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狡辩吧,我听着

    实际上护卫是新来的,不太懂之前的规矩,也不认识西平城主。

    只是按照之前的交代,把过来的人都带去偏院,甚至没多想想为何多了个女的。

    护卫把人带到偏院之后,交代了两句,让他们在这等会。

    灼华环顾一周,暗暗点头。

    应该是主公不在,所以青颜公子把人安排在这里住下。

    等到主公回来了,他再把人带过去,让主公挑选。

    偏院挺僻静的,但到底是城主府,不至于荒凉。

    院子里摆着两张石桌,还有凳子,旁边有一颗大树,可以乘凉。

    “城主,您快这边坐!”

    毕钧用袖口将凳子擦了擦。

    其他几个簇拥着灼华坐下,站在旁边叽叽喳喳的。

    聒噪。

    苏九略微皱眉,走到大树下,脚尖一点,掠至树上。

    红衣衣摆垂下,双腿有些走光。

    祁绍和谢忱跟过去,靠在树下,都不敢抬头。

    不过……

    祁绍问出了心底深藏的疑惑:“你觉得九哥他有没有男人的……”

    谢忱面无表情地回了句:“那么想看,回房间裤子脱了,好好看。要是你一个人的不够看,我也可以牺牲一下。”

    祁绍俊脸微黑,“滚!老子只是好奇,谁说想看了!”

    啪!啪!

    两人头顶都被一截断枝抽了一下,顿时安静了。

    苏九靠坐在树上,视线挺开阔的,能看到半个城主府的风景。

    想到墨墨就在这里的某个角落,唇角不由翘起了两分。

    等把青颜给收拾,再去给他一个惊喜。

    此刻,门口传来了动静。

    青颜手持折扇,带着护卫跨步走了进来。

    当他看到灼华的时候,眼梢狠狠抽了几下:“西平城主,您怎么进来了?”

    熟悉的声音,一点儿也不难认。

    祁绍:“……”

    谢忱:“……”

    青颜公子你真是作大死了。

    闻声,灼华也抬眼看去,露出一抹媚笑,跟着起身,“青颜公子,我这不得亲自把人送来吗?”

    她歪着身子,站在青颜身侧。

    青颜摇了摇折扇,点头:“现在已经送到了,西平城主还是先回去吧。”

    灼华都进来了,哪能就这么走,“不急,先看看我这次给你送来的人,保管主公满意。”

    真麻烦!

    青颜收起折扇,在掌心敲了敲。

    为了把她尽快送走,便敷衍的:“行行行,你快让他们都过来介绍一下。”

    不等灼华开口,七个人已经围了过去,弯腰行礼。

    “小人是怀兴。”

    “小人是伊人。”

    “小人是毕钧。”

    “小人是……”

    接连七个报完。

    他们都看向了树后露出的衣角上面,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

    这就是没学礼仪的下场,见到青颜公子也敢如此怠慢,不想混了。

    灼华因为之前在车里的事,对苏九的宽容变大了很多,她压着声:“还不快过来见过青颜公子!”

    青颜不耐烦的摆摆手:“算了算了,总有时间能够好好了解的,你先回去吧。”

    灼华看出来青颜开始不耐烦了,也并不想跟他把关系闹僵。

    “那行吧,一定要跟主公说,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哦。”

    灼华又瞥了一眼树后的人,才转身离开。

    等到人离开之后,伊人他们就开始嚼舌根了。

    “青颜公子,你看他们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

    “就是,不管能不能伺候主公,咱们也是城主府的人了。”

    青颜懒得听他们废话,但还要把他们送走,便道:“你们也出来吧,我有事跟你们说。”

    祁绍:“……”

    谢忱:“……”

    我们觉得你的事不是很重要。

    两人咂了砸嘴,低着头,慢慢吞吞地走过来。

    身上穿着统一的红衣,腿漏在外面,就挺妖娆的。

    西平城主每次送来的人,穿着都是这样的,青颜一时之间也没有察觉不对。

    直到祁绍和谢忱走过来之后,纷纷抬起头。

    祁绍:“……”

    谢忱:“……”

    微笑脸。

    青颜眼珠差点掉出来,“你们……你们俩怎么在……”

    声音咯噔一下没了。

    祁绍和谢忱能到这来,说明九爷也来了!

    卧槽!!

    青颜咬住折扇,面露惊恐。

    祁绍和谢忱已经朝着大树的方向抬了抬下巴,仿佛在说“快去看看,有惊喜!”

    咔嚓!

    一道闪电穿过脑门。

    九……九爷果然来了!

    青颜脚下一软,牙齿把折扇啃得咯咯作响。

    众人一脸懵逼,不明白怎么回事。

    伊人离得最近,讨好的问:“青颜公子,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声音不算大,但在这院子里,绝对能听到。

    “靠!不要叫我啊!”

    青颜抱头,试图掩耳盗铃。

    祁绍:“快去叭~”

    谢忱:“早死早投胎。”

    众人:“……”这两人疯了?

    却见,青颜捂着嘴,双腿飘着往大树下走,然后扑通跪在了树下:“九爷!你听我解释,我是有原因的……我错了!”

    砰砰砰。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三个响头。

    “……”

    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魔幻场景?

    九爷是谁?苏九吗?

    很快,树上传来了少年清冷的声音,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狡辩吧,我听着。”

    苏九手搭在膝盖上,声音挺淡的。

    “对对对,你听我狡辩……啊呸!是解释啊,这件事是这样的……”青颜叽里咕噜一大堆,最后总结就是他没打算给冥大挑人,就是走个过场,再把人送走。

    最后举手发誓:“冥大对这件事是不知情的!九爷您千万不要误会冥大!”

    苏九面无表情:“我当然知道跟墨墨无关,不然你以为城主府还能这么安静?”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

    青颜跪在地上,就觉得自己好委屈,委屈的想哭。

    他就是骗骗人,又没有损害到别人的利益,他们都不理解他。

    就在他委屈的时候,万万没想到离开的灼华,却遇到了墨无溟。

    为了讨他的欢心,且把进献的事抖了个干净,并且主动把人往这里带了。

    暴风雨即将再次来临。

    而彼时,苏九眯着眼睛,开始算旧账了:“你是不是给墨墨找了很多书?带姿势的?”

    话锋转的忒快。

    青颜眼珠滴溜溜转,露出花一样的笑容:“嘿嘿,九爷你要是想要的话,我立马给你找个……”

    啪!啪!啪!

    三根断枝从树上晒下来,抽到他的后背。

    青颜疼得龇牙咧嘴,顿时知道自己误会了:“呜呜……九爷,我我是被逼的……是冥大,这个是冥大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