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4章 归魂剑:把我融了,谢谢!

    然而,屠魔堂一行人却亲眼见证了这一幕。

    由于半夜赶路,他们离猎手也不过三个时辰的距离。

    等大家到了山上,天也才刚亮。

    一行人是追着苏九过来的,原本担心她进山了不好找,结果就在山脚下看见了她。

    昨晚还兴冲冲要比什么的人,现在躺在男人的怀里睡觉呢。

    四堂主:“……”

    他们这是追了个寂寞!

    屠魔堂的弟子们也是一脸黑线。

    女人就是女人,就知道情情爱爱的!

    气氛不是一般的低沉。

    一行人就这么等了一天!

    四堂主黑着脸,不耐烦道:“麟少主,我们还要等多久啊?”

    麟霄靠坐在树上,闭着眼睛,正在打瞌睡呢。

    闻言,他伸了伸懒腰,叹谓:“唔……睡得真舒坦……”扭头,脸上带着睡意,“你不会就这样干等了一天,都没补个觉吧?”

    补个屁觉啊!

    这他妈谁能睡得着?

    四堂主满脸郁闷。

    麟霄仰头,看了眼天色:“时辰差不多了,你们准备捡漏啊。”

    啥玩意?

    众人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四堂主眉心莫名地狂跳了几下。

    应该……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今晚的月,有些亮。

    少年起身,望着山里。

    男人笔直的站在他身侧。

    两人默契的没有说话,步伐轻慢的往山里走去。

    看似不快,却形如鬼魅。

    月光洒落在两人身上,勾勒出两人的侧身轮廓,转瞬即逝。

    四堂主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喊:“走,跟上!”

    屠魔堂的弟子们倏地回神,赶紧往山里面赶。

    尽管他们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当他们看见苏九的时候,就见手持长剑,一剑捅进了魔兽的脖颈,鲜血喷涌。

    明明枝叶下的少年,根本看不清楚神色。

    他们却仿佛看见了对方勾起红唇,以及他在杀戮之中露出兴奋与享受。

    这样的反应,无疑是不正常的,变态的。

    苏九懒得理他们,利落的割断魔兽的脖颈,挖掉内丹之后,就走了。

    一股冷风吹过。

    众人方才惊觉,冷汗浸湿了后背。

    四堂主暗暗吐了一口气。

    绝对不会承认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震慑到了!

    麟霄手撑着树,抬下巴:“赶紧捡东西啊,元王等级的魔兽,不仅仅是内丹值钱。”

    众人:“……”

    原来这就是捡漏!

    无语归无语,但是东西还是得捡!

    如果不捡的话,他们的恐惧也就停留在苏九杀魔兽的利落手段下。

    可是捡了之后,他们才开始将恐惧逐渐的扩散到四肢百骸。

    每一个魔兽的尸体,身上都被割了很多刀,紧密相连。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那就是鱼鳞之间紧密相连的缝隙!

    残忍至极!

    光是看着,他们就忍不住脑补,这被砍的是自己,浑身都在疼。

    忽然,有一个屠魔堂弟子,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旁边人扭头一看,月光透过枝叶,遍地的魔兽内脏,应该是挖内丹的时候拽出来的。

    “呕——”

    又一个弟子吐得不成样子。

    四堂主面部肌肉疯狂抽搐了几下,压着声:“麟少,这个苏九她,她也太狠了吧?”

    麟霄温润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严厉:“在这世上谁不狠?她若不狠,躺在这的尸体就是她。”

    四堂主抿了抿唇。

    这句话他是赞同的,只是看见魔兽的惨状,难免有些心悸。

    一个人够狠,不仅是因为他狂妄,更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本。

    入夜,山里并未安静下去。

    魔兽的惨叫声,以及打斗的对抗声。

    山里的鸟儿虫儿,就这么看着一向是食物链顶端的魔兽们,一个个被两个人类所杀。

    说是屠尽,也不为过。

    天色渐亮。

    砰——

    剧烈的响声传出。

    苏九单膝跪在一头魔兽的头顶,手中长剑从眼睛捅进去。

    魔兽仰面倒地,直接断了气。

    哗啦啦……

    鲜血顺着魔兽尖尖的耳朵,流淌在地上。

    苏九手腕一转,将长剑拔出来。

    嗡~

    归魂剑剑身忽地发颤,发出一声嗡鸣。

    苏九握着剑柄,动作一顿,鼻息间发出疑问:“嗯?”

    嗡嗡。

    归魂剑又抖了抖。

    锈迹斑斑的剑身,早已变得颇有光泽了。

    剑身上的豁口还在,却并不影响归魂剑的锋利。

    只是此刻剑身抖动的同时,不知是不是错觉,苏九看见了豁口的位置在开裂!

    苏九低头,看看膝盖下的魔兽,“草,它有这么硬吗?”

    嗡嗡。

    归魂剑再次发出动静,有些急切,像是在告诉她什么。

    苏九:“……听不懂。”

    归魂剑:“……”

    算了,还是自己来吧。

    就见长剑忽地飞出手心,剑身猛地弯了起来。

    咔哒——

    剑柄附近的豁口,成功崩开。

    苏九皱眉:“你他妈不想跟我,也不用自残吧。”

    归魂剑:“……”

    欺负剑不能说话是不是!

    归魂剑抑郁的将剑身三百六十度的弯下。

    咔哒哒——

    一阵机械般的响声,长剑变成了长满刃的长鞭!

    归魂剑发出嗡嗡的动静,又回到苏九的手里。

    苏九难得的有些懵逼,拿起归魂剑,定睛一看。

    原来剑身上的锈迹斑斑,全是鞭子裂开的缝隙。

    归魂剑讨好的往上一甩,发出‘嗖嗖’的动静。

    苏九抿唇,挺认真的:“嗯,我给你取了个名字,便便!”

    神他妈便便!

    归魂剑直接受到了刺激。

    哗啦!

    所有缝隙并拢,又变成了长剑的模样。

    去你妈的晋级吧!

    苏九难得吃瘪,“不叫就不叫呗,你看你气什么?叫你,贱贱行了吧?”

    归魂剑剑身一弯。

    把我融了,谢谢!

    苏九咂嘴:“你看你,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她摸着剑身,还哄了起来。

    归魂剑傲娇了一会,崩开剑身,变成了鞭子。

    瞅瞅这待遇,是一个契约者还有的待遇吗?

    银律:好羡慕!

    青龙:好嫉妒!

    南星:我想拜个师!

    小灵根:嗯,请归魂剑开一堂课!

    啪叽。

    苏九把神识掐断了,抓着剑柄,甩了两下。

    真正的鞭子,当然比青龙用起来顺手多了。

    屠魔堂众人过来的时候,一夜下来,虽然已经做好的准备,却还是被眼前的人儿吓了一跳。

    除了最开始他们看到了苏九杀戮的身影之外,这一夜他们就只看见了魔兽尸体。

    此时天色已亮,视线非常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