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论谁最变态

    血鸦的脸都黑了,他因为王的命令,才没有强制动手,希望银律乖乖地跟他回去。

    哪想到对方不领情,还不知死活!

    他扬起手,“除了小殿下之外,其他人杀无赦!”

    随他下令,六十只赤狐前后夹击,冲了过来。

    空中乌鸦也跟着降低高度,把他们死死地包围了。

    “我最烦比我还能装逼的‘妖’了!”

    苏九慢吞吞地丢下一句话,已歪了歪脑袋,“兄弟们,今晚吃靠赤狐肉啊,酒,我请。”

    语毕,身形如梭,快速闪电。

    祁绍毫不迟疑的拔出剑,大喊道:“我跟谢忱负责上面,九哥你看着办。”

    谢忱拔剑往上攻,默认祁绍的话。

    轩辕欢反应也挺快的,拔出剑就上前跟赤狐战在一起。

    银律跟在轩辕欢身侧,全场她修为最低,他得稍微保护一下。

    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保护的话,万一主人保护她怎么办?

    绝不允许!

    银·心机boy·律牺牲小我,保护主人清白最重要。

    得亏轩辕欢不知道他的想法,不让肯定一脚踹过去。

    ——都特么生死攸关了,他还有心情想这些!

    而此刻,血鸦已经懵逼了,瞪大双眼,看向那个狐群里面收割的少年。

    少年容貌艳丽,握住剑柄的手腕,看上去很轻慢。

    但他出招,又狠又毒。

    不是割脖子,就是挑经脉。

    所经之处,皆是一片血腥狼藉!

    赤狐原本毛发就是红色的,这下子又被鲜血染得更显眼了。

    天色已暗,赤狐哀嚎低鸣,惨得不能再惨!

    至于半空的乌鸦,有谢忱跟祁绍招呼,也好不到哪去。

    就单说祁绍吧。

    苏九教过他,墨无溟也教过他,那是真变态。

    他把砍死掉的乌鸦串在剑上,嚷嚷着:“晚上有吃的嘞,我杀了十几只了!”

    谢忱没他那么变态,但是招式凶狠,不低于他。

    “……”

    血鸦额角冒冷汗,摸了摸眼皮上的羽毛。

    手有些发抖。

    多年未出妖界,人类竟变得如此凶残了吗?

    眼看着六十多只赤狐逐渐倒下,血鸦颤声下令:“撤!快撤!”

    本来赤狐和乌鸦都在死撑着,听见这话,赶紧是四下逃窜。

    苏九刚捅死一个赤狐,归魂剑还在脖子上。

    她抬眼,朝着血鸦的方向,动了动唇:“别跑,你的毛。”

    元气荡开,听得清清楚楚。

    血鸦吓得变成圆形,钻进了逃跑的乌鸦里面。

    飞上去的时候,还啪嗒,留下一坨便便在地上。

    ——人类,太可怕了!!

    苏九拔出剑,打的并不尽兴。

    祁绍跳过来,“九哥,你看我串的精准不?都是左边翅膀下面的位置!”

    苏九瞥了一眼:“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变态?嚯!这赤狐有内丹!”

    她忽地弯腰蹲下,右手凝聚元气,穿过赤狐的肚皮,将皮肉撕开。

    果然看到一颗兽丹。

    祁绍一脸黑线的看着她染血的手还勾着肠子:“……”

    就她这样还有脸说别人变态吗?

    谢忱也嘴角抽了抽。

    轩辕欢第一次看见如此血腥的场面,脸色一白,扭头去吐了。

    祁绍轻咳一声,朝着谢忱道:“你去帮九哥收内丹。”

    到底是没有那么变态,拒绝这种场景。

    谢忱白了他一眼,却还是乖乖地去收内丹了。

    银狐看着满地的尸体,不忍心去挖内丹。

    小时候他认识一个赤狐,后来对方知道他是银狐,就不跟他玩了。

    明明都是妖界的狐狸,就是颜色不一样而已,为什么一定要分颜色的?

    真是搞不懂。

    等到内丹挖完之后,祁绍提议道:“九哥,咱们拖一个回去烤肉吃吧?”

    苏九擦了擦手上血,灵魂的发问:“你会烤肉?”

    祁绍:“……”

    谢忱:“……”

    轩辕欢:“……”

    对不起,不会。

    三人哪个不是少爷小姐,没碰过这方面,也没有天赋。

    银律那也不可能。

    赤狐带回妖王宫那就更不可能了。

    就算银严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他也是一个改变不了的赤狐。

    就算看在他帮着找药材的份上,也要避免这个问题。

    害,我真是越来越善良了。

    苏手扶下巴:“等我们回神武大陆的时候,再打一只赤狐回去,让傅榆烤给我们吃吧。”

    就这么愉快地做了决定。

    虽然打架打的不过瘾,但是也稍微耍了耍。

    苏九没打算再四处乱逛,跟着银律回去了。

    这边他们刚走不久,赤炀就带着手下亲自赶过来了。

    血鸦带了六十多只赤狐,就回去十五只,眼下满地的尸首,各个都没挖了内丹。

    赤炀怒发冲冠,眼睛赤红,“哪个人干的?”

    血鸦跪在地上,腿都是软的,“是……是,四个人当中长的最好看的那个人……不,他不是人,他是魔鬼!”

    赤炀额角青筋直跳,深吸了一口气,咬牙切齿的:“好,好啊银严,他宁愿勾结人类也要与我为敌,他这是真的要与我断绝关系啊!”

    血鸦虽然吓得不行,但还是公正的解释了句,“大殿下应该不知情……他们就是奔着咱们抓回去的那姑娘来的……”

    再怎么说银严也是王的血脉,难不成他真能为了部下,杀了亲儿子不成?

    所以权衡利弊,还不如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那些人类身上!

    赤炀脸色阴沉,眼底带着两篝火,“是吗?本座就给他们一个机会,看他们敢不敢过来。”

    冰冷的杀意,毫不掩饰。

    血鸦眼神闪烁,“什么机会?”

    赤炀目光阴森,“把前锋的尸体收掉,本座自有安排!”

    说完,怒冲冲离去。

    血鸦看着地上被扒了肚子的赤狐,恨恨的磨牙。

    幸好他跑的够快,要不然也会死的很惨!

    该死的人类,害他丢了面子,他一定会报仇的!

    *

    妖王宫。

    银严直到第二日的响午才出现,衣服有些狼狈,带着泥泞。

    他走到桌前,掏出一个盒子:“你看看,这是不是你要找的药材?”

    苏九给祁绍他们使了使眼色,让他们一边去。

    等他们走开,她才挑开盒盖,里面整齐的摆放着几株不同品种的药材。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其他的不是。”苏九把有用的挑出来,又将盒子推开,抬眸:“你找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