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情书

    所以大家除了关心几日后的拍卖场开业之外,最想看看这个墨九到底长什么样子!

    记住他那张脸,以后千万不能得罪他!

    拍卖场并未开业,大家来了之后都聚集在了角斗场里。

    人一多了,八卦就来了。

    比如上次的半路取消的炼丹比赛。

    去炼丹比赛的人大多都是炼丹师,或是对炼丹感兴趣的围观群众。

    接触的圈子不同,交集不到一起去。

    且因墨九传言太多,一轮接一轮,就覆盖了。

    而眼下赶过来的人,有一部分是冲着拍卖场开业,墨九拜师这一个噱头过来的。

    能因为这点对拍卖场感兴趣的人,必然多数是知道墨九那逆天的炼丹天赋的。

    不说他那独一无二的本命火种,就是那优秀的炼丹品阶,也令人艳羡的不行!

    谁要是能让他拜师,就是捡了大便宜!

    正因为如此,众人都觉得这消息不可靠。

    可偏偏面前的墙上又贴着公告!

    “三品丹药换取两株一品药材,墨九也干得出来,亏死了!”

    “他连用三品炼丹师为界限拜师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干不出来?”

    “这倒也是,不过我发现这帖子有弊端啊,上面写的三品丹药,好像没写必须三品炼丹师?照这么说,咱们去买一个三品丹药过来以物换物,岂不是也能让墨九拜师了?”

    “靠,我怎么没想到?现在买还得来得及吗?”

    “不对啊,如果大家都带着三品丹药来以物换物,怎么决断?”

    旁边的人竖着耳朵听,冷不停的接过话茬,“那不废话吗?那是拍卖场,到时候谁拍到谁要呗!”

    话是这么说,但是怎么感觉怪怪的?

    没等众人想明白,旁边的人又道:“我可提醒你们,墨九今天把温家给端了,现在温家已经易主了,你们可别想着诓骗他,到时候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温家?哪个温家?”

    “还能是哪个温家,温徽今天认前未婚妻母女回家!也不知为何惹了墨九不高兴,把他直接活刮了!王氏和温小姐都疯了,现在温家已经被姬芙蓉接管了!”

    “卧槽?刚认回去就继承了温家,这也太黑暗了吧?温家不是仅次于欧阳家吗!”

    有人听见提到欧阳家,顿时来兴趣了,“你们要说欧阳家,那我倒是能说两句,上次我去给欧阳老家主吊唁,结果遇到了墨九!”

    “什么什么?这剧情有点乱,欧阳家又跟墨九牵扯上关系了?”

    “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墨九刚一离开灵堂,欧阳老家主的棺材就着了火,整个灵堂都烧掉了,还牵连了其他相连的房子,那火怎么都扑不灭!邪门的很!”

    “我滴乖乖,你说的我都鸡皮疙瘩了。”

    旁边的人斜眼道:“瞧你们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怕是不知道墨九的本命之火吧?”

    一打开着话匣子。

    得嘞!

    前后都连上了。

    欧阳家的那邪火,就是墨九放的没跑了!

    事情是搞清楚了,众人后脊发凉了。

    “你们说,这墨九到底是什么人啊?”

    “好人。”

    一道清冷的声音,突兀的在众人背后响起。

    众人围在一起,头也没回的回了句:“害!咱们说了半天你耳朵都塞驴毛了?”

    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驴毛没有,有点耳屎。”

    草!

    哪个欠揍的小鳖孙?

    众人心里大骂脏话,转过头去。

    只见,少年白衣似雪,齐眉系着同色抹额,肤若凝脂,漂亮的不像话。

    人群中有几个人显然认出来了,脱口便道:“是墨九!”

    “还有墨无溟!”

    又是一道惊呼。

    众人这才发现少年身后站着一个冷若冰霜的男人。

    苏九微微一笑,挺随和的:“诸位挡路了,可否让一让。”

    哗的一下!

    众人全部散开,让出一条道。

    那模样仿佛慢了一秒,就会当场死亡似的。

    拍卖场虽然没开放,但是有人在守着,听见动静,忙恭敬的迎过来。

    也有人进去报信,通知厉旻苍他们九爷来了。

    苏九手里拿着包起来的烧饼,步伐轻慢的往里走。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跟在后面,全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导致旁边人吓得又退了退。

    就在这时,人群里突然传来一道稚嫩女音,“墨九!”

    很快,人群旁边挤进来一个小女孩,十三四岁的模样,穿着一身浅绿色的裙子。

    就这么拦在苏九的面前。

    “你就是墨九吧?”

    小女孩昂着头,大眼忽闪忽闪,长的特别机灵。

    苏九长睫低垂:“我认识你吗?”

    小女孩忽然咧嘴,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的笑容,“你以前不认识我,但是你以后一定会认识我!”说完,从袖口掏出来一封信,塞进苏九手里,“我对你的心意都写在里面了,希望你在等我三年。”

    小女孩竖起三根手指,信心满满的。

    情书?

    苏九一时无言。

    墨无溟的脸瞬间黑成了锅底,冷冽如冰的眼神,射向小女孩的眼睛。

    小女孩斜着眼梢,不仅不害怕,反而仇视他,声音却很俏皮:“九哥哥,我告诉你,我比他嫩多了!你要好好看我写给你的信哦,我过几天再来找你噢。”

    她说着,往外走去。

    苏九反应很快,一把攥住了墨无溟的手腕,拖着就往里走。

    墨无溟额角绷着青筋,身上蔓延着浓烈的杀意,就跟一张密集的网似的。

    众人吓得腿都软了。

    全都擦了一把冷汗。

    “我滴个乖乖,刚才那个小女孩是不是疯了?”

    “是啊,我差点以为我要身首异处了,你们没看见墨无溟那脸色……嘶,起鸡皮疙瘩了。”

    “敢跟墨无溟挑衅,这小女孩勇气可嘉啊!”

    *

    墨无溟绷着脸,就这么被苏九一路拽着到拍卖场里面。

    但他满脑子都是把小女孩弄死掉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拍卖场里面没多少人。

    苏九想松开墨无溟的手,却发现被对方反握住手腕,收紧了。

    “嗯?”

    “她用你挑衅我,还说我老!”

    墨无溟薄唇紧抿,牙缝里挤出来的字,完全是告状的语气。

    苏九眼梢抽了抽:“呃……男人越老越有男人味,小屁孩懂个球啊!我家墨墨这叫成熟,有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