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6章 你受伤了?

    祁绍双手接过空间袋,举过头顶:“多谢冥王赏赐!”

    激动地蹦起来。

    不得不说,有一个真爱粉在情敌面前撑场子,简直太有面子了!

    这边闹腾着,那边诸葛红姝被护卫搀扶着走近了。

    她关心道:“姑娘,你没事吧?”

    苏九下巴搭在墨无溟肩头,朝着她淡淡的:“多谢你找人来救我。”

    诸葛红姝吸了吸鼻子,眼泪也擦干净了,在人群里看了一圈,走到皇甫云阙跟前,扯着他的袖口:“皇甫哥哥……”

    皇甫云阙扭头,见她冷静下来,表情缓了缓,“没事了,猎手都死了。”

    诸葛红姝点了点头,刚还想说什么,就瞥见了身上沾了血的皇甫葬月走了过来。

    她看了看她的衣服,又看了看自己手里揪住的衣服,呆了一下。

    衣服颜色一样,款式也很相似。

    诸葛红姝小脸一白,低下头,声音很弱:“皇甫姐姐。”

    “嗯。”

    皇甫葬月抿唇,擦了擦短剑上的血迹,而后看向皇甫云阙,语气不善:“你觉得她现在的状态能走吗!”

    “……”

    皇甫云阙皱起眉头,瞥了一眼诸葛红姝苍白的脸色,最终还是把她抱起来了。

    诸葛红姝没说话,靠在皇甫云阙怀里,面朝里,闭上眼睛。

    一滴温热的眼泪,顺着眼角流淌下来,缓缓地浸入衣服里。

    无人察觉。

    皇甫葬月面色紧绷,冷冷地道:“继续赶路!”

    她甩袖,往前走去。

    一群护卫,面面相觑。

    以前小姐在城里是出了名的纨绔,穿男装各种勾搭女孩子,也有人坐实了她就是好女色。

    其中跟小姐传的最厉害的,莫过于这位诸葛家的小姐了。

    由于两位小姐都是四龙家族的女儿,敢议论的人也不多,再加上这几年小姐变化很大,不再流连与女人之间,传言也都没了。

    他们也觉得可能都是假的。

    可今日的种种,分明在告诉他们,传言极可能是真的!

    护卫们也是在心里想想,不敢在背后议论。

    墨无溟抱着苏九不愿意撒手,就这么抱着她走了好大一会。

    直到皇甫云阙喊了声,“红姝?你还好吗?”

    皇甫葬月脚步骤停,回眸看了过来。

    皇甫云阙忽地弯腰,蹲在地上,将诸葛红姝搭在腿上,摸了摸她的额头:“你在发热!”

    皇甫葬月倏地转身,单膝跪在地上,“你怎么搞的!”

    她一把推开皇甫云阙,把人搂进怀里。

    皇甫云阙一脸无语:“她发热是吓得,跟我有什么关系?”

    皇甫葬月没理他。

    怀中人儿,浑身滚烫,正在冷摆子,喃喃低语:“皇甫哥哥……姝儿没事……没事……”

    “你们谁有退热的药?”

    皇甫葬月朝着一众护卫低吼,语气有些冲。

    众人:“……”

    大家什么疗伤的药都有,退热药,还真没有!

    包括苏九这个炼丹师,也没有留这种低品丹药的习惯。

    皇甫葬月眼睛有些红,抱起诸葛红姝,就往前走:“找水源!”

    祁绍挠了挠头,迟疑的喊:“我有退热的丹药,你要不要啊。”

    他说着就掏了出来,还挺多的。

    “呵呵……我好歹也是个炼丹师,虽然等级不高的,但是像这种简单的我都会一点。”他咧着嘴,哪里敢说自己只能练出这种丹药呢。

    苏九还挺惊讶的,没想到他居然还有坚持在炼丹。

    祁绍把丹药递过去之后,凑到苏九身边,挺自觉的:“咳,爆丹十次也得有一次成功的啊。”

    苏九:“……”

    墨无溟:“……”

    好毅力。

    皇甫葬月接过丹药,拿出一竹筒的水,“红姝,吃药了。”

    温柔的声音,前所未有过。

    皇甫云阙略微皱眉,却没有说什么。

    诸葛红姝还有一些意识,听话的张嘴,吃了丹药之后,靠在皇甫葬月的怀中,软软的:“唔……谢谢皇甫哥……皇甫哥哥不要担心,姝儿睡一觉就好了……”

    声音逐渐低缓。

    皇甫葬月都没敢动弹,一直等到她呼吸平缓,才把她抱了起来。

    这次她没把人再给皇甫云阙,而是就这么抱着人往前走。

    护卫们再次面面相觑:“……”

    气氛很古怪啊。

    苏九靠在墨无溟的怀里,悠闲地看戏。

    她问:“他们俩是一对?”

    他道:“应该是。”

    之前有些不明白的事,现在基本上全都一清二楚了。

    同样有想法的还有谢忱,他靠近祁绍:“你看出什么了?”

    祁绍一根筋,眨了眨眼,“皇甫葬月是一个好姐姐!”

    谢忱被这个回答给噎住了,好半想才咬着牙,回道:“你就没发现,皇甫葬月喜欢诸葛红姝吗?”

    吓?

    祁绍明显被他这句话给吓到了,“真的假的?”

    谢忱:“……假的。”

    祁绍:“去你大爷的,天天就会诓我,只有我信你的屁话。”

    谢忱:“……”

    如果现在手里有把刀,他都担心自己一刀捅死他,然后再自杀!

    一行人正走着,墨无溟漆黑的眼眸闪了闪,脚步顿住,微微侧目。

    苏九眉梢跳动,附在他耳边,有些雀跃:“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听见这话,墨无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家九儿也发现有人跟踪了。

    此刻,暗中藏着的幻灵圣尊,靠在树,吓了一身冷汗。

    我滴乖乖嘞!

    这两个怕不是有一双鬼眼?

    他离得这么远,居然也能感觉得到?

    不行,他得想个办法接近苏九,再这样跟踪下去被发现是迟早的事!

    主动出击掌握权在自己手里,要是被她发现的话,那就会显得非常的被动了!

    幻灵圣尊眼珠一转,打了一响指。

    这里是幽灵谷啊!

    他可以去里面设好陷阱等着,这里到处都是幻境,到时候她想离开这里,一定会同意他的提议的!

    某人想的挺美的,似乎完全忘记自己害对方用刀子捅心脏这一茬了。

    而这时,苏九的胸口却渐渐地溢出了血迹。

    距离幻灵山出来,还未过十天。

    疗伤的丹药吃了,也不能立马恢复成原样。

    再加上苏九这段时间,根本就没闲着,不是打这个,就是打那个。

    之前有元气护体,还看不出任何异样,眼下没有元气护体,又连翻折腾,就把这旧伤的口子,撕开了。

    苏九一向忍耐力强大,自己都没有察觉到鲜血溢出来了。

    墨无溟深吸了一口气,才把那股子戾气压制住,语气渗出冷意:“你受伤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