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身入幻境

    是夜。

    月色如水,风微凉。

    一只白狐窜出,往某个方向奔跑。

    它的速度极快,除了被掠动的树枝外,宛如一抹幽灵般无声无息。

    良久之后——

    “主人,这山很奇怪啊,闯不出去!”

    变成原型拟态的银律,在神识里有些气喘吁吁的道。

    他们从赤城离开之后,赶了两天的路,而后路过这里,忽然就走不出这座山了。

    苏九手支着下巴,面上毫无焦急之色,甚至有些懒散:“出不去就回来,瞎折腾什么,显得你厉害了?”

    原本犹如山上霸主的银律,瞬间像是泄了气的气球。

    委屈巴巴的道:“主人……我……我迷路了……”

    苏九无语了。

    所以它去瞎几把溜达什么?

    在无数句脏话爆出之前,苏九起身,吐了口气:“走了。”

    祁绍和谢忱脑袋靠在一起,坐在一边打瞌睡呢。

    听见这话,倏地清醒过来。

    “九哥!找到出路了吗?”

    苏九闭眼:“银律丢了。”

    祁绍:“……”

    谢忱:“……”

    无言以对。

    三人起身,往山上的方向走。

    三人步伐不急不缓,主要是想走也走不快。

    在他们的视线当中雾气弥漫,根本看不清楚路。

    索性三人都身负元气,对于危险的感知较强,并不担心失足滚下山。

    苏九边走边问银律:“把你的视觉共享给我。”

    银律不敢迟疑,瞬间将自己的视觉与主人共享。

    苏九的眼前出现两个画面,一个是自己所在的迷雾画面,一个是光线较暗,环境较晰的画面。

    只一眼,便可确定,他们所处的是同一座山,却是两个不同的磁场。

    或者说,他们入了幻境之内,而银律虽然迷路了,却身处幻境之外。

    苏九把这些想法说出之后,祁绍和谢忱沉默了。

    关于幻境他们也只在书籍里面看到过,现实当中却没经历过。

    祁绍道:“我在书上看过好多种幻境,有时间限制的幻境,定时出现,定时关闭。如果我们遇到的是这种,只要等到同一时间,就可以出去了。”

    谢忱却没有这么乐观,拧眉道:“可是还有一种,长久幻境,这座山就是为了困住路过的人,而刻意为之的。”

    祁绍有些急道:“只是有可能,谁没吊事搞个长久幻境在这里,就是为了困住路人?”

    谢忱没像平时一样惯着他,而是怼了回去:“照你这么说,谁又有闲工夫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搞个时间限制的幻境,因为好玩吗?”

    祁绍咯噔一声不说话了。

    无法反驳。

    不论是哪一种幻境,既然有人设下了,就绝不会是因为好玩。

    “吵个屁。”苏九随手掰断一根树枝,轻轻甩了甩,笃定道:“天亮之前,一定能出去。”

    祁绍和谢忱并没怀疑她话的真实性。

    因为向来只要苏九确定的事,出现偏差的几率为零。

    接下来的时间,苏九让银律待在原地,根据自己视觉里少有标志物,跟银律范围有所相似的对比。

    还真叫她看出了一些不寻常。

    幻境里面的东西,有些是根据真实的基础打造的。

    若只能看见幻境,那破除幻境是极难的,但在看见真实场景的前提下,想要破除幻境就简单了很多。

    就在苏九脚步顿住,准备抽剑强行破除幻境的时候。

    迷雾忽地散开了,一个四合院的房子,就这么出现在三人眼前。

    苏九眉心一皱,正奇怪幻境发生变化,耳边就传来一道惊喜的喊声。

    “主人!主人!”

    小白狐忽然窜出来,双爪着地,前爪抱住了她的胳膊。

    苏九额角滑下一排黑线:“谁叫你进来的?”

    小白狐昂着头,卖萌的眨着眼睛,声音很委屈:“主人,人家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

    ——不是银律!

    苏九冷睨着抱着自己右脚的傻逼小白狐。

    它仿佛机器人一样复制了银律白狐的模样,却并不知银律可以幻化成人形。

    苏九余光后扫,落在祁绍和谢忱的脸上。

    两人站在原地,双目呆滞,完全呈现出游魂的状态。

    苏九冷着脸,面无表情的:“出来。”

    “……”

    寂静无声。

    苏九一把抽出归魂剑,目光森冷:“别让我说第二遍。”

    话音落地,笑声从前方传来:“哈哈哈……还是第一次有人能一眼看穿本座设下的第二重幻境的,你要不要拜师离开幻境?”

    最后一句是询问,却更像是威胁。

    苏九握紧剑柄,唇角勾起冷笑:“想让你爷爷拜师,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好狂妄的小子!哈哈哈……我喜欢!”苍老的声音陡然转变的阴森,迷雾里面走出一个身穿道袍的老者。

    苏九都没等对方彻底出现,就挥动归魂剑,一剑劈了过去。

    却见,道袍老者轻轻拂袖,便抵消了苏九的招式,甚至将她手里的归魂剑变没了。

    苏九剑眉紧皱,仅仅是一瞬间的疑惑,连半分的惊慌都没有。

    道袍老者颇为惊奇地问:“你居然如此淡定,是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吗?”

    “你的幻境,你想怎么操控自然怎么操控。”

    苏九抄着双手,平静的过分。

    道袍老者闻言,双眼瞬间流露出兴奋地光,“你果然有天赋,我收你当徒弟,你拜我为师,我现在就放你离开。”

    苏九不为所动,且冷冷地:“你不放,我也能走。”

    坚定的好像他已经破解幻境了。

    道袍老者看见少年这般模样,心里更加惊讶了,“本座不放你离开,你如何能走?”

    苏九轻嗤了一声,手腕一转,匕首出现在手心里。

    道袍老者眼神闪了闪,“你想杀了我?呵,这可不行哦。”

    苏九不语,握紧匕首的瞬间,猛地自己心脏扎了进去。

    “幻境的破解之法,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嗖——!

    一道奇怪的声音。

    迷雾消失了,道袍老者不见了,视线顷刻间变得明朗。

    祁绍和谢忱猛地一个抽气,从那不停下沉深渊当中回过神。

    “九哥!”

    “九哥!”

    苏九白着脸,单膝跪在地上,语气很难:“鬼叫什么?小伤罢了。”

    嘀嗒、嘀嗒……

    鲜血浸湿了白衣,晕染出一朵鲜艳的红花。

    在苏九离开幻境的同时,幻境里的道袍老者惊骇的瞪大了双眼,尽管他因为幻境被强行破解而受了内伤,却依然对这个少年的手段感到毛骨悚然。

    他的幻境从未有人破解过,最大的原因就是没人敢在幻境中杀了自己。

    因为幻境虽是假的,伤口却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