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7章 别分不清对手啊

    “你……”

    皇甫云阙闭了闭眼,用力甩袖,气得都说不出话了。

    他们是一起进来的,对方已经把他们当成同伙了!

    苏九抄着双手,眉眼低垂,脚尖在地上踢了踢,声音挺淡的:“打嘴仗没意思,进去玩吧。”

    众人一脸黑线。

    进去玩吧?

    明明是进去送死好不好?

    祁绍双眼放光:“走!干架去!”

    谢忱立在他身侧,没说话,动作却跟着他往前走。

    众人:“……”

    这三个人大概率是疯了吧。

    眼看着三人往前走,皇甫云阙额角狂跳,快步上前,伸手道:“再等等!皇甫家的人应该没有这么快到幽灵谷,我们等他们来了之后,再一起进去。”

    苏九避开他伸过来的手,侧身而立。

    阳光穿过半空圆弧形下弯的荆棘,斜照在她光洁美艳的脸上,浮着淡淡的白光,勾勒出完美的侧脸弧度。

    虽然身着男装,却依然掩饰不住她少女的婀娜身姿。

    微风,将她系在手腕的蚕丝抹额,吹的飘然而起。

    皇甫云阙都看呆了,脑海里浮起一句话“世间美人千千万,皆不及她回眸一笑。”

    苏九回眸了吗?

    回了。

    苏九笑了吗?

    扯淡。

    苏九不但没笑,还很冷淡:“多谢关心,你们也是。”

    皇甫云阙是谁?

    跟她连朋友都算不上。

    皇甫云阙幻想的回眸一笑,碎成了渣。

    只能目送她离去的背影,无声地惆怅。

    他是皇甫家的大少爷,不能陪她一起冒险。

    皇甫云阙双眉紧皱,不想就这么接受他与苏九的缘分割断,“发信号,看皇甫家的人到哪了!”

    他尽快跟皇甫家的人会合,到时候他还是可以跟她一起的!

    护卫队长反应过来他的打算,朝着旁边的护卫使了使眼色。

    在苏九带着祁绍和谢忱消失在视线的时候,空中炸开了独特的信号花火。

    可惜,久久无人回应。

    彼时,看见苏九他们进来的猎手们,个个摩拳擦掌,仿佛是看见了对方的死期。

    幽灵谷的外围入口有几米的路段覆盖着白雾,只能依稀看见对方身影。

    他们全神贯注,握紧了手里的匕首。

    很快,三道身影,一前两后的进来了。

    “等等,有个女的!”

    有人喊了一声,其他人立刻顿住。

    敢进幽灵谷的女人可不多,他们可都馋的要命!

    光是看着对方细腰,他们就觉得浑身冒火了。

    “不对呀,好像是男装啊?”

    “你瞎啊?!”

    “哦哦,等会让老大先上吧?”

    他们嘴里的老大,独眼龙,靠在树边,嘴里叼着一根树叶,“大家都是兄弟,谁上都一样。”

    听着很大方,那双色眯眯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那道窈窕的身姿。

    在他们商量着谁先品尝的时候,三道身影离开了白雾地段。

    视线瞬间清晰,来人映入眼帘。

    他们看见了那道身姿美艳的脸庞,顿时眼睛都直了。

    而在他们因为美色耽误最佳偷袭的时候,也注定了后面的结局。

    苏九抄着双手,步伐轻慢的走过来。

    前面十几个猎手,皮肤黝黑,身上肌肉绷紧。

    因为天气炎热,他们就只有腰间围着一块布,比野人还野人。

    兴许是动了男人的心思,每个人都如狼似虎的盯着苏九。

    祁绍上前,黑着脸:“妈的,老子给你阉了!”

    独眼龙老大故意挺着腰,“哈哈哈……老子男女通吃,这个小子长的秀气,就喜欢这样够劲儿的!”

    一句话,挑断了谢忱的神经,面无表情地:“独眼龙,老子的。还有那边两个。”

    语气前所未有过的阴森。

    祁绍指着旁边的三个:“这些是我的。”

    猎手们以为他们俩把他们对半分了,一脚踹在旁边的树上:“就你们俩还想英雄救美?一人一半,你们玩得起吗?搞死他!”

    十几个猎手,纷纷起身。

    谢忱拔出一把匕首,在手里翻转两下,往独眼龙走去。

    独眼龙扭了扭脖子,发出咯咯的响声,“好,老子就陪你玩玩。”

    被点名的两个,也抓着匕首,朝着谢忱围过去。

    祁绍拔出匕首,往他指的那三个人走去。

    其他人以为他要单挑剩下的十几个,就围了过去。

    “喂……”

    苏九抬抬下巴,挺不满的:“你们可都是我的,别分不清对手啊。”

    彼时祁绍已经跟那三猎手干起来了。

    剩下的十个猎手:“……”

    什么情况?

    是他们想的那个样子吗?

    这女人要单挑他们十个?

    其中一个迟疑的问:“你也是武者?”

    苏九甩了甩手腕,轻慢的往前走,“这不重要。”

    “这不重要?”那猎手气极反笑,“哈哈哈……的确不重要,能干到你,就不重要!”

    声音陡然转阴,朝着其他猎手使了使眼色。

    十个猎手双眼泛着绿光,把苏九的围了起来。

    苏九眸光骤然冰冷,一把捏住对方喉咙。

    咔嚓!

    两指用力一扭。

    拿起荆棘刺,还补了一下!

    快准狠,根本不给人反击的机会。

    对方轻敌的结果,就是白送一条命!

    余下的九个猎手,吓得一身冷汗,拿出十二万分的认真。

    苏九没有用匕首,赤手空拳的跟他们打。

    武者的优势是力大无穷,但这样的人,遇到技能全满的杀手来讲,有点鸡肋。

    苏九学过医,知道人的身体哪个部分最脆弱。

    她握着拳头,中指关节鼓起,专门打人软肋。

    猎手们气急败坏,一窝蜂的将她堵到一棵大树边。

    不能近身战,他们就动了其他脑筋,想借助大树震伤她。

    就在这时——

    苏九脚尖一点,膝盖往前,顶在对方下颚,同时朝着他太阳穴就是一拳头。

    猎人脑袋翁的一声,往后倒去。

    苏九朝着他下颚踢了一脚,借力回身,而后踩在大树上,一个后空翻。

    砰——

    一声闷响。

    右脚狠狠地落在另一个脖颈,手肘再次集中对方太阳穴。

    猎手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咔嚓!

    苏九随手就把昏倒猎手,脖子给扭断了。

    根本不给活路!连惨叫都来不及!

    残忍的手段,果断又利落,比猎手还像猎手!

    短暂的骇然,便又是几个猎手倒地,脖子插着几根荆棘刺。

    剩余的三个猎手瞳孔猛缩,吓得连连后退。

    这哪里是什么柔弱的女人?

    这他妈娘的就是来索命阎罗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