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生离死别

    “我的天!”

    赤炀抱着头,感觉自己快要疯了,“我们到底有多少误会?我从来没有想过故意膈应你,我……银严……他是赤羽孩子。”

    “什么?”银政仿佛听见了大笑话,连病恹恹的神色都变的鲜明了:“都这时候了,你还在扯淡是吧?”

    赤炀抓着墓碑,有种百口莫辩的感觉:“真的,赤羽跟同族的赤狐私定终身,生了孩子之后,后来又后悔了,我心想她带个小狐娃能找谁?干脆就给留下了!”

    “……”

    银政忽然失声了。

    赤炀舔了舔唇角,往前走了一步,想跟他靠近点。

    银政冷不清开了口:“银律也是赤羽的儿子。”

    赤炀愕然:“你说什么?”

    银政抿唇,“她跟我大哥生的……然后他们俩后来出事了,银律就由我照顾了。”

    赤炀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气的都发抖了。

    “他们俩,他们俩怎么能这么多对我们!一个是你哥哥,一个是我妹妹!我¥@#……”

    一阵口吐芬芳,也难以解恨。

    而此刻,在不远处的草堆后面。

    祁绍扭头看向旁边的银严和银律:“不用担心了,你们还是兄弟,还挺亲的。”

    银严:“……”

    银律:“……”

    现在这个问题还重要吗?

    鲍老爷整个风中凌乱,指着前面,“他们刚刚说的话,你……你们听见了?”

    祁绍把他手按下来,“听到了,两个被亲妹和亲哥祸害的,阴阳两隔。”

    不是,不是这个问题。

    赤炀和银政……他们两个,怎么会呢!

    他一直都跟银政关系很好,从来也没发现银政跟赤炀有猫腻啊!

    别问,问就是钢铁直,焊住,加固的那种。

    “阿政!你怎么了?”

    赤炀的声音陡然一变。

    众人抬眼望去。

    银政只是一缕妖灵,多年来一直在这等赤炀,妖灵已经快要消耗完了。

    他恹白的脸,参着苦涩,“我已经死了,只是一缕妖灵。”

    赤炀心脏骤然一缩,惶恐的冲过去,伸手想要抱住他。

    然而,妖灵怎么可能抱得住呢?

    他双手抱空,无助的抬起头:“我用我的妖灵养你,你快到我的身体里来……”

    银政被他气笑了,“我不是刚死,也不是一年两年,十年二十年,而是百年了。”

    赤炀眼圈泛红,昂着头:“对不起,如果我不是那么记仇,早点来看你……早点……”

    银政垂眸,眼角落下一滴泪,落他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光泽。

    温热的泪,简直是灼到赤炀的心尖上,他伸手,使劲抓:“你试试啊,万一,万一可以呢?”

    银政微微抬头,“没用的,我这一缕妖灵就快消失了。”

    每个高等级的妖兽都是有妖灵的。

    但是妖灵长久不去投胎,力量会变弱,直到妖灵消失。

    赤炀跪在坟头,像个大男孩一样哭了起来:“你为什么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你太狠心了……”

    银政无言。

    以前不觉得,现在方才觉得确实狠心了。

    他死的时候,就没想到过在重新投胎,断绝了后路。

    赤炀所做的一切,伤透了他的心,但他还是无法对他说狠话。

    便将妖灵留下,等他来的时候,再好好与他聊聊。

    却不曾想,一等就是百年。

    如今聊了,方知误会竟然堆成了山。

    他后悔了,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银政垂眸:“汤汤,银严和银律都没错,你好好待他们。”

    赤炀双手插进头发里,痛苦的摇头:“你为什么傻……你以为银严是我跟白卿的孩子,你还让他当妖王……我为什么这么蠢!我为什么到现在才来找你……”

    他跪在地上,脑袋撞着坟头。

    银政眼底也流露出一丝痛苦,又被他压了下去,“汤汤,快应我一声。”

    赤炀摇头,不肯出声。

    银政叹了口气:“我的妖灵要散了……”

    赤炀猛地抬起头,哽咽的:“我不叫汤汤!我叫赤炀!跟绵羊同音……我…是是赤狐族最厉害的战士……”

    银政笑了,但是身形也涣散了,消失之后,空气中回荡着他的声音:“汤汤……我好舍不得你。”

    “……”

    余下的只有安静。

    爱恨情仇的戏码,变成了死离死别。

    躲在草丛里的几个,眼睛红了,鼻子也酸了。

    最平静只有苏九。

    在赤炀与银政的关系里,他们俩互相不信任,才是悲剧的开始。

    “从别人的悲剧之中吸取经验,才会避免走后路。”

    冷静的分析,引得旁边几个侧目。

    那眼神仿佛在说“这他妈人家都死了。妖灵涣散,永不相见!你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你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啊!”

    苏九:“……”

    众怒惹不起。

    银严蹲在那,握紧了轩辕亦然的手,有些后怕:“谢谢你相信我。”

    轩辕亦然靠在他肩头,抽泣着:“赤炀好惨啊,我可以暂时忘了阿奇被他手下杀了。”

    轩辕欢也擦了擦眼泪,“妖灵消失,真的就没了吗?你父王长的可真好看。”

    后面有点跑题。

    但是银律抬下巴:“我父王曾经是妖界第一美,当然好看了。”

    祁绍一个大男人,也是泪目:“害,我觉得银政最惨,妖界第一美,居然就这么死了!”

    谢忱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旁敲侧击:“如果是你,你怎么办?”

    祁绍斜眼,仿佛在看傻逼:“我怎么办?我干他啊,我肯定不会死的,死多不值钱啊!不对,我要死的话,也拉他当垫背!”

    谢忱:“……”

    忽然后背有些发凉。

    祁绍磨着牙,还有些不解恨:“银政连妖灵都没了,赤炀哭一场是不是就算了?猫哭耗子。”

    听听,他还入戏了!

    而此刻,跪在坟头上的赤炀,就好似听见他的话一样。

    幽幽地抬起头,从坟头上下来,然后坐在了墓碑靠边,伸手把墓碑搂住了。

    他忽然变得很安静,手指轻抚着墓碑,脑袋蹭了蹭:“冷不冷?”

    几人忽然觉得阴气从脚底心冒出来了。

    赤炀靠在墓碑上,目光呆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滴眼泪顺着他眼角滑过鼻梁,掉在了地上。

    他像是想起什么,忽然笑着:“我去陪你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