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酒城主公,冥王

    “……”

    皇甫云阙一头雾水。

    他就想问句话,没得罪他们吧?

    三个元皇心里气愤,离开前又瞪了他一眼。

    幸亏这里没有苏九的尸体,要不然他们就要当场自刎谢罪了!

    “去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满是威严的声音从皇甫云阙身后传来。

    皇甫家的家主皇甫权,带着一行护卫。

    林宇立在他身侧,闻声赶紧带着护卫过去检查。

    一圈检查下来,不仅没有活口,每个都死的极惨!

    最令他震惊的是有几个尸体居然死于荆棘的刺下,喉咙被扎的惨不忍睹。

    他走在最前方开路,并不知道苏九跟祁绍说的话。

    但是后面的护卫是竖着耳朵听的,眼下看见尸体上的荆棘刺,脸色微微泛白。

    互相对视了一眼,惊骇无比。

    不可能是苏九吧?

    肯定是别人也发现荆棘刺锋利!

    对!这只是巧合!

    似是察觉到了他们的小动作,林宇拧眉问:“哪里不对吗?”

    护卫们悄声将荆棘刺的事告知。

    林宇眯起眼睛。

    这些人的尸体,每一处伤都是致命的,而且手段凶残,堪比杀人典范!

    苏九再厉害也不过是女子,她又不是武者,有何能耐对杀掉这些武者?

    “没有证据,不要乱说。”

    林宇警告了他们一句,也是因为心里不相信。

    而后,他走到皇甫权的面前回禀:“回禀家主!十四个猎手,无一人生还。”

    皇甫权淡淡的点头,视线落在前方的皇甫云阙身上,声音很沉:“还不过来!”

    早在皇甫权声音传来的时候,皇甫云阙的后背就僵住了。

    闻言,他立马转身,走自对方面前,恭敬地颔首:“父亲!”

    刚才他们从荆棘丛出来,他招呼都没打,就直冲冲的进来了。

    这会不免心虚。

    皇甫权睨着他,静默了两秒。

    忽地扬手,上起下落。

    啪!

    响亮的耳光落在皇甫云阙的脸上。

    皇甫云阙嘴角出血,却没吭一声。

    皇甫权绷着脸,眼底带着藴怒,咬着牙:“是谁让你擅自去幻灵山找圣尊的?你是不是嫌自己命太大了?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想叫我断子绝孙吗!”

    皇甫云阙舔了舔嘴角血迹,却是不敢言语。

    只见,林宇扑通跪地:“家主息怒!大少爷就是听说您要来幽灵谷会有危险,所以才冒险去找幻灵山圣尊的啊!”

    听见这话,皇甫权眼底藴怒褪去两分,语气还是冷硬:“你身为护卫队长不能劝告少爷,反而跟他一起胡闹,回去后滚去惩戒堂领三百戒尺。”

    皇甫云阙抬头:“父亲,这事跟林宇无关,您罚就罚我!”

    他话音刚一落地,就听见皇甫权果断的点头:“行!你回去之后去惩戒堂领六百戒尺。”

    皇甫云阙僵住:“……”

    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皇甫权白了他一眼,扭头看向身侧,表情和语气皆是瞬间温和:“呵呵,让冥王见笑了。”

    皇甫云阙眼皮一跳。

    冥王?

    这个称呼太熟悉!

    熟悉的他想到告示上的名字还有点牙痒痒!

    三个月前,他凭着铁血手腕,在一虫范围狂端九座城池,而后在酒城自封为冥王!

    墨无溟……

    皇甫云阙暗暗咬牙,不善的抬起头。

    玄衣男人单手负背,清高贵而威严。

    不经意间抬起的眼眸,宛如黑夜中的鹰,射出凛冽的寒光。

    明明是在幽灵谷里面,不能使用半点元气,可对方的气场依然强大的令人感到窒息!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皇甫云阙竟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杀机?

    刚这么想,对方就冷淡地开了口:“皇甫家主说笑了,皇甫少爷甘愿替属下领罚,证明了他并非是那等不敢负责的混货。皇甫家主后继有人啊。”

    “哈哈哈……他还差得远呢!”皇甫权担心儿子遇险才动怒,但儿子的孝心他都知道,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听见这句话,自然是喜笑颜开。

    皇甫云阙拧眉,仔细的打量着墨无溟的神色。

    一切都很正常,仿佛他刚才看到的杀机只是错觉。

    像是察觉到他的目光,墨无溟眼尾一甩,声色清冷:“皇甫少爷为何这般盯着本王?”

    这两颗眼珠子,迟早给你抠了!

    皇甫云阙微笑着抱拳:“早就听说过酒城主公的大名,久仰久仰!”

    “客气。”

    墨无溟敷衍的吐出两个字,长睫低垂,遮住了眼底冰渣子。

    皇甫云阙早就听过酒城主公性情薄凉,长着一张充满攻击性的盛世美颜,但却犹如一座冰山,不近生人。

    所以他也没有多想,便扭头看向对方身边的少年:“见到大哥,都不说一句话吗?”

    声音带着几分威严。

    皇甫葬月淡笑着开口:“长辈说话,小妹也不敢插话,多谢大哥给小妹说话的机会!”

    她语气轻快,让人挑不出错。

    皇甫云阙瞥见她的穿着与打扮,下意识皱了皱眉。

    皇甫葬月身穿男装,抱着一把佩剑。

    长的与皇甫云阙有几分相似,再加上她刻意的成分在里面,偏男相,女气很少。

    与其说两人是兄妹,从外形上看倒更像是兄弟。

    “身为女子,你这么穿成何体统。”皇甫云阙憋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皇甫葬月眼底掠过一丝异样,语气还是很平缓:“女扮男装而已,大哥何必在意?还是你在担心什么?”

    后面一句话,语气就冷了。

    皇甫权察觉到了兄妹俩之间的暗潮涌动,便冷冷斥道:“好了!咱们这次是为了神兽而来的,半路有幸遇到冥王同行,莫要让他看笑话!”

    老爹一发怒,兄妹俩噤声。

    一行人再次赶路,没人发现墨无溟在经过尸体之际,嘴角浮起自豪与骄傲。

    他家九儿,就是这么强大。

    没有元气,照样风生水起。

    可不是嘛!

    离开的苏九,找到水源,稍作休息,便开始了她的猎兽之旅。

    不过这外围的人还是蛮多的,还没有到第二批倒霉蛋的位置,就遇到了好几拨人。

    其中不乏有从别的路口进来的大家族的子弟。

    苏九他们初来乍到,谁也不认识。

    加上她女穿女装,频频招来麻烦。

    这不,苏九一只脚踩在对她不敬的武者裤裆上,抬着下巴:“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饶你的鸟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