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8章 抓水里的东西

    就像是为了印证他们的想法一样。

    少年猛地将匕首拔了出来。

    噗嗤!

    一股血柱喷出。

    少年微笑着的表情,再度将手里的匕首,扎进护卫脖子上。

    护卫抽搐着,口吐鲜血,痛苦的瞪大双眼。

    他的眼睛里,只有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在朝着他笑。

    苏九又扎了两刀,鲜血已经流淌的差不多了。

    她眼底的趣味褪去,有些可惜的站起来,把手递给墨无溟:“我得打造一根细针,扎进去之后口子不大,可以慢慢流血的。”

    墨无溟已经掏出手帕,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给她擦拭血迹了。

    听见这话,他点头:“好,我记住了。”

    苏九歪着头,满脸笑容,余光却与第五瀛的视线对上了。

    第五瀛猛地移开视线,眼底掀起了惊涛骇浪。

    如果他之前还在庆幸对方没杀自己,那么现在就是后悔害怕了。

    果断解决掉一个人和慢慢折磨死一个人,完全是两个概念。

    任谁也想死得痛快一点啊。

    苏九到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并不在意。

    第五瀛的的脑袋,不过是暂时放在他脖子上而已。

    两人神态自若的往旁边走去。

    皇甫云阙忙迎过去,“没事吧?”

    关心的语气。

    皇甫权默默地看了自家儿子一眼,眸光转深。

    墨无溟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与他无光,但若是他的儿子喜欢男人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刚这么一想,他就听见苏九冷淡的回了句:“无碍。”

    皇甫权的脸色有点黑。

    他家儿子哪里差了?比不上谁啊?

    他看了自家儿子一眼,又看了看墨无溟:“……”对不起,打扰了。

    诸葛博斜眼看向他:“眼珠子转来转去,想什么呢?”

    皇甫权揉了揉鼻子:“我能想什么?这不是在想怎么去过去吗?”

    诸葛博望着对面,心里想着的却是另一件事。

    “你说,为什么这里只有我们这些人,其他人的?”

    既然他们都顺利过来了,没理由他们过不来啊。

    皇甫权微微一愣,左右张望:“嘶……独孤家的人居然没来?”

    诸葛博点头:“就是奇怪在这里了。”

    “嘶……有没有可能,这里也是一个幻境?”皇甫权猜测道。

    旁边的武者连忙出声:“这不大可能,如果是幻境大家看到的有些东西是不一样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所经历的一切事情都是共同看到的。”

    皇甫权和诸葛博惆怅了。

    “想要过去,就把湖里的东西抓上来便是。”

    少年轻慢的声音传来,引得两人侧目。

    因为对方是墨无溟的人,他们俩给了几分薄面,便道:“小兄弟,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虽然他刚才杀人的动作利落,但看他没多大的模样,应该也没有经历过什么,所以才会提出这么一个意见。

    苏九挑眉反问:“没试过怎么知道呢?

    两人没想到苏九会反问,有些语塞。

    皇甫权:“首先,你不知道里面有多少个那东西,更没有办法把它抓上来。”

    诸葛博:“我们唯一能用的就是剑,且只能站在岸边,以水里那东西的体型,就非常吃力了。”

    苏九赞同的点点头:“你们说的都对,可是我也没说是我们把它抓出来啊。”

    两人面露不解,显然不明白什么意思。

    苏九淡淡的开口:“幽灵谷晚上为何不能生火,不就是因为魔兽太多吗?”

    两人愣了愣。

    “你的意思是说用魔兽来对付他们?”

    苏九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

    “这法子的确是好法子,但却有点冒险。”

    “万一魔兽引过来太多,失控了,他们也会有危险。”

    苏九抄着双手,佯装不知道这些。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

    那魔兽过来你不会躲起来,非得在旁边围观?

    那不弄死你,弄死谁?

    两个家主沉吟了片刻,就决定冒险一试了。

    眼下没有比这个还合适的法子了。

    为了四龙来日的平静,这次的神兽,不论是皇甫家还是诸葛家,他们俩必须有其中一个得到。

    此时的天色还是大亮的。

    他们把决定说出去之后,众人都找位子休息去了。

    没有元气护体,他们只是普通人,会累会饿。

    三队人,分别占着一个地方坐着。

    其中第五家的人最惨,除了第五瀛之外,其他人带着伤,东倒西歪的。

    天气很热,他们湿掉的衣服,水分很快就蒸发了。

    墨无溟抱起苏九,打横放在腿上,颠了颠:“睡吧。”

    他一甩袖口,盖在苏九的身上。

    苏九倒是一点也不客气,这几天她几乎没怎么睡着过,眼下都有黒映了。

    墨无溟显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才会让她睡一觉。

    靠在墨无溟怀里,听着他的心跳,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苏九这一觉很沉。

    迷迷糊糊之中,仿佛听到有人在看:“妹妹别走,妹妹过来,妹妹快来!“

    苏九忽然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猛地睁开了眼睛,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墨无溟低垂着眼睛,眉心微蹙:“做噩梦了?”

