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这不太好吧,你去摘吧

    银律见缝插针:“鲍老爷,我是银律,我大哥是妖王银严!”

    他长的漂亮,一双分明的眼眸忽闪忽闪的卖萌,很难让人生厌。

    鲍老爷看了他一眼,“呃,哦,你都长这么大了啊?”

    “嗯嗯。”

    银律点头继续卖萌。

    苏九差点一脚把他踹旁边沼泽地里去。

    恶心人。

    鲍老爷的注意力还在苏九身上,笑呵呵的:“你娘身体还好吧?这么多年没见,她也嫁做人妇,快成小老太婆喽。”

    苏九从善如流,“家母家父身体都很好,这是我娘给我的信物。”

    鲍老爷笑着摁下她的手,他的记忆还在赫连歌年轻的时候,眼前这张脸长的忒像,根本不需要怀疑。

    “你既然来了鲍爷爷的家里,可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走走,跟爷爷回家。”他伸手拉住苏九,就往沼泽地里面拽。

    苏九话不多,跟着他,跨入沼泽地。

    地面绵软,并不似表面那般黏稠。

    鲍老爷偷偷观察她的表情,瞬间笑了,“你跟赫连小子真是太像了,任何一个来到我这角戈沼泽地都没有敢轻易下来的。你就不怕陷下去吗?”

    苏九淡淡挑眉,“陷下去再爬上来便是。”

    鲍老爷哈哈大笑起来,“你跟你爹说的话,一模一样!”

    苏九但笑不语。

    早就见识过赫连家遗传基因的强大,现下听着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鲍老爷心情好,朝着银律他们挥挥手,“你们也跟着来吧。”

    得到批准,银律才敢跳进去。

    祁绍,谢忱,轩辕欢紧跟其后。

    偌大的角戈沼泽地,上面行走着六道身影,怎么看都有些诡异。

    远远地,位于沼泽地之外的丛林,闪过一道暗光。

    欻欻动静,快速掠过,直奔赤狐据点。

    赤狐的住处虽然没有妖王宫范围大,但是也是环境宜人,花香四溢。

    环绕着他们住处一周的是蔷薇花,这些话美则美矣,却没有生命。

    这是赤狐为了防止有内奸而专门剥夺了小妖的妖灵。

    “是真的,四个人类,被大殿下保护的很好的小殿下也出来了,就在角戈沼泽地!”赤狐的手下血鸦,恭敬地跪在地上禀报。

    高位之上,坐着一个穿着赤色衣服的男人,鬓发带着几缕红,面容冷硬,极其好看。

    大概就是狐族的通病,不论是银狐还是赤狐的相貌都是上乘的。

    而眼前这位则是赤狐的首领——赤炀。

    他倚在座位上,微微眯眼:“哦?银严没跟他们一起?”

    血鸦忙回:“没有,四个人类,有一个跟我们抓来的那位小姐长的很像!”

    赤炀手低着下颚,眼神透着阴鸷:“真以为去找鲍老头庇护,本座就奈何不了他们了?呵,天真。”

    血鸦眼神闪烁,恶狠狠地:“鲍老爷留着也是祸害,我们不如趁机……”

    话未说完,赤炀一个阴冷的眼神扫了过去,“那个老东西再不济,也不是你们能随意就去对付的,当年若非是银政那个混蛋,本座怎么会任由他在眼皮子底下将妖界分出去三分之一。”

    血鸦眼皮上的羽毛抖了抖,“不对付那老东西,那咱们怎么抓人啊?”

    赤炀笑的不以为然,“四个人类,外加一个娇生惯养的小殿下而已,派两队前锋过去,守在角戈沼泽地的出口。”

    血鸦面露激动:“是!属下这就去办!”

    赤炀低着头,漫不经心的补了句,“不要伤到小殿下,他会不高兴。”

    血鸦先是一愣,而后了然的点头,“属下知道了!”

    等到血鸦离开,赤炀缓缓地闭上眼睛,浑身散发着浓浓地愁绪。

    片刻后,他忽然呢喃了句,“这个臭小子啊……”

    角戈沼泽地。

    鲍老爷像是迎贵宾似的,将几人带到了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建筑里。

    说白了,还是烂泥,但比地上的沼泽泥多很多造型,并且没异味。

    虽然是沼泽地,但鲍老爷很会享受,在他住的范围,除了用烂泥构建的房子之外,旁边还有很多的果树。

    若非是地面有些软绵,以及除了这个位置之外,大片的不正常黑色空地,还真是看不出异样。

    鲍老爷一挥袖,给他们用沼泽泥土构出几把椅子。

    看上去黑乎乎又黏稠,但是坐下去的感觉跟沙发似的,软软的还有弹性。

    苏九略微挑眉,还是挺感兴趣的。

    鲍老爷看出她感兴趣,咧着嘴笑,“等会我送你一把椅子,再教你一点小诀窍。”

    苏九倒是不作假,直接道:“谢谢鲍老爷。”

    谁知鲍老爷又仰头笑起来:“啊哈哈哈……你这性格真是像极了你那老子。”

    苏九并不介意被比较,甚至能顺势跟鲍老爷攀谈两句。

    轩辕欢狐疑地看着苏九。

    人大概就是这样,一旦听说一个人像另一个人,就会忍不住的相同点。

    不知是错觉,还是受到了影响,她越看越感觉墨九跟赫连家主长的像。

    她歪着头,靠近祁绍:“你有没有觉得墨九跟赫连家主长的很像?”

    祁绍是个没心眼的,下意识回了句:“那可不是嘛,赫连歌是她爹啊。”

    轩辕欢:“……”

    他倒是比墨九还入戏了。

    谢忱皱着眉,刚想要踢祁绍一脚,就见轩辕欢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又把脚收了回来。

    祁绍靠在椅子上,屁股挪来挪去,还在那玩椅子,嘴里惊叹:“这黑泥沼坐的椅子,真的沾不到衣服上啊?”

    谢忱挠了挠眉心,歪头看向旁边的果树:“……要吃水果吗?”

    祁绍动作一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不太好吧,你去摘吧。”

    轩辕欢:…

    自己觉得不好,还让人去摘?

    也亏得谢忱习惯了,平静的问:“要吃哪个?”

    鲍老爷虽然在跟苏九聊天,但是也很细心的观察到了他们,笑着道:“想吃什么自己摘,这些都是我自己培育的品种,跟你们在外面的不一样呢。”

    苏九将他嘴角那一丝坏笑收于眼底,不由挑了挑眉。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这老头估计又要搞什么事。

    果不其然。

    谢忱和祁绍得到允许,就去摘水果了。

    只是摘着摘着,果树忽然出了声,“啊啊啊!你们好过分呀,好疼好疼,轻点啊!不要扯我的树枝啊!我的叶子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