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5章 金銮殿

    在青楼教育手下?

    这事是人能干的出来的吗!

    就在围观群众惊叹的时候,坐在男人怀里的少年,忽然抬头看向门口:“诸位不妨进来看,今天我请客。”

    围观群众一度以为自己听劈叉了。

    这世上,还有请陌生人嫖女人的?

    苏九并不着急,只是着看着他们。

    红唇勾起淡笑,美艳的脸庞,熠熠生辉。

    众人魂都差点看丢了。

    寻思着,要不进去看看吧?反正他们吃不了亏!

    一个人这么想,就有两个人这么想……直到有人主动迈出一步,其他人就都跟上了。

    苏九瞥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猎手,“还不给诸位让让路?”

    断指的猎手们,连忙起身,退到一旁。

    地上二十根手指,血淋淋的,有些渗人。

    围观群众没敢继续上前。

    “让诸位见笑了。”苏九友好的抬抬下巴:“他们是从幽灵谷出来的猎手,不懂规矩,我刚刚已经严厉的教训过他们了,希望诸位以后多多支持猎手。”

    支持什么?杀人放火?打家劫舍?

    众人内心腹诽,面上不语。

    苏九将他们的神色收于眼底,微笑着开口:“我知道以前的猎手名声很差,带来的影响不好。但是……以后的猎手,将会成为南幽大陆最炙手可热的行业!”

    底气十足的话。

    众人没吱声,脸上掩饰不住的不屑。

    众所周知,猎手只有在没有元气幽灵谷称霸一方,在有元气的其他地方,就是一个渣渣!

    苏九心里很清楚这点,继续道:“二十根手指以及三具尸体,就是我们跨出第一步的决心!猎手将不再是幽灵谷里见不得天日的蟑螂,而是奔走在烈日下的雄狮。”

    轻慢的语调,却给了猎手们巨大的勇气!

    侯彪激动地跪下:“尊上!从来没有人相信我们会改变,我们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属下誓死追随尊上!”

    “誓死追随尊上!”

    “誓死追随尊上!”

    猎手们跪地,齐声喊口号,充满了气势。

    而在这一瞬间,众人仿佛感觉到了他们的心情。

    面上不屑褪去,余下的是震撼。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竟然觉得猎手可能真的会在南幽大陆掀起巨大的风波!

    众人对视一眼,为这种疯狂的想法,感到心惊!

    大场合见多了,苏九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道:“不打扰诸位找乐子了,桌上的是我请你们的,祝你们玩的开心。”

    话音落地,墨无溟抱着她起身,往外走去。

    众人看着桌上剩余的钱财,目瞪口呆。

    “等下……您真要请我们啊?”

    有个青年撑着胆子喊了一句。

    苏九下巴搭在墨无溟肩头,直视着对方,“本少说话,向来算话。”

    男人望着少年长睫低垂,红唇轻挑的模样,心头微微一荡。

    “……敢问尊上与屠魔堂是什么关系?”

    苏九挑眉:“你猜。”

    青年脸色微红,还想在说什么,却感觉到一道冰冷地视线从前方扫过去,脖子像是被毒蛇缠住了般,呼吸一滞。

    短暂的停顿,少年已经被男人抱着离开了月楼。

    大厅里的猎手,也逐渐的跟着他离去。

    青年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脑海里满是少年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他想他这辈子都没法忘记这个画面了。

    从青楼出来之后,苏九就瞥见了男人臭着的俊脸,凑过去嗅了嗅:“好酸,喝了一坛成年老醋吧?”

    墨无溟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声音挺闷闷的:“看见你对别人笑,就想把别人眼珠子挖掉。”

    奇怪理论又来了!

    苏九:“笑的人是我,别人可真无辜。”

    墨无溟:“我舍不得你,是他们倒霉。”

    苏九:“……”

    妈的,好有理。

    祁绍拧着眉头,有些想不通,“九哥,你干嘛请那些人啊?桌上还剩下不少钱呢。”

    麟霄和五堂主也没明白过来。

    苏九扭头,脸趴在墨无溟肩上,“很简单,拉好感度。”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几道怀疑的眼神。

    就你还会拉好感度?

    你不是一向就把事情搞不大的吗?

    苏九有些炸毛,“一个个什么眼神,我也是有温和处理事情的时候好吗?”

    祁绍:“……”

    谢忱:“……”

    麟霄:“……”

    五堂主:“……”

    没见过。

    苏九没好气的白了他们一眼,“他们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心狠手辣这些我都不在乎,反正我自己也不是好人。但是奸淫掳掠这些,老子见一个杀一个。”

    逐渐冷冽的声音,故意用元气让猎手们都听见了。

    猎手们心下凛然,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祁绍单手掐着腰,忽然提问:“九哥,这样的话,咱们是不是得取个拉风的名字?像屠魔堂那样的?”

    麟霄见缝插针,“不如直接编入屠魔堂吧!”

    五堂主附和道:“是呀是呀,什么都省了!”

    竖着耳朵偷听的猎手们:“……”

    好像听到了什么内幕?

    苏九没搭理他们两个,点头:“的确得想一个名称。”

    祁绍:“九哥,你想!你祖宗不要再用了!”

    苏九:“……”

    祁绍:“你不会真的想叫你祖宗吧?”

    苏九:“闭嘴!”

    “……”

    祁绍做了一个封嘴的手势。

    谢忱手扶下巴,思忖道:“不如做成佣兵工会那样吧?咱们可以叫赏金猎人。”

    “嘁,土!”

    祁绍直接吐槽。

    谢忱斜眼看着他:“那你说叫什么?”

    祁绍打了一个响指,“像屠魔堂那样……咱们叫斩妖殿!”

    谢忱:“……”

    麟霄:“……”

    五堂主:“……”

    猎手们:“……”

    你开心就好!

    这时,就听见一直沉默的墨无溟,忽然开口:“金銮殿。”

    苏九眼睛一亮,“可以!就这个!”

    一锤定音。

    祁绍:“……”

    谢忱:“……”

    麟霄:“……”

    五堂主:“……”

    猎手们:“……”

    突然觉得斩妖殿挺好的,/捂脸。

    #金銮殿就此成立#

    大部队离开青楼之后,就去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而在他们住下的同时,大堂主安排监视五堂主的人,也把消息传递了回去。

    大堂主得知消息之后,就通知了附近的四堂主,带着屠魔堂的弟子赶了过去。

    天色渐暗,客栈外面围满了屠魔堂弟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