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中二宣言

    然而,就在赤炀威压袭来之际,忽然被一股压倒性的力量击溃。

    烟消云散。

    仿佛这股威压从未出现过。

    “……”

    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赤炀满脸震惊,死死地盯着苏九。

    鲍老爷也被这一幕搞的一脸懵逼。

    至于其他人,压根就没有察觉到那一瞬间发出来的威压。

    桌上,青龙懒懒地往前拱,钻进苏九手心里。

    在神识讨好:“主人,我乖吧?都不用你动手!”

    刚才的威亚是他抵消的。

    区区一个小妖兽,也敢在神兽面前逞微风,不自量力!

    苏九长睫低垂,夸赞的揉了揉他脑袋上的小肉瘤。

    细微的动作,落入赤炀的眼里,让他警惕的眯起眼睛,“你手里拿的什么?”

    苏九缓缓地抬头,“蛇喽。”

    蛇?

    赤炀面露狐疑,死死地盯着他的手。

    苏九略带惊讶的问道:“你刚才盯着我看,就是为了问这个吗?”

    “……”

    赤炀咬着牙,差点心肌梗塞别过气。

    鲍老爷看着他的反应,乐得险些笑出声。

    没想到他也有这一天!

    哈哈,实在是解气!

    赤炀稳了稳情绪,目光还停留在苏九手下的小蛇身上,“你的小蛇看上去很有灵性,什么品种?”

    要不是苏九在这,青龙能一口咬掉他脑袋。

    它算老几,敢叫他小蛇?

    苏九瞥见青龙泛着冷光的眼睛,勾起唇,安抚:“我家小蛇品种稀有,不是一般的小蛇。”

    就是!老子不是一般的小蛇!

    青·驰名双标·龙把脑袋往上一扬,耷拉在苏九手腕上。

    赤炀又定睛看了一会,并没有任何异常。

    难道是他想多了?

    赤烟儿扯了扯银严的袖口,“严哥哥,我们继续吧?”

    银严皱了皱眉:“我们……”

    “继续!”

    赤炀厉声打断了他,警告的眼神盯着他。

    银严闭了闭眼,狠下心,对着旁边的赤烟儿道:“走吧。”

    赤烟儿抬起头,目视前方,双眼闪烁着光。

    若是细心一点就会发现,从她进门开始,视线里只有高高在上的赤炀。

    两人走到赤炀的桌前。

    赤炀脸上再次扬起了笑容。

    在经历过这么多挑衅,还能咬着牙把婚事继续办下去,看得出赤炀是铁了心要银严和赤烟儿完婚了。

    他开口:“虽然是在妖界,但今晚来的贵客都是人类,不如就按照人间的拜天地吧。”

    血鸦上前就喊:“一拜天地!”

    银严攥着拳头,转过身子。

    赤烟儿也转身,头上盖着一层红纱,朦胧的美感,让人移不开视线。

    “不得不说,他这养女却是挺漂亮的。”

    祁绍感叹了句,能让他说出这句话,说明赤烟儿的美貌,的确不俗。

    谢忱看了轩辕亦然一眼:“你是想被人剁了喂狗吗?”

    祁绍嘀咕道:“……我又说什么。”

    轩辕亦然捏着酒杯,无声望着银严。

    虽然心里很清楚他为何这么做,却还是非常、非常、非常生气!

    啪嗒。

    她把杯子攥碎了,碎渣将掌心割破,渗出血迹。

    苏九懒散的靠着,就是一副看戏的表情,完全没有干预的打算。

    这是她与银严之间的问题。

    她没反应,空间里的银律快要急疯了。

    ——“我大哥傻了?他为什么要娶一个不认识?”

    ——“大哥!你回头看看轩辕亦然这个丑八怪啊!”

    ——“你是不是瞎了眼了,那美人哪有轩辕亦然好玩!”

    ——“我要轩辕亦然这个傻货当我大嫂!”

    银严掐着腰,在空间里骂街。

    乍一听,这货还知道维护人!

    细一听,你他妈快闭嘴吧!

    没一句中听的!

    银严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分心不要分心,可是一个心早就飞了。

    他僵直着身子,拜不下去天地:“一定要这样吗?”

    冷冷的声音,问的是后面的赤炀。

    赤炀眉心一跳,这个节骨眼上,他还想干什么?

    “妖王你答应的事,不要出尔反尔。”

    一字一句,皆是威胁。

    银严忽地转身,推开赤烟儿扯着他的手,往后退了两步。

    “这个婚我不能继续了。”

    赤烟儿慌张的看向他,“爹爹,严哥哥是说笑的!”

    赤炀没出声,阴沉着脸,看着银严。

    “严哥哥,你不要任性了,你跟我成亲,我以后也不会让你为难的……”赤烟儿靠近银严,压着声劝说。

    银严没理她,面无表情的:“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赤炀的眼神彻底阴冷了下去,“看来,你还是没有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

    “严重性?”

    银严嗤笑了一声,“如果你是指我的身世的话,你随便去公布吧,我不在乎。”

    赤炀当然知道他不在乎,所以才会把筹码压在轩辕亦然的身上。

    他阴森的视线,扫向左手边的三张桌子:“他们……你也不在乎?”

    “我不在乎!我们同生共死!”

    轩辕亦然倏地起身,说的热血澎湃!

    中二不得了。

    苏九默默捂住脸,没眼看。

    轩辕欢松了口气,这才是她的妹妹。

    祁绍揉了揉鼻尖,靠近谢忱:“轩辕亦然什么等级?”

    他跟轩辕亦然不是很熟。

    谢忱眨了眨眼,“不是元者就是元灵吧,反正不高。”

    祁绍一脸黑线:……

    他还以为她是多厉害的大佬呢。

    银严听见轩辕亦然的话,唇角翘起,又压了下去。

    他喜欢这个纯粹的女人,是傻了点,但是很可爱。

    赤烟儿瞥见他的细微表情,扭头看向了站起来的女子,柳眉紧皱,“严哥哥,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她的声音也冷了下去。

    早知道银严喜欢一个人类女子,但她不是很关心对方什么模样。

    反正到最后她都会嫁给银严。

    如今亲眼看见对方才知道,她的不是容貌倾城,在妖界充其量称为清秀。

    与她更是难以相提并论!

    若她是花,那不过是一颗陪衬的小草。

    偏偏是这样一个女人,居然得到了银严的爱。

    让他不惜以婚约做交易去救她,现在又当场悔婚!

    愤怒,不甘心,她该恨这个女人!

    可是……她却忍不住去羡慕她得到这份爱。

    赤烟儿咬着下唇,目光幽幽的看向赤炀,“爹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