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宴席开始

    虞珺听见她抽泣的声音,哪里又真的气得起来,放柔声音:“虞儿,咱们做人要知恩图报,虽然我把三步凝丹传给了你九哥哥,可奶奶在你九哥哥手里得到的是青霜紫霜与绿霜啊。这有多难找?我们俩找了多久了?”

    虞儿眨了眨眼泪,闷声点头:“嗯,我知道错了……奶奶你不要生气了……”

    虞珺伸出双手,扬了扬。

    虞儿扑了过去,趴在她怀里抽泣起来:“奶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虞珺低头,抚了抚她的头发,“好孩子……奶奶不是气你,是气我自己。”

    她之前是想把虞儿留在墨九身边的,可是这丫头性格让她实在不放心。

    万一她闯个什么货,又不服管教。

    墨九那个脾气,哪里容得下她呢?

    看见她们奶俩抱在一起,戴思绮忽然有点想家了。

    “狄学长……我有点像回家了。”

    狄子凡和聂席霖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们都是第一次出远门,也都是三七城的人,来到这里一段时间了,也是有点想家的。

    但是他们是男子汉大丈夫,却是不能说出口的,不然多丢人啊。

    苏九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情绪都怪怪的。

    “发生何事了?”

    几人倏地抬头。

    “你回来啦?”

    虞儿咬着唇,没敢出声。

    苏九点头,走到戴思绮旁边的位置坐下,淡淡的开口:“明日赫连家请客,你们都一起去吧。”

    戴思绮:“赫连家请什么客啊:?”

    他们今天没出去,还什么都不知道。

    苏九手肘搭在扶手上,整个人懒散的靠着,只回了句:“赫连歌找到了亲生女儿。”

    其他的啥也没说。

    不想听他们问来问去,反正明天去了不就知道了。

    虞珺清了清嗓子,露出笑容:“那个,小九啊,我们就不去了,我打算带着虞儿离开了。”

    苏九面露疑惑的看去:“怎么了?”

    虞珺笑着摇头,“没事,就是想去找找气色霜。”

    苏九视线落在虞儿的脸上,见她眼睛肿肿的,略微蹙眉:“气色霜我会留意帮你们找的,不必急于一时。”

    虞珺低下头:“是我……”

    苏九淡淡的打断她:“那就等明日过后再走吧。”

    虞珺不知道她为何这般执着,无奈的点头。

    苏九是真的把虞珺当成师父对待的。

    明日的大场合,自然不能少了她。

    如果可以的话,她甚至想把晏老也请去。

    在苏九安排这些事情的时候,墨无溟也去找师父了。

    神龙学院,院长住处。

    轩辕院长躺在桌子的竹椅上,斜眼看着自己的徒弟:“轩辕家有人去就行了,我去做什么?”

    墨无溟面无表情地开口:“让你去就去。”

    “啧!你这死孩子!”

    轩辕院长气得坐起来,手抓着扶手,怒视着徒弟:“你请我过去,你还这个态度,我养一头驴都比你强!”

    墨无溟漆黑的眼眸望着他,挺认真的:“现在养驴,还来得及。”

    “你——”

    轩辕院长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这哪里是徒弟,就是冤家啊!

    墨无溟离开前,担心他不去,冷声说了句,“很重要,你不去就不给送终了。”

    “滚呐!”

    轩辕院长捡起地上的鞋子就砸了过去。

    墨无溟速度快,鞋子没砸到,落在了院门外。

    轩辕院长穿上鞋子,单脚蹦跶过去捡鞋子:“死孩子,要不不来,要不就是来气我的!”

    副院长刚好从院门口进来,挺惊讶的:“新研究的什么招式?”

    单脚站立斗鸡姿势的轩辕院长:“……”

    *

    翌日。

    一大清早,四九城就热闹起来了。

    各大酒家,都因为赫连家请宴一事在做准备工作。

    除了那些能叫得上名字的家族之外,基本上都是奔着酒家过去了。

    太阳还没有升到高空,各大酒家的位置就已经被占满了。

    平常他们都吃不起这些酒家,今天免费吃,可不早早地等着吗!

    此时此刻,身为主办方的赫连家也是门庭若市。

    来客络绎不绝,全都是恭喜赫连夫妇找回女儿的。

    赫连家的宅子也是很大,两三百人还是搓搓有余的。

    整个西园,大片的空地,摆放着桌椅。

    此时已经来了不少人了,能叫的上的家族都来了。

    像这种大场合,大家一般都谁拖家带口,有时候还能寻得好姻缘。

    美丽的世家小姐,俊朗的世家少爷,来的很多。

    他们聚在一起,都在讨论赫连家这个女儿。

    “你们说,这个女儿能比得上赫连九吗?”

    “说什么梦话呢,在四九城哪个世家小姐能比得上赫连九?这根本不用猜测。”

    “这倒也是,不过赫连九太久没出现了,我都快忘记她长的什么样子了。”

    魏深站在人群里,感觉自己跟周围格格不入。

    偏偏因为父亲重病,他必须从学院退学,回家继承家业。

    唉……

    在魏深无数次叹息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一个熟人。

    “东方学长!”

    东方异站在他爹身边,听见有人喊他,倏地抬眸:“魏深,你怎么也来了?”

    魏深屁颠颠的跑过来,“害,一言难尽啊!”

    他刚想要大吐苦水,就看见东方异他爹看了过来,连忙拱手:“呃,东方家主好!”

    “我现在已经不是东方家主了,小异才是。”东方家主笑着打趣道:“我是来看戏的。

    魏深的家庭环境,父母都非常严格,一丝不苟,笑都不笑的。

    更别说这种开玩笑了,他觉得挺惊讶的,嘴里也很会说话:“呵呵,东方是我学长,那我就叫您东方伯伯吧。”

    东方家主哈哈大笑:“那小异就拜托你了,我去那边看看。”

    他背着双手就走了,半点都没有管东方异。

    魏深有些恍然。

    这要是他的话,父亲肯定会一直带着他,各种的介绍人,虚伪又市侩的聊天。

    东方异抬起手,搭在他的肩头:“可以啊,年纪轻轻成家主了。”

    魏深回过神,咧着嘴调侃道:“对比东方家主,那我确实年轻一点。”

    这话可不是假话,东方异是比他大两岁来着。

    根本无法反驳啊。

    东方异抬眼,转移话题:“欸,我们来猜猜,赫连家主这个女儿是什么性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