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4章 仇,是肯定要报的

    银律一看见苏九,就扑过去了。

    “主人主人……我好想你啊。”

    苏九伸出一只手,食指抵在他的眉心,拒绝他的拥抱。

    银律无奈的,绞着手指,站直了。

    谢忱手低唇角,轻咳了声,“还是先进去再谈吧?”

    银律湿润的大眼睛,看向了银严。

    小小的动作,已经让银严消了气,他沉着脸,“走吧。”

    银律见大哥理自己之后,笑容就出现在了脸上,“主人,这里是我的住所,怎么样?好看吧?”

    苏九余光扫了银严一眼,心下生出一丝疑惑。

    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

    苏九轻轻摇头,跟在银律身后。

    祁绍,谢忱,轩辕欢也跟着进去。

    银严走在最后,面色沉沉,透着几分从未有过的压抑。

    *

    血腥味充斥着在鼻息间,地下堆着一摊染血的绷带。

    战流云面容苍白,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

    身上四处刀伤,处处深可见骨,鲜血泊泊流淌。

    青颜站在床边,嗓子都喊哑了:“止血,止血啊!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该死的!”

    大夫与炼丹师双双会诊,却束手无策,根本止不住血。

    “这位公子受伤实在太严重了,四处都是身体血脉最盛之处!”

    “是啊,这刀刀都是奔着要命来的啊!回天乏术了……”

    嘭!

    青颜一脚踹翻旁边桌子,整个人处于暴躁之中:“什么回天乏术!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只要把他命保住!等我们主子过来,会有办法救治他的!留一口气儿也行!”

    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

    心里的恐慌不断的蔓延。

    大夫与炼丹师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治疗。

    青颜深吸一口气,捂着额头,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眼睛也是赤红的。

    “……你别那么烦人。”

    战流云嘶哑的嗓音从唇间溢出,眼神已经有点涣散了。

    青颜连忙扑到床边,抓住他的手,语无伦次的:“二战,你怎么样了?你不会死的……我们三兄弟从小一起长大,什么困难没有度过去,你要撑住,冥大很快就来了!”

    眼泪滚落,鼻涕也跟着出来。

    战流云觑了他一眼,“咳、脏死了……”

    青颜胡乱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声音却是哽咽:“你撑住,我已经让人去通知冥大了,他正在赶过来!你一定会没事的!”

    战流云喉结滚动,舔了舔唇角的血迹,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远了。

    他闭上眼睛,缓缓地:“……保护冥大,带着我那一份子,尽责。”

    “不行不行!你是老二,你不能死,我不能帮你……”

    青颜低下头,双肩颤抖,使劲擦眼泪。

    战流云身体发凉了,全身无力,脑袋发沉。

    他用仅有的意识喃喃道:“害,我还没有看见冥大跟九爷成亲呢……太亏了……亏了……”

    “二战?”青颜倏地抬头,手指探到他脉搏,慌张的扯住旁边的大夫:“……你们快救他,快救他啊!他没有脉搏了!”

    砰!

    房门被人踹飞。

    一道黑影掠过,青颜后领被人一扯,就被甩开了。

    大夫和炼丹师纷纷一愣,“你是什么……”

    墨无溟一甩袖,把他们甩离床边。

    青颜看向来人,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冥大……二战死了,二战死了……呜呜……”

    墨无溟没理他,弯腰将战流云扶起来。

    双指并拢,凝聚元气灌入他全身,而后一个劲力抵在他心房,朝着喉咙压去。

    “咳……”

    战流云无意识的张嘴,是一口血顺着嘴角溢出。

    看见已经没有脉搏的人,嘴里突然发出了动静,大夫与炼丹师皆是一脸震惊之色。

    墨无溟掏出一枚丹药,掐住战流云的下巴,喂了进去。

    他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过来给他看看。”

    大夫和炼丹师颤巍巍上前,一个把脉,一个查看伤口。

    “有脉搏了!”

    “血止住了!”

    两人错愕的看向这个浑身冒着冷意的男人。

    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然而,不会有人回答他们这个问题。

    青颜坐在地上哭丧,都快要哭晕过去了。

    墨无溟冷着脸,走到他身边,“谁干的?”

    冷酷的嗓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青颜抹了一把眼泪,倏地起身,“对!我们报仇,二战死的太惨了,我要替报仇!”

    大夫:“……”

    炼丹师:“……”

    两人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墨无溟虽然不想打断他的悲伤,但是也不得不提醒,“二战还有一口气。”

    “嗯嗯,对还有一口气,二战死的太惨了,我我……呜呜……”青颜哭着哭着,忽然抬起头,眼睛都肿了:“还有一口气?”

    墨无溟点头嗯了声。

    青颜使劲擦了擦眼泪,赶紧去床边检查战流云的脉搏及呼吸:“二战还活着……还活着……”

    他皱了皱鼻子,忽然有点尴尬。

    墨无溟懒得管这些,只是重复的问:“谁干的?”

    “是第五家族的第五瀛。”

    “第五瀛?与独孤家有关?”

    “不知道,二战是调查独孤家的时候,不小心跟第五瀛发生了一些冲突,半路被第五瀛带的一群高手围攻了。要不是我先离开,二战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青颜既自责又愤怒。

    墨无溟面无表情地:“你不走,也是多个送命的。”

    青颜无言。

    南幽大陆高手出众,以他的修为,的确是送死。

    他闷闷地:“那仇不报了吗?”

    墨无溟冷着脸,沉黑的眼眸被热烈的红色覆盖,带着一丝疯狂邪恶气息。

    他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掏出一瓶丹药递过去,“二战的伤无法修复,用这个给他吊着命。”

    青颜脸色一白,“无法修复?那这么说……”

    墨无溟面若冰霜,声音坚定:“他不会死,九儿很快就会炼出修复丹。”

    “那太好了!”

    青颜面色一喜,可是想到苏圣这么久都没治好,他又有些担心了。

    墨无溟并未久留,随意的了解了下这几日情况,便转身走了。

    他没有回神武大陆,也没有去妖界,而是面无表情的往第五瀛常去的酒楼走去。

    仇,是肯定要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