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0章 大舅子的用途

    祁绍瞬间炸毛,“你他妈疯了?给老子撒手!”

    谢忱把他拎到墨无溟身边的位置,自己也跟着坐下。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戴思绮,好似一条阴冷的毒蛇。

    接触到这个眼神,戴思绮神色大变。

    我滴天啊!

    难不成谢忱也喜欢姬芙蓉!

    那她刚才的举动岂不是得罪了他?

    谢忱在她心里的印象不大好,倒不是说人品不好,而是他的性格。

    沉默寡言,绷着脸就跟别人欠他钱似的,偶尔冒出一句话,贼渗人。

    祁绍就不同了。

    长的俊秀,一张嘴嘚啵嘚,特别有意思。

    综上,她要帮祁绍追妻,也是人之常理嘛!

    戴思绮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错。

    东方异早已趁机坐在姬芙蓉身边了,胳膊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肘。

    姬芙蓉低着头,耳后根泛红,后背下意识挺起。

    而这个小小声地动作,又成功的让戴思绮误会了。

    你看!姬芙蓉都尴尬的僵住了!

    赫连聿默默地瞥了她一眼,坐在她左边空位,右边则坐着苏九和墨无溟。

    厉旻苍是挨着东方异坐的,聂席霖、狄子凡、谢忱、依次排过去。

    十一个人围着大圆桌,也没显得拥挤。

    在他们落座的同时,周围的的食客,已经开始新一轮的讨论了。

    “那男生女相的少年就是墨九吧?”

    “我之前在即墨……不,是墨家的产业,见过墨无溟,能和墨无溟这么亲近的少年,不是墨九还能是谁?”

    “那什么,姬芙蓉在不在里面?今天到处都是她的消息,我太好奇了!”

    “喏,就是那个身材穿着粉色裙子的,东方异身边那个。”

    “长的是挺漂亮的,你们说……嘿嘿……”

    说话的人突然猥琐的笑了笑,压着声,“她会不会跟墨九有那种关系?要不然墨九干嘛帮她?”

    一群男人的眼神瞬间耐人寻味起来。

    他们的声音虽然低,但是架不住某些人听力好。

    只要不低于元王的人,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东方异和厉旻苍黑着脸,扭头就要辩驳。

    姬芙蓉却斜了两人一眼,制止了。

    论生气,她身为当事人最气。

    可他们是来吃饭的,她不想因为她,而扫了大家的兴。

    苏九掀起眼皮:“既然不爽就怼回去,给这顿饭添点色彩也不错。”

    声音挺平淡,却给足了人底气。

    姬芙蓉本性是挺泼辣的,在外人面前从来都不是受气的类型。

    此刻选择不予理会,最多是不想影响大家罢了。

    有了苏九这句话,她心里忽地一松,笑着:“若非九爷有爱人了,我就算以身相许,也并无不可嘛。”

    声音挺大的,众人也都听见了,皆是把目光看向了少年身侧的男人。

    不得不说,这两张脸,太他娘的般配了!

    众人摇头叹息。

    长成这样,除了对方之外,还能看上谁啊?

    姬芙蓉长的是不丑,但是美不过墨九自己啊!

    在众人叹息的时候,某人阴冷而粘稠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姬芙蓉。

    明明是开玩笑的,他就是觉得刺耳。

    你们说,这些个女人是不是都有病?

    满桌子的男人偏偏盯着他家九儿一个女的?

    越想越烦。

    就在这时,祁绍硬气的开口,“说得对!九哥要是想要哪个女人,那不是勾勾手的事吗?全看个人意愿啊!是吧九哥!”

    他本意是好的,就是替姬芙蓉说句话。

    然鹅,就是戳中了墨无溟的神经,手里的筷子咔嚓断成了两截。

    祁绍硬了两秒,就软了:“呵呵呵……我们家九爷最爱的人就是墨家主,这件事是众所周知的,其他女人都不配!”

    他举手,发誓状。

    姬芙蓉:“……”

    戴思绮:“……”

    有针线吗?

    察觉到她们俩想要缝上他嘴巴的眼神,祁绍缩着肩膀,尽量减少存在感。

    谢忱斜眼,歪头,靠近:“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祁绍恨恨的磨牙:“我乐意,你咬我!”

    谢忱觑了他一眼,“第一次听见这么变态的要求。”

    祁绍一脸黑线:“滚!”

    谢忱坐直身子,唇角敛着笑。

    东方异看了他一眼,心道:这家伙算盘打得好,肯定没想到自己捷足先登了。

    是的,他理所当然的认为谢忱也想做坐在姬芙蓉身边,但是自己动作快,已经坐下了。

    很快,店小二就端菜上来了。

    全是招牌菜,色泽诱人,闻着味道就是麻辣的香味。

    每道菜上面都能看见辣椒,有的是剁碎的,有的是红尖椒,油亮亮的。

    看上去特别都有食欲。

    聂席霖有前车之鉴,已经乖乖地让店小二给他准备了两个空碗,以及足够的水。

    狄子凡目瞪口呆:“你会不会太夸张了?”

    聂席霖摆手,挺坏的:“你别管我,我等会洗手用的。”

    戴思绮侧目看赫连聿,“你也洗手的?”

    赫连聿一本正经的点头,“嗯,你要吗?”

    戴思绮拿出一个手帕,“不稀罕,我有这个。”

    赫连聿略微挑眉,一把抽过她的手帕。

    “你干嘛!”

    戴思绮跳脚,伸手就去拽手帕。

    赫连聿挡住她抢手帕的手,理直气壮:“我的外袍你还没给我,手帕抵在我这,到时候拿外袍来换。”

    听到这个,戴思绮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叫我没还给你,是你不要,非要我洗干净再给你。衣服还在晾着,我回去就给你!”

    她气得坐回去,把那碗水端过来。

    赫连聿唇角勾起,抖了抖手帕,心情挺好。

    苏九手支下巴,了然的笑了笑。

    “你很快就有嫂子了。”

    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细腰被人搂进怀里。

    墨无溟薄唇贴在她的耳边,惩罚似的抵下耳廓,“原来大舅子也是有用处的。”

    被撩的口干舌燥的苏九:“……”

    突然不知道该心疼自己,还是心疼赫连聿了。

    祁绍搓了搓筷子,嘴巴流口水了,叨了一片水煮肉放进嘴里,叹谓:“嗯!味道够足!”

    谢忱看了看那飘着红辣椒油的水煮肉,倏地拧眉:“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吃辣了?

    祁绍拿起勺子,漂了辣椒油,喝了一口下面的汤,这才回道:“我也是上次来吃才发现我还有这个天赋的!你羡慕不来的!”

    谢忱白了他一眼,也吃了一片水煮肉。

    他能吃的辣度,他肯定也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