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妖界危险吗

    苏九手支下巴,长睫低垂,盖着一层阴影。

    从白濯的话里她能听出对方并不知晓千叶神医的事。

    关于千叶神医的下落,墨无溟和赫连聿都让人追查过,但是并没有意外的收获。

    可以说从周家灭门惨案之后,千叶神医就彻底失踪了,除了留下的那串数字。

    她总觉得那串数字不是千叶神医留下来的。

    可若不是他留下来的,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知道那串数字呢?

    难不成……这个世界上也有一个用这串数字的杀手组织吗?

    苏九呼吸一滞,猛地闭上眼睛。

    冥冥之中有一张巨大的捕鱼之网,不停地朝外漫延。

    而她,就像是这张渔网里的鱼,怎么游都游不出去。

    白濯见她不语,便误以为她提及千叶神医,是因为药材和炼丹的事,便关心的道:“你别想那么多,虽然千叶神医很难找,但是三品炼丹师咱们神武大陆也是有的,不着急啊!”

    苏九掀起眼皮,目光清冷:“你手下的人还在调查背后黑手吧?”

    白濯点头,“不错。”

    白家这么多年的隐忍,当然不会轻易放弃。

    苏九:“方便的话,顺便找一下千叶神医的线索,要隐秘点。”

    白濯:“你现在是掌权人,想做什么自己下令。”

    苏九看了他一眼,并可没有接过话茬。

    白濯再一次吃瘪。

    麟霄看爽了,才适时开口,“小妹,师父的担忧也不无道理,白家的各方堂主已经知道掌权人变更,但是心里却是不赞同的,你若是不跟那几个堂主见一面,以后他们不把你放在眼里。”

    苏九眼皮都没抬一下,“只要我拳头硬,他们会跪下爹的。”

    麟霄:“……”

    我他妈竟无言以对!

    沉默了半响,他还是把桌面上各方堂主的资料递了过去,“你还是看看吧,这些人心傲气高,每个都是一方霸主,除了师父之外,可是连我都不放在眼里的。”

    白濯连连点头,可怜巴巴的:“乖侄女,这些人都是白家的老家臣,你看看吧。”

    苏九忍着翻白眼的冲动,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五个堂主,五张纸的介绍,内容简洁但都很重要。

    苏九每一页都扫了一眼,最后又丢回了桌上,“看完了。”

    白濯:“……”

    麟霄:“……”

    果然是看,视线都不带停顿的!

    白濯无奈的摆手,“罢了罢了,以后慢慢了解,反正有濯叔给你撑腰。”

    苏九压根没放在心上,心里还在想着千叶神医的事。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背后牵扯出来的问题,恐怕比惦记着神兽血脉的背后黑手,还要令人震撼。

    苏九又坐了会,就去了拍卖场。

    明日就是开业时间,一切都是准备就绪了。

    兄弟们都聚集在一起,姬芙蓉站在中间,正在安排明天的事宜。

    看见苏九进来,大家都朝着他点头。

    苏九并未停留,回房间之后,就进了丹书空间里。

    银律坐在地上,无聊的头顶都快长草了,这会一下子蹦了起来:“主人!我好想你啊!”

    他冲过去,就要抱住苏九。

    苏九伸出食指,抵在他额头上,嫌弃的:“我们就一天没见,少恶心。”

    尽管有拍卖场找三品炼丹师这茬,但对于提高炼丹品阶,她也丝毫没放松。

    只要有时间就到空间里面炼丹,之前移植进来的药材被她祸害了不少。

    南星瞬间飘过来:“主人,您辛苦了~”

    苏九白了他一眼,“你也一样,少恶心。”

    一把挥开他,往小灵根的水潭走去。

    小灵根头顶九片花瓣,薄冰与火光和平共处,带着别样的美色。

    它朝着苏九弯下杆子,挺自责的:“主人,我一不小心,用力过猛了,霜花变成霜火……”

    “没事。”苏九摘下花瓣,装进瓶子里,抚了抚小灵根的杆子,“下次再开。”

    这随意的语气。

    幸亏没人听见,要不然铁定一口老血喷出来!

    一个百年才开一次的宝贝,到她这就跟路边野花似的。

    银律吃味的嘁了一声。

    不就是会开花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他转了转眼珠,撒娇似的靠近:“主人,拍卖场开业之后,我们就去妖界了吗?”

    苏九嗯了声,拿出药鼎,准备炼丹了。

    银律见状,连忙又问:“主人,轩辕亦然真的去妖界了吗?”

    苏九动作一顿,似乎才想起这个问题一般。

    她问:“妖界危险吗?”

    银律摇头,“不啊,妖界的小妖们可好了,每次看见我都很恭敬地呢。”

    苏九:“……”你他妈是妖,她是人。

    瞥了眼银律乖巧懂事的脸庞,略作思忖,“等到拍卖场开业之后我就会去妖界,你先回妖界看看,顺便帮我提前找找药材。”

    “啊?”银律漂亮的脸庞瞬间皱在一起,“我一个去妖界吗?”

    苏九无情的提醒:“你是回家。”

    银律哭丧着脸,嘴巴噘得多高,都快能挂油壶了。

    南星见他不语,凶巴巴的开口:“你别不知好歹,主人让你去找药材是看得起你!”

    银律是单纯,但是不傻,直接反驳:“哼!那你怎么不离开主人去找药材啊!”

    南星被怼的一噎,闷闷地:“我没身体,我怎么去,胡搅蛮缠!”

    银律恨恨的瞪着他,眼圈都气红了。

    他要是这么回妖界,主人到时候不去了怎么办?

    肯定是他这段时间没有贡献,所以主人要趁机甩了他?

    银律咬着下唇,越想越觉得是这样,眼泪都掉下来了。

    苏九眼梢抽了抽,多了几分耐心:“我是觉得你对妖界比较熟,让你回去探探路,你要是找到药材,我到时候过去会省时间。再者说,你哥早就回了妖界,说不定都和轩辕亦然成亲了。”

    银律瞪大双眼,“这么快吗?”

    苏九煞有其事的点点头。

    银律吸了吸鼻子,声音还是委屈:“唔……那我想主人了怎么办?”

    苏九忍着揍他的冲动,微笑着:“我们是契约关系,你若是想我,用神识跟我说话便是。”

    银律咬着下唇,摇摆不定。

    大哥成亲,他应该回去,可是他又舍不得主人。

    斟酌再三,他还是同意了。

    银律就这么被诓骗回了妖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