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我他妈昨晚喊的是狗

    苏九眼珠一转,笑的挺坏:“嘶,你该不会是找借口,实际上是不举吧?”

    “……”

    墨无溟手上动作顿住:“本王倒是忘了,还有别的方法能解馋。”

    直接把她翻了个身,倾身压下。

    依然是后面的姿势,掐住她的下巴,封住了她殷红的唇。

    “唔……”

    苏九瞪着眼珠,使劲扭头,不愿意配合他。

    墨无溟一把掀起她半褪的衣衫,覆在她身上:“本王最近又学了两个新的,你给我鉴赏一下。”

    苏九眼梢一抽,“不用……墨墨,有话慢慢说……”

    “不行,你得看看本王到底举不举。”

    墨无溟声音很轻,薄唇缓缓地勾起。

    他笑的有多潋滟风华,做起事情来就有多变态。

    不久后。

    房间里传出一道震惊动地的怒吼:“青颜,我日你祖宗——”

    自此之后,苏九明白了一个道理。

    永远别说男人不行或不举!

    因为他会用一百种姿势告诉你,老子不但行,还很久——久到你哭着喊停!

    *

    因为苏九的出现,城主府很快传出了消息。

    酒城的女主人没出现,但是多了一个男主人。

    不明真相的人,都以为是西平城主进献的男人,终于被主公看上了。

    他们羡慕的同时,又非常的同情西平城主。

    亲手把心爱的人让给男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而他们不知,灼华心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酸涩和痛苦。

    两个都喜欢,两个却互相喜欢。

    此刻的她,宛如当初的轩辕欢。

    对比之下,轩辕欢起码还知道苏九喜欢的只有墨无溟,可灼华却掉进了苏九替她挖的坑里。

    不可谓不惨。

    饭桌上。

    青颜在跟苏九吃最后一顿饭,“九爷,我走了之后,您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用太想我。”

    “赶紧滚。”

    苏九恨不得一筷子戳死他,还能想他?

    青颜手抵在眉心,泫然欲泣:“……冥大,我会想你们的……祁绍,谢忱……”

    墨无溟:“九儿,这些酒都是我从各个地方搬过来的佳酿,你尝尝合口味不?”

    祁绍:“谢忱,这凉拌韭菜的味道挺香的,你尝尝。”

    谢忱:“好。”

    青颜:“……”

    浮萍没有根,你们没有心!

    墨无溟倒也没虐待他,拨了一批人给他。

    尽管如此,青颜还是不想去:“冥大……”

    墨无溟一甩袖,把门给关上了。

    该滚蛋的还是得滚蛋。

    *

    书房。

    墨无溟拿出一份名册,递给苏九:“这是白家五个堂主手下比较受重用的。我最近一直让手底下人留意,的确没关于白濯的消息,或许真的跟白家内部人有脱不了的干系。”

    苏九没有拒绝他的好意,接过来随意的翻了翻,“看来白家人不少啊。”

    墨无溟一把将她拉进怀里,这才继续道:“白家在东亚的地位不低,他们不属于五龙,也不属于一虫,他么介于两者之间的黑暗地带。不得不说,白家隐藏一百多年的确是有实力的。”

    而正是因为有这些实力,还要忌惮那些为夺神兽血脉的人,这才令人更加的不安。

    “对了,你上次说要晶石,我正在跟独孤家接洽,已经有所成了。”墨无溟的声音挺淡的,但是眼底透出来的却是森冷的寒意。

    显然并不仅仅是他所说的接洽而已。

    苏九趴在桌上,歪头看着他,“我家墨墨这么能干,我也不能太差。等我处理完白家的事,我去把其他三条龙都给抢了!”

    嚣张又狂妄的宣言。

    墨无溟差点被她给逗笑了,倒不是因为她狂妄的语,而是因为她那副“我不能比我男人差”的神态。

    “你人生地不熟的,还带着两个拖油瓶,我跟你一去白家吧?”

    苏九坐直身子,手支下巴,斜眼看着他:“白家的内政,我想我还是能处理的。”

    濯叔既然把白家交给她,她就要担起一家之主的责任。

    墨无溟揉了揉她的头发,还是有些不放心,“你这次以真实身份出现,还是有风险的。”

    苏九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似笑非笑的:“在你风雨的时候,行踪已经暴露了。”

    墨无溟不接受这个指控:“是你自己扯掉抹额的。”

    苏九眯起双眼:“这么说,是我的错了?”

    “我的错。”

    墨无溟自知理亏,虽然不是他扯掉的抹额,但是把她折腾的够呛,这可是事实。

    为了以后的性福,做出适当的让步,这才是正确的夫妻之道。

    苏九这才满意的哼了声,继续正题:“麟霄哥给我画了地图,找到白家不是问题。”

    墨无溟抿了抿唇,表情有些臭臭的:“他是你哪门子的哥哥。”

    语气酸溜溜的。

    苏九没当回事,“人白濯当叔的时候,顺便认了个哥。”

    墨无溟双目立刻竖起,掐住她的细腰,问:“你不是很抗拒哥哥的吗?怎么又是柯大哥,又是麟霄哥的,你是不是分人的?你怎么叫过我呢?”

    听见柯大哥的时候,苏九简直一脸黑线。

    这都他娘的哪辈子的事了,他居然还记得!有毒吧!

    一见怀里的人儿不吱声,墨无溟更加郁闷了,执拗的:“你怎么不叫我哥?”

    苏九翻了两个白眼,头也没回的:“我他妈昨晚喊的是狗!”

    墨无溟抿了抿唇,好像他昨晚过于孟浪的时候,是听到了她喊“墨哥哥纵欲伤身之类的话。”

    “咳!”

    他轻咳了声,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想起来了,捏着她细腰道:“你再喊一遍,昨晚听得不真切。”

    苏九闭了闭眼,将名册收起来,转身,在他耳边吐出两个字。

    快速起身,离开。

    墨无溟巴巴的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耳边回荡着她的刚才的话。

    ——“墨狗。”

    狗有他长的好看吗?

    狗有他这么能干吗?

    墨无溟很生气,生气的后果就是下令全城禁止养狗。

    他管不了喊叫他墨狗的人,他还管不了全城的狗吗!

    *

    苏九第二日就离开了酒城。

    墨无溟当然是不放心的,暗中派了两个三阶元皇跟着。

    至少有危险的时候,不用分心祁绍和祁绍那两条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