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对不起哦,搞错了

    第五瀛自然也听出来,他阴鸷的瞪了她一眼,“这都是你的错!本来魔兽是在沉睡的,我站在这许久都没有出现,要不是你丢了一个石头下去,怎么会惊醒它!”

    苏九掏了掏耳朵:“墨墨,把野狗舌头剪掉,他还会叫吗?”

    墨无溟忍俊不禁:“要不剪掉试试?”

    野狗和剪舌头,只要第五瀛不是傻子,都听得出来是说他的。

    他黑着脸,朝着护卫喊道:“都给我滚过来!”

    第五家的护卫已经在劈木头了,连忙快步赶过去。

    “大少爷!(大少爷!)”

    第五瀛朝着墨无溟方向摆摆手,“杀了他们。”

    “是!(是!)”

    一群人颔首领命,就上前把苏九和墨无溟围起来了。

    祁绍和谢忱立刻上前,把苏九他们拦在身后。

    祁绍张嘴就骂:“草,以多欺少,不要脸!”

    第五家的护卫表情冷然,拔出佩剑。

    他们没有元气,但对方同样没有元气,所以丝毫不畏惧。

    第五瀛冷嗤了一声,“不要脸是老子的本钱,杀。”

    护卫们当即拎着剑往前冲去。

    墨无溟轻轻拍了拍苏九的肩膀,低哑的嗓音:“乖,等我。”

    他步伐轻慢的上前,走到祁绍和谢忱的前面,站定。

    苏九抄着双手,挑着眉,看戏。

    祁绍和谢忱刚准备跟着他一起上,就听见对方沉声道:“不必。”

    墨无溟拿出紫阳剑,在手里甩了甩。

    嗡嗡。

    细微的动静。

    紫阳剑颤抖着,贴着手背,化为半弧形的匕首。

    护卫们互相看了看。

    这人怕不是疯了?

    没有元气,还想单挑他们二十多人?

    就连第五瀛也皱起眉头,大概是曾经在对方那里吃过亏,下意识的认为对方超乎凡人。

    他暗暗地吐了一口气。

    双拳难敌四手,他再厉害也就是一个普通人。

    思及此,他便又放宽了心。

    护卫们已经出招了。

    也是挺给面子的了,他想要单挑就跟他单挑,还真没有绕过他,去对付祁绍和谢忱。

    墨无溟也很给他们面子,没有杀了他们。

    他出招跟苏九有点相似,却又截然不同。

    场面混乱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怀疑自己进入了一个叫“看大佬教你做人”的幻境里。

    墨无溟的身形与动作,快到对方反应不过来,刀子已经在对方身上扎了下去。

    若是细看的话,你会发现,他每次捅进去就连续三刀,捅不进去直接交叉,割皮肤。

    若是有元气护体,一两刀尚能忍着痛,但是没有元气,刀子在皮肤拉出口子,那是真的疼的要命!

    鲜血洒在地上,护卫们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

    众人看的手脚冰凉,止不住的冒冷汗。

    第五瀛脸色都变了,紧握着匕首,却不敢上前。

    有元气的时候不是对手,没有元气还不是对手!

    这憋屈感,打出生他就经历过两次,可是两次都是同一个带给他的!

    墨无溟反手扭住一个护卫胳膊,朝着他胳膊内侧就是交叉两刀。

    鲜血跟着喷出。

    苏九看的眼睛发热,“墨墨!脖子脖子……”

    众人听得一愣。

    脖子?

    脖子怎么了?

    就在在他们好奇的伸头去看的时候,就听见对方接着道:“脖子有大动脉,捅下去会飙血,特别得劲!”

    众人:“……”

    听听,这他妈是人说的话吗!

    小骡子杵了杵旁边的熊虎:“熊虎大哥……你的小兄弟好恐怖。”

    熊虎牙床打颤,哆哆嗦嗦:“……你,你不懂,他这是在替他兄弟加油,你看他兄弟累的……累的……一头汗啊。”

    小骡子:“……”

    #说服自己的一百种借口#

    当墨无溟解决掉最后一个护卫的时候,就已经来到了第五瀛的面前。

    对方握着匕首,像是被人定了穴,一动不动。

    他咬着牙:“你想干什么?”

    墨无溟:“我家小九儿想看野狗没舌头的样子,你自己动手,还是我动手?我动手的话,有点疼……”

    第五瀛:“你——”

    敢字卡在嗓子眼了。

    上次就差点被他捅死,他当然敢。

    “他跟第五瀛有过节?”

    皇甫葬月靠近苏九,疑惑的问道。

    苏九眼梢微敛,扭头看她:“他是第五瀛?”

    ——所以你是压根不知道对方是谁吗?

    皇甫葬月抽搐着眼梢,点了点头。

    苏九忽地抬手,“等一下!”

    墨无溟动作微顿。

    苏九走过去地上哀嚎的人群,微笑着看着第五瀛:“对不起哦,搞错了。”

    她抓住墨无溟的手,笑的潋滟风华。

    第五瀛差点以为自己遇到天仙了,他使劲甩头,“你到底玩什么把戏?”

    苏九耸肩,挺认真的:“我突然不想看野狗剪舌头了。”

    说的好像第五瀛愿意被当成野狗剪舌头似的。

    众人也挺无语的。

    苏九摆摆手,“好了好了,都是误会。”

    人畜无害的的模样。

    墨无溟不解的看了苏九一眼,却在她眼底看到了冰冷,他挑了挑眉,没有多问。

    苏九拉着他的手,往旁边走去。

    第五瀛满脸阴森,给躺在地上,苏九即将经过的护卫一个充满杀意的眼神。

    护卫接收到暗号之后,握紧了匕首,朝着苏九小腿扎了过去。

    皇甫葬月眼尖发现了:“小心!”

    苏九余光轻扫,从容不迫的抬起脚。

    半点惊慌都没有,快而准的避开,而后一脚踢在他额头。

    当啷一声。

    匕首落地。

    护卫脑袋嗡的一声响,险些晕死过去。

    而他此刻却不知道,自己还不如晕死过去算了。

    下一秒,他就觉得头皮一紧,猛地被人薅住了。

    苏九蹲着,一只手耗着他的头发,一只手捡起了他掉在地上的匕首:“我最讨厌别人偷袭我。”

    清冷的声音,竟然比刀刃从他脸颊缓缓地往下滑动,更令人觉得不寒而栗。

    护卫喉结滚动,惊恐的瞪大双眼:“你要干什么……”

    却见,少年朝着他微微一笑:“不干什么。”

    噗嗤!

    匕首就这么落地他脖颈。

    苏九没有将匕首拔出来,而是微微抬头,朝着墨无溟道:“你看好了,这种美景,我一般不跟人分享。”

    她的话像是在献宝一样。

    众人不由得想起她那句话“脖子有大动脉,捅下去会飙血,特别得劲!”

    就像是为了印证他们的想法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