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把我当傻子?

    赫连聿看见她激烈的反应,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他之前不小心摸到过,顿时俊脸一红,嘴里冷冷的警告:“再动我把衣服拿走,反正不是我丢人。”

    “……”

    戴思绮不动了,一双眼睛红红的,眼看着眼泪就要决堤了。

    赫连聿心头一闷:“对不起。”

    墨无溟眼底掠过一道精光,解决情敌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重新找个对象。

    他用手推了推赫连聿:“你抱她去房间。”

    苏九斜眼看了自家男人一眼,那眼神就跟X光似的,将他里里外外看的清清楚楚。

    她也没拆穿,反正戴思绮这丫头挺好的。

    赫连聿回头瞪了墨无溟一眼,两人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他能感觉不出来对方话中其他意思吗?

    但是戴思绮裙子撕破了,他也不能一直抱着,还是依言抱着人,往后面走去。

    姬芙蓉忙跟上,“我去拿衣服给她。”

    她偶尔忙到太晚也会在这边住,简单的换洗衣服,还是有的。

    众人:“……”

    感觉吃了很多种多瓜,尝不出来具体的品种。

    狄子凡和聂席霖还站在原地,默默地把脱掉一直袖子的衣服,又穿上了。

    聂席霖靠近狄子凡,叹了口气,“席华彻底没戏了。”

    狄子凡斜了他一眼,补了一刀:“他何时有戏过?”

    聂席霖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他那个弟弟太幼稚了,的确不适合戴思绮。

    聂席霖:“希望她这次没有错付吧。”

    狄子凡:“你想太远了。”

    聂席霖:……

    远吗?都抱在一起了!

    厉旻苍轻咳了一声,本想上前说两句话,却瞥见她身后的男人,冷幽幽地眼神扫了过来。

    “……”

    厉旻苍乖乖地退了去站好。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仅凭一个眼神,就能让你感觉到他的可怕。

    苏九抓着他的大手,唇角敛着笑。

    在外人看来,他或许过于霸道专横,但却是她心里最亮的曙光。

    她喜欢看他吃醋,喜欢他看在乎她的样子。

    那样她会觉得,她不是一个人。

    少年坐在男人怀中,一片岁月静好的模样。

    众人都快想不起来墨老大面无表情要杀人的模样了。

    看来这个男人是正宫石锤了!

    *

    祁绍溜进拍卖场后,就钻到了后面商议事情的房间。

    拍卖场后面有不少房间,交付拍卖品的房间,还有放置拍卖品的房间。

    厉旻苍带来的百来号兄弟们,也都是住在了拍卖场这边。

    谢忱正在和东方异交换信息,接收欧阳家的生意并不难,但是也有些比较难搞的,比较警惕,想要找其他的合作商。

    像这样的谢忱根本不费时间,直接让东方异去下套,一钻一个准。

    当然也有少数几个被温家钻空子的,比如炼丹师这些就被分刮去了。

    但是谢忱没想到的是苏九居然没追究,以她的性格显然是不正常的。

    东方异也挺纳闷的。

    两人正在讨论这件事,祁绍背着双手,屁颠颠的进来了:“狄子凡他们来了,戴思绮也来了!”

    说到最后一句,他奸诈的笑了。

    谢忱白了他一眼,“小心玩火自焚。”

    祁绍嘁了一声,把回去拿的东西,搁在了桌上,转身坐下,“怕什么,这是让九哥和冥大的感情越来越深。”

    谢忱:“……你就作吧。”

    东方异听得云里雾里,托着下颚:“是奇斐山脉的那个狄子凡吗?”

    谢忱:“对。”

    东方异:“他们来四九城做什么?来投奔小九的?狄子凡阵法用的挺不错的,角斗场又添一员猛将啊!”

    谢忱斜眼看他:“关角斗场什么事?”

    祁绍也不解的看着他。

    东方异摸了摸鼻子,胳膊肘碰了碰谢忱:“呵呵,你们不用瞒着我,我都知道了,墨九不就是角斗场老大的手下吗?”

    祁绍和谢忱对视一眼,坏水都往一起淌的:“哦~你说这件事啊。”

    东方异咧嘴一笑,“你们还想瞒着我呢,第一天我就知道了,要不然我也不敢跟他后面干啊。”

    祁绍:“我们九哥是单干的。”

    谢忱:“九哥不是角斗场老大的手下。”

    咔嚓!

    一道惊雷劈下。

    东方异目瞪口呆:“不是?那他背后没有角斗场撑腰吗?那,那墨家从哪里来的?”

    谢忱:“角斗场赢来的。”

    东方异:“那,那……那拍卖场从哪里来的?”

    祁绍:“角斗场赢来的。”

    东方异一脸黑线。

    角斗场的人又不是疯了!

    墨家那么大的场地赌就算了,拍卖场也敢赌?还他娘的输了?

    东方异坚决不信,瞪着两人:“你们俩把我当傻子是吧?”

    谢忱和祁绍一言难尽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说“你可不就是一个傻子吗?”

    东方异一口老血卡在嗓子里。

    “不行,这件事我得去求证!没有角斗场撑腰,他这胆子都顶上天了吧?”

    东方异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干的事,就像是走钢丝,一个不小心就掉下万丈深渊了。

    他一个人没事,他带着东方家全体啊。

    刚一冲出房门,迎面就撞见了手里拿着衣服的姬芙蓉,他忙收起脸上神色,“呃……姬管事。”

    姬芙蓉微微抬眼,尽管这段时间见得不少,面颊还是忍不住泛红。

    “嗯,你们商议好了?”

    她看了眼房门。

    东方异单手负背,往前走了两步,摸了摸鼻子,“我听说,即墨泽阳因为受了刺激,失忆了,你要是想去看他的话,可以去找墨九。”

    姬芙蓉倏地抬头,不解的:“我为何要去看即墨泽阳?”

    东方异心里一突,“呃,我不是故意打听的,你别多想,感情这回事,呵呵……”

    他挠着头,感觉自己越说越错。

    姬芙蓉却是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

    甚至以为他看出了什么,故意想要提醒她,让她收敛自己的感情。

    姬芙蓉尴尬的:“我我知道……感情这回事……我,对不起,我以后会控制住自己的,希望你不要介意,我……”

    心里有些郁闷,她从来没有表达过什么啊?默默的喜欢也不行吗?

    姬芙蓉倏地抬起头,咬着下唇:“我以后不喜欢你了,行了吧!”

    也不知道是气东方异看穿了她,还是气自己没有骨气,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啊?”

    东方异嘴巴张的多大,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