫:“九哥是为了我生气了吗?啊?谢忱,是吧?她在给我报仇!呜呜……九哥,你打他!就是那个死不要脸的,藏在后面那个傻逼抓的我!好疼啊!你看你看!”

    他夸张的挺胸,把衣服往两边扯开。

    众人:“……”

    你这样……确实挺欠打的!

    护卫队长冷嗤了一声,咒骂道:“一群胆小如鼠的废物!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了!”

    他们一百多人,能怕了他一个人吗?

    思及此,他阴森的扬手,下令:“只要他敢上前一步,就杀一个猎手!”

    这样真的可以吗?

    护卫们面露不安之色。

    压制着猎手的动作,也变僵硬了。

    为什么他们有一种踢到铁板的感觉?

    “……”

    周围安静的过分。

    护卫队长没得到回应,心里莫名有些慌张,嘴里声音更大:“听见没有!”

    严厉的语气,透着威胁。

    “听见了!(听见了!)”

    护卫们到底是在他手下当差的,不能凭着直觉跟顶头上司对着干。

    无奈,只能举起手中兵器,做好准备工作。

    “呵……”

    苏九红唇发出一声轻笑。

    安静的环境之下,轻笑显得格外的诡异。

    一众护卫们莫名感到毛骨悚然,仿佛头顶悬着一把锋利的斧头!

    护卫队长心里也是突突直跳,脚步再次往后面挪了挪。

    苏九微微抬头,金灿灿太阳,照在她美艳的脸庞,熠熠生辉。

    两片红唇微微翘起,她轻声开了口:“做为金銮殿的开场曲,算你们没白来世上走一遭了。”

    金銮殿?什么鬼?

    护卫们没有听懂。

    但是屠魔堂众人下意识绷紧了神经。

    四堂主低声靠近五堂主:“她要做什么?这些都是独孤家的护卫,她要得罪独孤家吗?”

    鉴于苏九之前叛逆的做法,五堂主也不敢保证:“先撩者贱,不是独孤家的护卫先扣人的嘛。”

    麟霄眼底也带着一丝担忧,因为知道苏九在神武大陆的事迹,所以就算他想拦住她,也是白搭。

    他抿起唇,安抚了句:“先看看吧。”

    这怎么看看啊?

    四堂主心下有些着急,“再怎么说她是屠魔堂的继承人,这还没有继承屠魔堂就给屠魔堂树敌了?四龙在南幽大陆的地位……”

    麟霄冷声打断了他,“她现在是金銮殿的尊上。”

    四堂主咯噔一声不说话了。

    原先他认为对方聚集猎手搞什么金銮殿是扯淡,可现在看来,对方不但是认真的,还准备用四龙家族当垫脚石!

    护卫队长虽然没听懂苏九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也知道不是好话。

    他阴冷的眯起眼睛,咬牙:“杀……”

    嗖——

    长鞭如毒蛇般破空而上。

    白影掠动,犹如闪电,直奔对方脖颈。

    护卫队长好歹是六阶元皇,反应也很迅速。

    举起长剑,竖在身前,故意让鞭子缠住剑身。

    叮噹!

    鞭子环绕,准确缠住剑身。

    苏九挺诧异的。

    这时,就见护卫队长猛地握紧剑柄,笑的阴险:“看你这把鞭子不错,我拿了!”

    他用力将手里的剑左边拧,凭着凶猛的力道,想要将鞭子从苏九手中夺取。

    “……”他是认真的吗??

    苏九脑袋上升起几个问号。

    看出了护卫队长用意的祁绍和谢忱:“……”

    无知,真可怕!

    不知情的其他人也看的心惊肉跳,且认为苏九的武器要被抢走!

    之所以这么认为,自然还是建立在女子本弱的认知上!

    女人的力道终究是没有男人力道强悍!

    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抢走是必然的!

    不仅是他们,护卫队长也是这么认为的,他的力道从未输过。

    对战当中收了敌人的兵器,可以杀掉对方的威风,这也是他抢夺鞭子的原因!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

    他用尽了全部力道,对面的少年一动不动,甚至挑着眉梢,仿佛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怎么回事?

    护卫队长双目微睁,再次用力一拧。

    “……”

    鞭子还是一动不动。

    愤怒让他更加握紧剑柄,死磕起来。

    画面停滞了。

    众人不明所以。

    77号紧张道:“这是怎么回事?”

    75号猜测道:“可能是还没开始拽?”

    麟霄:“……”

    五堂主:“……”

    四堂主:“……”

    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

    刚刚那一下子,对方很明显是用了力道,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多点,或许是全力!

    短暂的沉默。

    护卫队长急了,红着眼睛:“你想要让你的手下全部给你陪葬吗!”

    少年淡淡挑眉:“现在到我了吧?”

    “什么?”

    护卫队长先是一愣,随后察觉到不对劲。

    他惊恐地转动长剑,想要将鞭子甩开!

    然而,鞭子上的每个刃缝都与剑刃卡的死死地!

    纹丝不动!

    这时,鞭子忽然动了!

    不,准确的说,是护卫队长的身体动了。

    他踩在地面,双脚往前滑行,划出了两道痕迹。

    苏九缓缓地收回长鞭,像是收剑入鞘那般随意。

    这样的情况对于护卫队长来说,无疑是羞辱!

    他若是弃不弃剑,都会被人耻笑:不如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两人距离缩短,不足一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