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又是说鬼话的一天

    银严抿了抿唇,并不提这个,而是道:“我得去找亦然了,这些药材我安排近卫继续找。”

    苏九手支下巴,目光清冷:“你就这么肯定,你死了,一切就到此为止?”

    银严冷硬的脸庞紧绷着,“至少……至少……”

    “至少他少了你这个筹码。“

    苏九平静的接过话茬,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银严满眼错愕,“你你……”

    苏九微微侧目,“别这么惊讶,好像我说了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银严狠狠一噎。

    她竟然知道赤狐一族把他当成筹码,这难道不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吗?

    银严有些反应不过来,平常冷硬的脸,此刻变了又变,难以平复。

    苏九打趣道:“没想到你还有变脸的天赋。”

    银严:“……”不好笑。

    停滞了片刻。

    他问:“你知道多少?”

    苏九:“该知道的都知道。”

    银严:“……”

    那就是都知道了。

    他捏了捏眉骨,眼底掩饰不住的疲惫,“不要告诉小律。”

    苏九冷着脸,瞥了他一眼,“你以为你瞒得住?”

    银严低头不语。

    他知道瞒不住,因为赤炀不会轻易放过他。

    他只是不想这么早让银律知道真相,他太单纯了,不该卷入权力纷争里面。

    就在这时,银律忽然从后面跳出来:“大哥,你们俩在说什么啊?”

    银严心吓一跳,回眸看他:“你修为越来越好了,走路都听不到声音了。”

    “那是当然了!”

    银律蹦到苏九后面,讨好的捏肩膀。

    苏九:“……”

    这手法,不当狗腿子,都屈才了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啊?我听见什么瞒不瞒的?怎么你要瞒着墨无溟当我嫂子吗?”银律双眼放光,到现在还没有忘记这茬。

    银严差点被他气笑了。

    这脑回路怎么转的?

    苏九十分贴心的回了句:“你放心,我肯定把你的话原原本本的带给亦然。”

    “呃,主人我刚刚什么都没说,你别跟轩辕亦然说啊,她可是疯砸!”银律脸都变色了,可见轩辕亦然给他留下的阴影不小。

    苏九挺惊讶的:“居然还有你害怕的人,难得啊。”

    银律眼梢狂抽,“你不懂,她是那种,明明干坏事了,还哭的比我厉害的的人!我多委屈啊!”

    苏九:“……”

    果然很有轩辕亦然的作风。

    银严闻言也笑了起来,“她却是很可爱。”

    吓?!

    银律脖子往后仰。

    大哥被轩辕亦然迷得连可爱和可怕都分不清了!

    三人正聊着,近卫队长走了进来,神色非常严峻,“王上!赤炀的人送信来了!”

    银严太阳穴一跳,无声接过信封,打开。

    据悉妖王宫来了四位人类贵客。

    本座诚心邀四位贵客前来一聚。

    夜宫,红叶殿,明晚摆宴等候。

    望妖王与四位贵客,准时赴约。

    ——轩辕亦然。

    署名轩辕亦然,分明是在威胁。

    银严黑着脸,把信拍在桌上,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赤炀!”

    苏九瞥了一眼信中内容,眼底升起意味。

    有意思了,这赤炀是在战帖?

    银严忽然意识到什么,问:“你们昨日去哪了?”

    银律没心机,大哥一问就回答:“我们去找鲍老爷了,对了,都忘记跟你说了,鲍老爷已经答应要帮忙了!”

    银严薄唇紧抿,视线落在苏九的身上。

    苏九抬头,与之对视,“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坦然的不得了。

    银严心头一闷,把信往她跟前递了递:“你有什么看法?”

    苏九点点头,人畜无害的模样:“去呗,我能有什么看法?这里是妖界,我们人类很弱小的。”

    银严:“……”

    我仿佛在看鬼在说话。

    近卫队长在旁边冒冷汗。

    他还记得树林那里的惨状,问了古树才知道,那会是一剑劈出来的痕迹!

    一剑差点劈到妖王宫里面来,这他妈还弱小吗?

    人类果然会说谎!

    *

    夜宫。

    轩辕亦然坐在台阶上,双手托着下巴,一双杏眼泛着泪花,又压了下去。

    “小姐,你又在想阿奇?”

    护卫阿亮走过来,弯腰蹲下。

    轩辕亦然揉着眼睛,坐直身子,“如果不是我,阿奇就不会死了……”

    阿亮抿了抿唇,叹息道:“小姐,我跟阿奇生来就是轩辕家的人,就算是死了也是轩辕家的鬼,人有生有死,阿奇是为了救小姐而死,他完成了他的责任。”

    轩辕亦然咬着下唇,重重的点头,“我知道,我害怕你也死了。”

    在这陌生地方,她没有任何的安全感。

    阿亮笑了笑,像个大哥哥似的摸摸她的头,“小姐,你要给银公子时间啊,我们要相信银公子一定会来救你的。”

    轩辕亦然吸了吸鼻子,“我当然相信他了,他就是自己的命不要了,也会来救我的。”

    她站起来,深呼吸,平复了心情。

    彼时,门口走进来一道身影,是赤炀。

    他阴沉着脸,走进来,“你真以为银严会来救你吗?”

    “自然。”

    轩辕亦然下巴高抬,在外人面前,她永远是高傲的轩辕家的小姐!

    赤炀眯着眼睛,非常看不过这个人类女子坚信的模样,却又不得不承认银严会来救她。

    他背着双手,淡淡的:“本座不知道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本座要告诉你,就凭你一个人类,是抵不过我去银严血脉至亲的。”

    轩辕亦然心头一跳,“什么意思?”

    “银严是我的亲生儿子,你觉得他会救你吗?”

    赤炀并不喜欢轩辕亦然,早在银严出生的时候,就给他挑选好了合适的儿媳对象。

    没有杀轩辕亦然也是发现银严特别在乎这个女人,拥有极大地利用价值。

    轩辕亦然柳眉微皱,从中找出了破绽:“既然银严不会来救我,那你抓我的意义何在?呵,看来你这个父亲做的也不怎么样!”

    一针见血。

    赤炀脸上立刻乌云密布,猛地伸手掐住阿亮的脖子。

    轩辕亦然一惊:“阿亮!你想干什么!”

    赤炀见惊慌之后,满意的笑了,“你看,你顶嘴的下场就是你的手下受罪,没有能耐,就不要那么多嘴多舌!”

    轩辕亦然红着眼圈,咬牙:“我,我错了,求你放了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