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真贱

    “嫚嫚!你说什么呢?我温徽只认你这一个夫人,还有雪妮这一个女儿!这一切都是逼不得已!”温徽一甩袖口,显得比她还要生气,“当家主母的位置哪有那么好坐,她一个在青楼里出来的脏东西,她也配?两天不到,就让她自己打退堂鼓!”

    听见温徽的话,王嫚的表情好了点,端着桌上的茶水,顺了一口,“那你也不能为了讨好那俩个贱人,就偏要来刮我一层皮。”

    温徽微微侧目,表情也缓了缓,“只是权宜之计,你是温家主母,雪妮是温家继承人,只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事实!”

    王嫚看向他的侧脸,心情好了很多,“那如果墨九要是替那两个贱人撑腰呢?你这权宜之计确定好使?”

    温徽眼梢飞扬,笑的阴险,“我已经打听过了,别看墨九在四九城又有住处,又在角斗场办拍卖场。实际上全部都不是靠他自己。他背后有一个大人物,势力不低于三大家族。”

    王嫚柳眉挑起,“真的?怎么没听说过?”

    温徽到她身边坐下,拍了拍腿,叫她坐在腿上。

    “多大的年纪了,还来这套。”王嫚含羞一笑,还是坐在了他怀里。

    温徽这才胸有成竹的道:“我在角斗场认识一个人,他非常肯定,墨九背后的势力就是角斗场,就连这次即墨家突然被墨无溟继承,也是角斗场背后的大人物帮了忙。”

    王嫚皱起眉,“对方帮墨九又帮墨无溟,怎么会帮我们家呢?我怎么觉得不大可信?”

    温徽笑的神秘,牵起她的手,“你放心,我都调查清楚了。东方家的那小子最近常出现在角斗场,从他那股子底气和说出来的话,墨九背后绝对是有人的。”

    “那就好。”

    “那个大人物没什么爱好,就是不喜欢和平。你还记得吗?墨九一出现,就到处跟人结仇。直接把四九城的布局都给搅乱了,这次欧阳家遭此劫难,听说也跟他有关系。”

    “照你这么说,那个大人物心里有病?”

    “甭管他有病没病,即墨家已经洗盘,那么很快就会轮到赫连家和轩辕家的争端,我们只要通过墨九,跟那个大人物牵一条线就好。到时候温家说不定能成为四大家族之一!”

    温徽眼神闪烁,带着遐想。

    王嫚也被他这话说的动心了。

    四大家族的当家主母,她的地位又要提高了,在其他世家主母面前,高了一截。

    两人在这边幻想着,而给温徽消息的人,此刻就站在苏九面前。

    倒不是别人,而是极少出现的在人前的青颜。

    他手持折扇,一边摇曳,一边歪坐在椅子上,“九爷,按照您的吩咐的,我全部都跟他说了。”

    苏九手捏糕点,翻了一页手中药典,“他信了?”

    青颜点头:“信了啊,这件事多亏了东方少爷的配合。”

    东方异前一脚进门,后一脚就听见这句话,好奇的走进来,“我怎么了?”

    青颜抬眼望去,自来熟的扬了扬下巴,“说你神助攻,歪打正着啊。”

    东方异并不认识青颜,继续问:“什么事啊?”

    青颜眉飞色舞,准备好好说一说,“前天……”

    苏九直接打断了他:“说重点。”

    “咳……”

    青颜差点被自己一口气被噎死,最后总结了一下,“有人问过你九爷的事,然后你说有些模棱两可的话。对我办的事,很有帮助!”

    模棱两可的话?

    东方异沉吟了几秒,想起几句对话。

    ——“墨九虽然很强,但若是在角斗场里面出事了,也照样白瞎。”

    ——“墨九不可能在角斗场出事,要是出事,也是其他人!”

    ——“你这话说的,好像墨九背后是角斗场似的大人物?”

    ——“关你屁事?”

    东方异瞥了一眼青颜竖起拇指夸赞的样子:“……”

    他当时是真的觉得墨九背后有人!!

    苏九心里清楚东方异误会了,并未多言。

    将要药典最后一页看完,看向青颜,“这种药典可以多给我找两本。”

    “好嘞,不过这个东西是我从……”

    话音及时顿住。

    青颜收起折扇朝自己嘴上打两下,让你嘴快,差点说漏嘴了!

    苏九略微抬眼,自然察觉到了他突然停顿,“嗯?”

    青颜反应挺快的,已经站了起来,“当然是从各个地方挖出来的,费了不少的力气!”

    苏九注视了他两秒,见他并无异样,才收回视线,“那你想要什么?”

    青颜差点没反应过来,“您要送我东西?我要那个洗髓丹!”

    他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苏九也大方,直接扔给他一瓶,“回去给二战分一点。”

    青颜美滋滋的把丹药装起来,“九爷您放心,我肯定给!不过我吐点口水过后,他要不要就跟我无关了。”

    苏九无言。

    真贱!

    东方异嘴角也狂抽了两下,这人长得挺好看的,做起事来这么恶心人。

    青颜可不管别人怎么想,朝着苏九摆摆手,一溜烟的就跑了。

    苏九抬眼,“有事?”

    东方异捏着衣角,别别扭扭的:“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听说,你好像……”

    苏九捏了一块糕点,咬了一口,清冷的目光看着他。

    望着这双眼睛,东方异忽然就卡壳了,“我……”

    苏九挑了挑眉,“你是来问姬芙蓉的事情的?”

    这事她在祁绍那听了一点。

    东方异本来是为了他误会苏九背后有大人物这件事来的,听见他的话,微微一愣,“什么?”

    苏九见他面露惊讶,了然道:“原来你不是因为姬芙蓉的事,你有什么其他的事?”

    “不是!”东方异有些懵逼,思绪已经被带跑了,“你刚刚说姬管事,她怎么了?”

    苏九眨了眨眼,挺无辜的:“没什么,我以为你是因为姬芙蓉喜欢你这件事,过来问我的。”

    东方异下意识张嘴:“你怎么知道?”

    苏九长睫低垂,嚼着糕点,“唔……有谁不知道?哦,祁绍二逼不算。”

    东方异:“……”无言以对。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离开房间的。

    身为当事人,他居然一直以为姬芙蓉喜欢即墨泽阳,并且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