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女道相似的脸

    虞儿扭头看了奶奶一眼,有些迟疑,“一定要三品后期才可以吗?”

    看着大屏幕上的绿衣女孩,墨无溟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以至于旁边的赫连歌都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墨无溟眼神很冷:“看见一只蟑螂。”

    轩辕老家主扭头:“哦,天气热有蟑螂很正常。”

    墨无溟:“……”

    包间里的气压,莫名的变低了。

    彼时,拍卖台上。

    苏九如有所思的看向老奶奶,直白的问:“前辈的品阶是?”

    老奶奶垂着眼睑,随和的:“刚刚三品中期,老身实在惭愧。”

    不等苏九开口,另外两个拍卖上来的男人发出了质疑。

    “三品中期品阶,好大的口气,没听说过瞎了眼的老太婆,还能当炼丹师的!”

    “就算她是三品中期品阶,可这么大的年纪,能有什么前途?墨少,您可千万不要糊涂啊!”

    他们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三品丹药不假,但也是货真价实的炼丹师。

    就算墨九没有拜他们为师,那也不能便宜了一个瞎了眼的老太婆!

    虞儿当场就炸了,掐着腰:“你们俩骂谁呢?大家都是同行,你们这么侮辱前辈,也不怕天打雷劈!”

    老奶奶轻声呵了句,“虞儿,别人无礼,你却不能失了礼。”

    虞儿瞪了两人一眼,却没再说话了。

    老奶奶微微侧目,语气温和:“老身年纪确实大了点,眼睛也不好使了,但这三品中期的品阶,却是实实在在的。两位刚才的番言论挺有底气,不知师承何处?现下品阶是多少?”

    “……”

    两人面红耳赤。

    杵在台上,尴尬本尬。

    就听见有人大喊:“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的品阶是五品后期炼丹师!曾经是欧阳家的供奉!”

    苏九挑眉,挺惊讶:“欧阳家的?”

    两个男人后脊一凉,下意识的否认。

    “我们跟欧阳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只是曾经接受过欧阳家的资源,不过早就断了!”

    看着他们满头冷汗的模样,苏九一脸莫名其妙。

    她就是随口一问而已。

    然而,两个男人擦着冷汗,双腿也止不住的打哆嗦。

    毕竟对方连欧阳家主的棺材都敢烧掉,杀了他们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苏九哪里知道他们心里的弯弯曲曲,她对这个三品中期的老奶奶颇感兴趣。

    便开口道:“若是您现在炼出三品中期的丹药,我便信守承诺,拜你为师。”

    老奶奶倏地抬起眼,她的眼底盖着一层白色,以至于有些吓人。

    惊讶的问:“你认真的吗?”

    苏九望着她的双眼,忽然产生一种她能看见的错觉,点头:“我向来说话算话。”

    “哇!九哥哥,那你就成我师弟啦!”

    虞儿开心的鼓掌,差点在台上蹦起来。

    只要九哥哥拜奶奶为师,以后他们成亲的可能性就变大了!

    另一边,姬芙蓉按照之前准备,把药材和药鼎搬了上来。

    两个男人还站在台上,明明冒着冷汗,却不愿下去。

    他们不信一个瞎了眼的老东西,能炼出完整的丹药,而且还是三品中期的!

    至于观众席,也有个别的三品初期和中期的炼丹师,由于钱不够,没有拍卖到四品丹药,又达不到三品后期炼丹师的标准,就这么被刷下去了。

    如果这老人家是三品中期炼丹师,却让墨九拜了师,等于到嘴边的肥肉,就这么被人抢了!

    哪里能甘心啊!

    除了那些有点成就的炼丹师之外,大多数炼丹师心态很好。

    他们是看戏的,就算墨九不拜别人为师,也轮不到他们头上。

    心态不同,就分成了两派。

    “什么拍卖,规则一点都不公平!这老人家要是三品中期炼丹师,绝对是捡便宜!”

    “就是,早说三品中期炼丹师就能让墨九拜师,我这边就有一个!”

    “害,我年纪轻轻三品中期,不能跟老人家抢徒弟!”

    你品,你细细的品。

    妈的,刚刚有人骂台上两个不尊敬前辈,这会就有人阴阳怪气了。

    看戏的普通炼丹师们就听不下去了。

    “有些人啊,没有那个当王的命,得了当王的病!”

    “可不是吗!这拍卖场本来就不是一个讲公平的地方,你要公平你就去角斗场啊!”

    “哈哈哈,角斗场可不是出点钱就行的,打手对擂,那是玩命的嘞!”

    “哎呀卧槽!还玩命啊?那也太公平了!”

    一番回怼,怼的那些人脸红脖子粗。

    这边在热闹吵着,二楼包间的几人也在讨论着。

    轩辕老家主:“墨九不会真的要拜师吧?以他的天赋,很快就能突破到三品了,这样拜师,有点太草率了。”

    东方家主点头:“是啊,听说墨九的炼丹品阶都到四品中期了,应该找个更有帮助的师父。”

    赫连歌没说话,视线落在了擂台上的老奶奶脸上,狐疑地眯起双眼。

    欧阳蕴侧目:“怎么?你认识?”

    赫连歌摇头,“只是觉得有点眼熟……”

    欧阳蕴疑惑:“眼熟?”

    赫连歌低语:“嗯,你还记得吗?当年你生我们女儿的时候,有人指引我们去找千叶神医……”

    “……你是说九儿快要出生的时候,来到家里的那个女道吗?”其他的事欧阳蕴或许不记得,但这是间接帮她救了女儿性命的恩人,她自然有印象。

    赫连歌:“你看,那个女道跟这个老人家长的像不像?”

    虽然有点距离,但是大屏幕上正是对方放大的脸庞,五官轮廓,抛开岁月的痕迹之外,的确有几分相似。

    欧阳蕴面色一喜:“莫非是那女道的亲人?”

    “可能吧……”

    赫连歌呢喃了一声,没再说话。

    以前的事不想还好,越想越觉得透着古怪……

    墨无溟将他们的对话听完,微微侧目:“赫连家主,等到拍卖结束后,我想跟您详细谈谈。”

    赫连歌扭头与他对视,无声点头。

    墨无溟是一个可靠的人,跟他谈谈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拍卖台上。

    老奶奶已经开始炼丹了,动作非常熟练,火候掌握的也很好。

    她的手法很特别,就像是一本成套的剑法。

    从开始到结束,一气呵成,完全不需要用眼睛看。

    而看完她炼丹的炼丹师们,逐渐开始露出错愕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