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 记仇

    皇甫云阙的眼睛对上苏九的眼睛,心头微微一窒,面上也略过不自在:“……真的是你破解了幻境?”

    话虽然是在问,语气却已经心里有数了。

    苏九并不言语,没有应声的打算。

    “……”

    气氛忽然变得很尴尬。

    皇甫云阙也从未经历过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抿了抿唇,拱手弯腰:“在下皇……黄云阙,多谢阁下舍身救命之恩!黄某误入幻灵山幻境被困了一天一夜,方才误认为阁下是幻境之一,多有得罪之处还望阁下海涵。”

    态度诚恳,挺有礼貌。

    苏九依然没说话,只是眼神扫向旁边围住他们的护卫,仿佛在说“既然知道了,还不滚开?”

    皇甫云阙面色一僵。

    不等他开口,旁边的护卫队长便喝道:“尔等休得猖狂!”

    “林宇!”皇甫云阙低喝一声,制止了护卫队长的无礼,从怀里掏出一件物品,递给苏九:“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这是一点点谢礼,倘若阁下遇到任何麻烦,可凭借此信物去皇甫家各大势力点寻求帮助。”

    语毕,皇甫云阙觉得任何人都应该对四龙之一的皇甫家而感到肃然起敬,得到让皇甫家帮忙的信物,也必然如获至宝。

    然而,他并未看到对方眼底有任何欣喜或开心的情绪。

    他甚至在对方或许冷淡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讽笑,仿佛在嘲笑他前面隐瞒身份,如今有扯出皇甫家的行为。

    皇甫云阙心里又噎又闷,当下递信物的手,微微扭头,有些恼羞成怒的模样:“既然阁下不领情,那我们也不便继续耽搁阁下的宝贵时间,阁下请吧。”

    护卫们全部让开路。

    苏九转身之际,顺手勾住皇甫云阙手中的信物,在手心里颠了颠:“谢了。”

    气归气,能让皇甫家帮忙的信物不要白不要。

    这玩意,说不定在关键时刻还能帮她一个忙。

    一行四个就这么渐行渐远。

    皇甫云阙看着空挡的手,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这小子有点意思啊。”

    护卫队长冷嗤了声:“少爷不知人心险恶,说不定这幻境都跟他有关系,怕不是为的您这救命之恩的好处!”

    皇甫云阙眼神稍冷,“若是拿命换来的,本少给他又何妨?”

    护卫队长咯噔一下不说话了。

    皇甫云阙单手负背,手指摩挲思索着:“看来是找不到人了,下次再过来吧。”

    护卫队长:“少爷的意思是?”

    皇甫云阙眼神幽深的看向微微泛白的天色,“回去。”

    迈脚往前,几乎是踩着苏九他们的脚迹离开的。

    *

    离开幻灵山之后的苏九他们,很快到了一个城镇落脚。

    之所以在这落脚,完全是因为白家某个分堂在这,刚好可以看看情况。

    客栈大堂。

    三人坐在桌前,正在吃午饭。

    祁绍啃着鸡爪,还不忘汇报:“我刚才去打听了,白家最近再招能人异士,咱们可以去试试。”

    谢忱瞥了他一眼,挺扎心的:“九哥没问题,我们应该没人要。”

    祁绍一噎,舔着唇角的油渍:“那我不是在提议嘛,又没说就这么定了,不还得看九哥怎么决定吗?”

    两人一致看向了苏九。

    苏九慢吞吞地嚼着肉,手里捏着酒杯,语气淡淡的:“先看看再说,也不是非得进白家。”

    她想进白家有一万种方法,但是哪一种方法都没有白家的当家之主身份来的更简单。

    祁绍和谢忱哪里知道苏九的打算,不过就算知道,两人只怕也没什么惊讶的。

    毕竟她做的那些嚣张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三人边吃边聊着,门口忽然走进来一行人。

    祁绍面朝着门,眼梢抽了抽,“真是冤家路窄!”

    谢忱回眸看了一眼,补充道:“是之前那些人。”

    苏九手支下巴,不是很感兴趣,“这里是客栈,吃饭住店的地方。”

    言下之意,他们来不来跟他们无关。

    两人不置可否,低下头继续吃饭。

    再说进门的皇甫云阙,压根就是前后脚跟过来的,进来之后,才惊讶的靠近:“原来是恩公!”

    苏九:“……”

    祁绍:“……”

    谢忱:“……”

    三人没吱声。

    皇甫云阙右手攥拳,抵在唇间:“咳咳,林宇,去把恩公他们的账结了。”

    别说是苏九他们了护卫队长也是懵逼的,少爷不会是为了追他们,所以才选择离开幻灵山的话?

    心里再多的疑问,身为下属,他也不能多言,恭敬地去柜台给结账了。

    皇甫云阙脸皮还挺厚的,在旁边的空位坐下来。

    苏九挑起一边眉头,斜眼看去,仿佛在说“我让你坐了吗?”

    皇甫云阙假装没看见,眼神转了转,“恩公的伤口可还好?这是我皇家的家传的疗伤圣药!”

    他掏出一瓶疗伤的药,为了避免对方不接的尴尬,他双手递过去,放在桌上。

    苏九冷淡的收回视线,终于开了口:“皇甫少爷大可不必。”

    被拆穿身份之后,皇甫云阙反而坦然了,“呵呵,在下行走江湖不便,也并非存心欺骗,不然也不会将皇甫家的信物交于恩公了。”

    苏九但笑不语。

    成年人的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既然对方想要跟她交朋友,她也没有非要拒绝的理由。

    顶多以后少抢皇甫家一点。

    得亏皇甫云阙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然绝对一口老血喷出来。

    很快,桌上又上了不少酒菜。

    皇甫云阙做东,倒了几杯酒,“在下皇甫云阙,之前的事多有得罪了!”

    自罚三杯,以示诚意。

    祁绍和谢忱都是看着苏九眼神行事的,见她接受,两人也端起酒,饮下。

    皇甫云阙侧目看向苏九,有些尴尬:“还不知恩公姓名?”

    “苏九。”

    苏九言简意赅。

    皇甫云阙跟着便道:“原来是苏兄弟!”

    恩公变兄弟,这人挺会顺杆往上爬的。

    苏九也并不介意这称呼上的变化。只是淡淡地:“皇甫兄为何会困于幻灵山之上?”

    问这句话的时候,挺不经意的。

    但是祁绍和谢忱后脊一凉,明显的感觉到了她身上并不明显的冷意。

    是的,苏九记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