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 要死死别处

    灰尘与血液交错,黏稠的令人恶心。

    五堂主占满的满脸都是,气息因为苏九这番话,而产生了极大地波动。

    “你……你要杀就杀……咳咳……”

    他趴在地上,气若游丝,声音还挺横。

    这般宁死不屈的模样,倒是让苏九高看了他一眼。

    她收回脚,长睫低垂,声音清冷:“你是真不把本座说过的‘死都是解脱’放在心上,终究是本座太过仁慈了。”

    ——仁慈?

    五堂主猛地抬起头,像是受到刺激一般,死死地盯着苏九。

    一秒、两秒、三秒……

    噗——

    他愣是气得吐出一口血,呼吸更加粗重了。

    奄奄一息的。

    祁绍:“……”

    谢忱:“……”

    就这点承受能力,还敢招惹九哥这个变态?

    “呃……发生什么事了?”

    错愕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皇甫云阙和护卫队长站在门口,纷纷吞了吞口水。

    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或许不清楚!

    但是他们从对面房间走过来的时候,亲眼看见五堂主趴在地上,苏九的脚从他背上移开,又听见两人对话以及五堂主气得吐血。

    彼时,听见询问的五堂主,双手抠在地面,感觉到了前所未有过的羞辱感。

    就算他忤逆总堂主该死,但也不能任由外人看笑话!

    他双目赤红,掌心凝聚元气,准备一掌打死自己。

    “我在处理家务事,你们两个外人还是避险为好,不然我心情不好,说不定会杀人灭口。”苏九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走到桌边坐下。

    端起茶杯,若无其事的喝了一口。

    皇甫云阙:“……”

    护卫队长:“……”

    转身,回房,关门。

    一气呵成。

    五堂主都被整的那么惨,他们俩个外人,随时都会死翘翘!

    短短的半日时间,皇甫云阙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光环了!

    五堂主的动作僵住,手还在额头前方。

    他抬头,视线有些模糊。

    年轻人坐在桌前,手支下巴,姿态闲散的喝茶。

    影影绰绰的模样,当真是令人花了眼,不知他究竟是男是女。

    就在他走神的时候,对方一个凉凉的眼神甩了过来,“你就是再看,本座也多不出一个鸟。”

    “……”

    五堂主面色僵硬,莫名其妙的get到了这句话的深意。

    “我……我不是因为你是女子就……”

    “不是吗?”

    苏九挑着眉梢,淡淡的反问。

    五堂主梗住。

    他当然是!

    他堂堂男子汉,如何在一个女人的裙子底下做事?

    若是传出屠魔堂被一个女人掌管,他们屠魔堂上上下下,又怎么在中东抬得起头?

    他趴在地上,闷闷地:“女子向来鼠目寸光……不能担大任……”

    “哦?”苏九指尖在桌面轻轻地敲了两下,玩味的问:“在你眼里,本座也是?”

    你是个屁!

    你要是的话,我还能在这里趴着,被你踩得吐血吗!

    五堂主有苦说不出,内心又隐隐的被她刚才那番话打动了。

    处理家务事,这说明她把他当成自己人,且维护了他那嫌少的自尊心了。

    “你能保证你……把屠魔堂打理好吗?”

    他抬起眼,脸上都是泥与血混合的黏稠物,却还是能看出那股别扭劲。

    苏九轻嗤了一声,仿佛听见了笑话一般。

    五堂主面色一僵,有些羞愤的低下头。

    他现在有什么说话权,随时都会被对方踩死的蚂蚁罢了。

    “屠魔堂本来就是我的。”苏九手捏着茶杯,斜眼看去,淡淡地:“我会让屠魔堂成为南幽大陆的霸主,什么四龙一虫的,呵。”

    轻蔑的笑,自唇角掠过。

    嚣张与霸气,浑然天成。

    一般人这番模样,那便是自信过了头,狂妄自大!

    可她偏偏是从容不迫,宛如一个胜券在握的操盘手。

    一个字,稳。

    五堂主眼神呆滞,被她这股俾睨天下的气势给震慑到了。

    “总堂主……”

    他喃喃的低语,旋即收回视线,头抵在地上,吃力弓起身子,“罪臣…白财,拜…见总堂主!”

    自称姓名,以家臣身份承认了苏九总堂主的身份。

    苏九不语,垂眸喝茶。

    五堂主已臣服,心态转变,方才觉得自己让柳宁所做的行为,便是死罪。

    他忠诚地道:“罪臣白财,有负列祖列宗的训诫,冒然总堂主,罪该万死!”

    语毕抬头,用头撞地。

    没用元气护体,还以元气巩固了地面硬度。

    这力道撞下去,绝对头骨粉碎,当场身亡!

    苏九又哪里会让他去死,打入屠魔堂简单,收服人得靠手段。

    她一甩手,强悍的威压,便压制了他的动作,说出的话,极其犀利:“你在我这死,莫不是想让屠魔堂的兄弟们反了我?”

    漠然的收回威压,表情冷了几分。

    五堂主倏地抬头,动作太大,后背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还在解释:“嘶……不是,不是……总堂主,罪臣怎么会如此构陷您呢?罪臣绝无此意啊!”

    苏九瞥了他一眼。

    刚才那一脚没踩断他后脊骨,已经是脚下留情了。

    她冷着脸,掏出一颗丹药,丢在他的手边,“吃完滚出去,要死死别处。”

    难道是毒药?

    五堂主面色复杂又苦涩,但还是听话的捡起丹药,吃了。

    “罪臣多谢总堂主赐药!罪臣这就去别处死!”

    他说完,躺在地上,一圈一圈往门口滚去。

    苏九:“……”

    祁绍:“……”

    谢忱:“……”

    三人的表情宛如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包。

    再说五堂主滚出去之后,扶着走廊下的柱子站起来,艰难的离开了这个院子。

    刚走出去,就看见了探头探脑的屠魔堂弟子,对方看见他的时候,顿时一惊:“五堂主!您没事吧?”

    五堂主摇了摇头,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身体疼痛稍减,应该是毒药侵入了四肢百骸,舒缓了疼痛。

    不过这毒药药效挺慢的,他安排一下后事,应该来得及。

    如是想着,五堂主沉声道:“你去将屠魔堂的兄弟召集在练武场,我有要事交代。”

    “是!”

    弟子着急忙慌转身,心下却是大喊:完犊子了,五堂主跟总堂主干了一架,没打过,现在要着急兄弟,群殴呢!

    五堂主哪里知道他的想法,正寻思着等会该怎么交代后事,再让兄弟们好好跟着总堂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