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 拜师

    “这是……三步凝丹!这老人家是虞氏传人?”

    “卧槽,活久见——!”

    “快打我一巴掌,时隔二十多年,我居然又看见了这个手法!”

    苏九眼底掠过一丝惊讶。

    三步凝丹这个,她在青颜送来的书籍上看到过。

    当时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要知道,一般情况下炼丹要:提炼,融合,凝丹,封香。

    但是三步凝丹的手法在炼丹过程中,就把封香完成了。

    且三步凝丹炼出的丹药品阶,比别人同品阶的药效更好。

    虞氏也靠着三步凝丹,在炼丹界名声很响亮,只是后来没落了。

    老奶奶并没有理会外界的声音,而是将丹药递过去,“如何?”

    苏九接过丹药,南星就在神识里惊呼起来:“三品中期控元丹,融合度九十五,吸收度九十九,这颗控元丹的药效可抵旁人的三品后期了!”

    果然名不虚传。

    苏九眼底的诧异毫不掩饰。

    虞儿满心欢喜的道:“九哥哥,怎么样?我奶奶很厉害吧?”

    说好拜师就拜师。

    苏九没有二话,双手抱拳,跪地:“徒儿墨九,拜见师父!”

    老奶奶面容染笑,颇为激动,“快起来起来。”

    她伸出手,准确的扶住苏九的手。

    若非她那白色覆盖的眼眸,真会让人以为她视力完好。

    众人看着擂台,无言以对。

    “刚刚是谁说不能年纪大的人抢徒弟的啊?啧,脸疼不疼?”

    “就是,要我说啊,墨九眼光真毒!随便挑就挑到了虞氏后代!没谁了!”

    “本命火种,还有三步凝丹,墨九啊墨九,终将成为炼丹界的一大传奇啊!”

    有人艳羡,有人嫉妒。

    你说这么好事,怎么就全部轮到一个人头上去了?

    老天爷不开眼啊!

    你哪怕手指缝里漏点出来,他们的炼丹品阶也不至于十年如一日的不动弹啊!

    拍卖台上的两个男人,早在得知老奶奶身份之后,就僵硬住了……

    但为了一品药材,又死撑着。

    “今日拍卖到此结束,谢谢大家前来捧场!”

    少年的声音带着元气溢开,美艳不可方物的容貌,在屏幕上放大,令人移不开视线。

    “九哥哥好好看啊……”

    虞儿双手托着下巴,快要被迷晕了。

    苏九并未停留,便带着虞儿他们下去了。

    只是在下台的时候,右脚很不小心的踢翻了两盆一品药材,左脚又很不小心的把药材碾碎了。

    动作并不快,但是却利落又果断。

    “……”

    众人目瞪口呆。

    他疯了吗?

    那可是一品药材啊!

    这时,就见少年忽然回头:“呃,抱歉,我一时没看见,不过我两位应该不介意把?毕竟以两位以物换物的丹药来看,哪怕是一株一品药材,也稳赚。”

    灿烂的笑容在红唇溢开,却带着一种奢靡的危险。

    两个男人脸色惨白的摇头。

    “不,不不介意!”

    “墨少,您脚不疼吧?没伤到吧!”

    众人:“……”

    除了牛逼,也没其他的话说了!

    但是有一点他们敢肯定,墨九既然拿得出来,就说明给得起。

    为何故意踩掉了两株药材,多半是为了替他师父出气的!

    众人想通之后,酸了。

    他们也想要有一个这么护短的徒弟!

    不,当他们师父也行!

    可惜墨九并不稀罕当他们的师父。

    唉……

    众人叹息。

    下了拍卖台,白濯就凑了过来,“我家小九就是厉害!太有面子了!”

    麟霄一把给他拽住了,“看完热闹,回家!今天这里人多,少添乱。”

    白濯心头郁结,“我这样鬼能认识我?”

    这时,男人冰冷而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在这个地方穿斗篷,很明显是想引人注意。”

    白濯和麟霄倏地回眸,对方高大的身形已经与他们擦过,快步走到苏九身侧,然后毫不避嫌的,一把将她搂进怀里。

    白濯:“……”

    麟霄:“……”

    敢搂苏九的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

    苏九走的很慢,主要是等老奶奶和虞儿。

    忽然被人搂进怀里,她就顺势回头看了眼。

    虞儿搀扶着老奶奶,看见苏九身边的男人,顿时就点燃了,“喂!放开我师弟!”

    墨无溟知道苏九拜师有用途,并不想跟她有冲突。

    要是一掌把她劈死了,九儿肯定会不高兴。

    “虞儿,莫要一直惹事!”老奶奶斥责了一声,虞儿才收敛起来。

    苏九把他们带到后面的偏厅,让人泡了几杯茶。

    墨无溟防备的眼神的盯着虞儿,仿佛在看眼中钉肉中刺,随时随地都能给它挑出来,然后碾碎。

    苏九抬眼,“师父现居何处?徒儿在四九城有座宅子。”

    老奶奶的眨了眨眼,有些惊讶对方没有询问自己虞氏的事。

    沉默了片刻,沉声道:“老身姓虞单名一个珺字。”

    虞儿连忙出声:“九哥哥,我叫虞文鸳,你可以叫我虞儿!”

    苏九淡淡的挑眉:“若是师父不嫌弃的话,可以来徒儿家里住。”

    虞奶奶心里忽然有些犯嘀咕。

    这绝口不提一品药材,不会是不给了吧?

    她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不安道:“青霜和紫霜是不是不给了?”

    虞儿一愣,“不会吧?拜师是拜师,药材是药材啊!”

    虞奶奶没吱声,而是用那双被白色覆盖的眼眸,望着苏九的方向。

    苏九莞尔一笑,“虞儿说的对,拜师是拜师,药材是药材。”

    语毕,扬手一挥,将两株种在花盆里的一品药材奉上。

    虞奶奶鼻尖触动,脸上扬着笑:“是青霜和紫霜。”

    虞儿把两株药材放在她手边,“喏,我就说九哥哥跟那些唯利是图的小人不一样,说给就给的!”

    苏九:“……”

    突然心虚。

    她不是乐善好施的大善人,不求任何回报!

    青霜和紫霜空间里还有不少,若是能用这个换到三步凝丹,绝对回本。

    她从来都不是好人,也不接受好人的设定。

    好人多难做?一件坏事就千人辱万人骂!

    坏人只要放下屠刀,就他娘的能立地成佛!

    她是傻逼,她才会无条件当好人!

    得亏没人知道她这歪脖子理论,不然绝对无言以对,因为还他娘的有点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