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老子打服他

    登记执事微微一愣,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苏九挑起眼尾,挺无奈的:“本少生来讲信用,既然说了要拆你分堂,便要拆。”

    声音逐渐染了寒意。

    “噗——”

    人群里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更有人直言道:“他是不是疯了?脑子有问题?”

    “看他的年纪没有二十岁吧?所以对测试石不够了解,不知道测试石的坚硬程度?”

    “别这么说,万一人家是把墙拆了,抠掉测试石呢?”

    “噗……哈哈哈……”

    哄笑声,不绝于耳。

    所有人都没把苏九的话放在心上。

    就连登记执事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力道测试石和等级测试石的坚硬程度,根本无人可撼动!

    拆五面墙而已,他又能威风到哪里去?

    皇甫云阙也想歪了,忍不住靠近,还在劝:“你想要测试石,你跟我回家,我给你买,多贵都买。你别来着屠魔堂瞎搞事啊。等会屠魔堂的堂主回来,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那你还不快逃。”苏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漫不经心的握住拳头,放在唇边哈了一口气。

    整个就挺浮夸的。

    嘲笑声瞬间变得大了好几倍。

    然而,下一秒他们的笑容就僵住了。

    少年的拳头轻飘飘的击出去,甚至连元气都没有浮现。

    砰——

    咔嚓!

    轰隆!

    两道交替的声音。

    测试石报废,墙壁轰然而塌。

    “……”

    全场一片死寂。

    众人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卧槽?

    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登记执事也是一脸惊恐之色。

    就在他们一度怀疑自己看错了的时候,少年平静的横移两步,换了一面墙。

    依然是轻飘飘的一拳击出去。

    砰——

    咔嚓!

    轰隆!

    还是两到交替的声音。

    依然是测试石报废,墙壁被震坍塌。

    “……”

    无尽的沉默。

    众人下意识地后退。

    那是一种被力道支配的恐惧感,不停地朝着四肢百骸扩散。

    一个人的力道击出去,连元气的色泽都没有暴露,不仅震碎了测试石还把墙壁都给轰倒了。

    这个人的强悍程度,绝非他们眼前看见这般人畜无害没有杀伤力的小白兔模样!

    想到他们刚刚的嘲笑,以及看着跪在地上的屠魔堂的弟子们,冷汗顺着额角欻欻的流淌下来。

    皇甫云阙牙床打颤,抓住护卫队长:“林宇……本少,本少眼花了吗?”

    护卫队长一头冷汗,艰难的摇了摇头:“没,没有。”

    单从屠魔堂弟子跪了一地,便能看出苏九的修为在他之上。

    力道测试石被击碎,则更加能说明对方在同等级对战的优势,绝对是完全碾压的敌方级别!

    祁绍贱兮兮的上前,“一、二、三、四……啊!九哥加油!还有最后一个!”

    登记执事猛然惊醒过来,“不要再拆了!堂主已经来了,就在路上!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说……慢慢说……”

    也就在他话音落地之际,五堂主赶到了。

    一进来就看见了四面墙破裂,第五面墙前面站着一个白衣少年,正在握着拳。

    他双目微睁,来不及多想:“住手!”

    身形一闪,犹如箭般射过去。

    苏九余光轻扫,并没有给他阻止的机会。

    且故意在身上爆发出一股强悍的五色元气!

    五色元气一出,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

    砰——

    墙壁被击的粉碎,夹杂着五色元气,宛如炸开的烟花。

    绚丽多彩。

    五堂主近身而来,却扑了一个空。

    下意识反手为攻,便去锁苏九的喉。

    苏九划拳为掌,面无表情地将他的攻击挡住。

    掌与虎爪交错,却并没有分出胜负。

    “堂主来迎接本座,就是这个态度?”

    少年眉眼轻抬,语气平淡无波,但身上却有股子与生俱来的俾睨天下气势。

    五堂主眼神一滞,有那么一瞬间,他竟然有种想要俯首称臣的想法。

    他猛地收起招式,沉下脸,冷冷地:“你是什么人?竟敢来屠魔堂闹事?”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将折扇在掌心里敲了敲,戏谑的:“原来堂主不认识本座啊。”

    五堂主移开视线,面色略过不自在。

    “本堂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九也不着急,步伐轻慢的走回太师椅,一撩长袍,弯腰坐下。

    翘着二郎腿,手肘往扶手上一搭,淡淡地道:“既然你不知道,本座便告诉你。本座叫苏九,将会是你们屠魔堂以后的主子。”

    声音不急不缓,却带着狂傲的霸气。

    五堂主眯起眼睛,并不想承认他的存在。

    “你有什么证据?”

    苏九白皙的下巴微抬,眼底温度冷了几分:“我这个人脾气不好,最讨厌装傻充楞的人,更讨厌比我会装逼的人。以上两种,我的方法就是干他,干到他服为止。”

    没有解释,没有辩驳,只是把自己讨厌得事,交代一遍。

    莫名的众人额头浮起一层冷汗。

    五堂主暗暗心惊的同时,试图从对方身上找出丫头的痕迹。

    可他奶奶的,这哪里是个丫头行为举止,就是个铁血真汉子。

    该死的,他竟然觉得这样一个嚣张又霸气的继承人,好像也不错。

    压着郁闷,五堂主道:“咳!你是苏少爷是吧?”

    苏九半闭着眼睛,余光睨着他,无声在问“有意见?”

    见鬼的,五堂主看懂了。

    他还是不相信,明明是个丫头,怎么就成了少年了?

    五堂主隐晦的问:“你认识咱们总堂主……濯?”

    苏九挑了挑眉:“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们屠魔堂总堂主,谁有意见现在提出来,老子打服他。”

    众人:“……”

    这他妈的谁敢跟你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