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我该走了

    “最新的消息,猎手假扮成女人勾引男人,然后顺理成章将人洗劫一空,你们大家可都要小心了!”

    “真的假的?猎手怎么还搞这些虚的啊?不都是上来就抢的吗?”

    “那些狗日的,只要能抢到东西就行了,哪里还管什么方法啊?”

    “倒也是,只不过……那些男扮女装的猎手,能看吗?”

    众人一静。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至少他们还没在猎手里面看到女的,很难现象一个皮肤黝黑的男扮女装的人,能引诱到他们的画面。

    “咳咳!反正,这是我从一个武者那里听来的,大家还是小心为上啊!”

    “就是,在幽灵谷小心驶得万年船。”

    “咦,那是皇甫少爷吗?”

    有人忽然看见了走过来的皇甫云阙一行人。

    皇甫云阙也认出来了对方,“原来是穆少!”

    穆腾飞扬起微胖的脸,笑呵呵的:“皇甫家来的这么迟,看来对神兽是信心满满吧。”

    皇甫云阙回以淡笑,挺沉稳的:“哪里哪里,神兽归于谁家,这得看缘分!”

    “哈哈哈……”

    穆腾飞笑了笑,满是横肉的脸都在发抖,视线落在了皇甫葬月的身上,挑着眉:“皇甫小姐还是改不掉穿男装的习惯啊。”

    讽刺意味十足。

    皇甫葬月面容冷然,一点儿也没客气:“闭上你的狗嘴,污染空气。”

    语毕,抱着诸葛红薯从旁边走过。

    穆腾飞脸上表情僵了僵,碍于皇甫家的地位,并没有敢反驳,只是咬了咬牙,别有深意道:“皇甫少爷真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妹妹,应该挺不省心的吧?”

    皇甫云阙眉心微蹙,语气冷了两分:“我皇甫家的人如何,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置喙。”

    低下一句话,也从他身边走过了。

    穆腾飞脸色紧绷,眼神变得阴鸷下去。

    这时,又有一个男人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怀里抱着个人。

    穆腾飞都没看清楚,只想在自己人跟前找回面子,便横移一步:“站住!”

    都没等他站稳,膝盖被人踹了一脚。

    扑通!

    双膝着地,跪的结结实实。

    就连他那句站住都被这道闷响给盖住了。

    可想而知,这得多疼!

    墨无溟抱着苏九,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走过,脚步就没停下来过。

    在其他人的眼里,就只看见他舔狗一样下跪,别人无情的走过。

    不过也因为皇甫云阙刚刚离开,众人更倾向于他是被皇甫云阙吓得腿软了!

    穆腾飞疼得脸色青白,扭头看向对方离去的背影,眼底燃烧着熊熊的怒火。

    王八蛋!居然敢阴他!

    他不敢动皇甫家的人,难道还不敢动他一个小喽啰吗?

    穆腾飞被家里的护卫扶起来之后,就带着自己的护卫,不远不近的跟上去。

    余下的十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纷纷跟上。

    跟四龙比,他们都算不了什么,就是来捡漏的。

    途中有免费好戏可以看,他们就当是打发时间,反正也不耽误赶路。

    抱着这个心思,一行人也是不远不近的跟着。

    后面有人跟着,前面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但对方什么都没做,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幽灵谷又不是他们家的?

    临近响午,幽灵谷的天气,骤然转热。

    众人似乎有些明白,为何猎手皮肤都那么黑了。

    太阳穿过枝叶,照进来都有些灼人,这样的强烈光线,不黑就奇怪了。

    一行人汗流浃背,坐在树林下吃干粮。

    皇甫葬月和皇甫云阙也在吃干粮,都是硬饼,再搭配一点水,将就着吃。

    诸葛红姝没有醒过来,依然在皇甫葬月的怀里睡着。

    在这等一视同仁的画面里,偏偏有个违和的画面存在。

    旁边,树下。

    墨无溟拿出一张矮桌,上面摆放着精致的点心,还有两盘肉。

    苏九手里则拎着一壶酒,歪坐在墨无溟怀里,懒懒的喝着酒。

    墨无溟时不时的叨一块肉,递到她嘴边。

    苏九张嘴,边吃边喝酒,惬意的不得了。

    偶尔还回头,贴心的喂身后的男人喝酒。

    这俩人跟他们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完全是来度假游玩的!

    众人羡慕嫉妒恨呐。

    祁绍和谢忱跟着沾光,两人靠着树根,坐着,手里也拿着点心啃。

    众人看的手里的干粮都没味道了。

    因为不知道要在幽灵谷待多久,他们带的干粮都是能放很久的。

    像那种现做的小点心,在这种闷热的天气里,没两天就馊掉了。

    想是这么想,但是看别人吃的那么想,他们心里难啊。

    吃又吃不下,天气又闷热。

    众人仰起头,不停地擦汗。

    全场大概就只有苏九跟墨无溟不怕热,连一滴汗都没有流。

    皇甫云阙坐在树下,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苏九,狠狠地磨牙。

    “你喜欢她?”

    皇甫葬月在旁边忽地问了句。

    皇甫云阙斜眼看去,“管好你自己。”

    皇甫葬月眼神颇冷,“我也不想管你,但你若是伤害到红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皇甫云阙心头一闷,“这些陈年旧事,你就不能看开点吗?”

    陈年旧事?

    皇甫葬月眼神很冷,语气带刺:“你把我的东西给我,我就看开点。”

    皇甫云阙面色紧绷,语气比她还差:“天天说你的东西你的东西,你倒是说明白点,你的什么东西在我这?”

    皇甫葬月冷哼了一声,“你不用着急,总有一天我会拿回来的。”

    皇甫云阙喉间一哽,打从心底里感到郁闷。

    他吐了一口气,以大哥的口味劝告道:“你是皇甫家的小姐,你总有一天要出嫁的!就你现在这样,你能嫁给谁?”

    皇甫葬月余光睨着他,满是讽笑:“只要我得到皇甫家继承权,就不用出嫁了。”

    皇甫云阙竖起双眉:“你得不到的。”

    皇甫葬月冷冷一笑:“拭目以待。”

    皇甫云阙抿起薄唇,不再言语。

    若是她不顾兄妹之情,非要如此,他亦不会手软。

    啪。

    苏九喝完酒,把酒壶磕在桌上。

    “我该走了。”

    墨无溟放在她腰间的手收紧:“何时过来找我?”

    这话一出,显然是让步了。

    不然还能咋地?

    这个小女人根本不受管教,若是他不让她去,说不定她能半夜偷偷溜走。

    那还不如让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走,还显得他大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