    苏九靠回墨无溟怀里,微微摇了摇头。

    她睁开眼睛,看着被枝叶挡住的天空,“墨墨,你说这里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牢笼。”

    墨无溟没有听到什么意思,只是冷冷地:“有你在的牢笼,那也很幸福。”

    除了认真还是认真。

    苏九长睫颤了颤,眼神有些游离。

    少倾,她便转移了话题:“之前遇到的那个老头你知道吧?”

    墨无溟危险的眯起双眼:“幻灵圣尊。”

    苏九重重的点头:“对,就是他!他居然一直跟着我,真是太无耻了。”

    墨无溟没说话,漆黑的眼眸充带着浓浓地戾气。

    “不会有下次。”

    是他太大意了,才会让他跑掉。

    苏九略微挑眉,知道他误会了,“你做的很好!他一个幻灵圣尊,若真的想要逃走,布一个幻境,就能把大家全部一网打尽了,但是他没有。”

    墨无溟垂眸看着她,无声询问,然后呢?

    “他想要收我为徒。”

    苏九笑的很冷,想起在幻灵山幻境那老头对她说的话,她心底就有底了。

    这个答案在墨无溟的意料之外,让他一时无言。

    幻灵圣尊在南幽大陆的名气不小,曾经多少人去幻灵山求学,最后他才被烦的将幻灵山到处布满了幻境。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居然追着人要收徒弟?

    墨无溟感觉好笑的同时,还不忘夸赞怀中人儿:“我家九儿真厉害。”

    苏九脸皮挺厚的:“方方面面都厉害!”

    小手不老实的往他腰腹探索。

    墨无溟:“……别闹。”

    苏九:“我看你衣服有点皱,腰带没系好,你想哪去了?”

    墨无溟:“……”

    所以,你手指头往里面抠什么?

    苏九当然是不会承认的。

    墨无溟自然不会跟她计较,淡淡的道:“不论你拜师与否,这一刀,你不能白挨。”

    他说这话,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心口。

    苏九咂嘴:“不愧是我的男人,连想法都跟我出奇的一致。”

    “咳!油嘴滑舌。”

    墨无溟不自在的移开视线,脸颊爬上一丝可以的绯色。

    不愧是她的男人……

    是她的男人……

    她的男人……

    无数道回音在她脑海里回荡。

    甜滋滋的感觉,填满了胸腔。

    熊虎低着头,眼睛往上看,已经把眼泪都盯出来了。

    旁边的小螺号好心提醒:“熊虎大哥你就别看了,你就是把你的苏兄弟盯出一个洞,他也是喜欢男人的。”

    熊虎:“……”

    也不反驳了,就是那么干看着。

    其余的人都摇了摇头。

    害。

    这大憨子好不容易找了个掏心掏肺的弟弟,突然得知对方喜欢男人。

    心里大概还是有打击的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

    夜幕终于降临了。

    众人已经提前把引诱魔兽需要的木材堆积在了一起。

    等到天色彻底黑透了之后,就有人把这里给点着了。

    红光照亮了周围。

    众人赶紧在提前准备好的地方藏起来。

    苏九和墨无溟站在树上,树不高,但隐秘。

    同样也可以看到远处的动静。

    祁绍和携程在熊虎带领的队伍里,原本被众人抗拒的猎手大喇叭和泥腿子,此刻在前锋,警惕的看着前方。

    一秒、两秒、三秒……

    “……”

    地面一片平静,湖水却荡开了层层波澜。

    夜间看的不清晰,直到地面传出轰隆隆的动静。

    嗷——

    吼吼——

    桀桀桀——

    各种奇怪的叫声从远处传来。

    魔兽的大脑跟人类构造不同,完全不受幻境的迷惑,到处自由。

    所以他们在幽灵谷跑的时候,不会撞击到东西,直来直去。

    受到光芒的召唤,他们一窝蜂的都赶过来了。

    饶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众人看见的时候,还是难免吞了吞口水。

    几十头魔兽,奇形怪状,直冲着湖边跑。

    像是感觉到了魔兽们的步伐,湖水发出咕嘟嘟的冒泡声。

    皇甫葬月眯着眼睛,“你等会去保护红姝。”

    话是对旁边的皇甫云阙说的。

    皇甫云阙眼神在苏九身上,直接拒绝:“他们家有护卫,要我保护什么劲?”

    皇甫葬月扭头,目光森冷:“你当初不是挺欣然接受的吗?现在什么都不管了?”

    皇甫云阙闭了闭眼:“你永远活在过去。”

    “嘘!你俩吵什么?注意了!”

    皇甫权朝着他们低喝了一声。

    两人瞬间闭嘴。

    诸葛红姝理他们并不远,中间就隔着一个诸葛博。

    她抿起唇,偷偷看了皇甫葬月一眼,眼底带着一丝复杂。

    “打起精神!”

    诸葛博严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当即让她扫去了一切杂乱心思,屏气凝神。

    湖水里面已经开始有哗啦啦的动静声了。

    有的魔兽收不住脚,扑通扑通就掉进水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