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血腥,凶猛

    即墨泽阳眨了眨眼,视线有些模糊,喉间也有些腥甜。

    噗——

    气血翻腾,鲜血涌出嘴角。

    他微仰着头,脑袋仿佛灌了铅,噗通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

    颜花犯嘴巴微张。

    气死了?不至于吧?

    十二煞已经过去查看了,“还有呼吸,晕过去了。”

    应该是打击太大的缘故。

    颜花犯忽然有些同情即墨泽阳,也可以说是感同身受吧。

    想到苏九刚才那番坚定不移的语气,他心里也有些刺痛。

    奈何苏九喜欢,她喜欢的人,他如何能动手伤害呢?

    颜花犯又看了即墨泽阳一眼,最终摇了摇头。

    若是喜欢变成了杀戮,便是沾染了世界上最纯洁的东西。

    *

    前厅。

    欧阳家主面色严谨的坐着,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自从欧阳曹石惨死之后,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再招惹苏九。

    这次来支援即墨泽阳的六个元皇,他是把欧阳家全部家底都给拿出来了。

    左等右等没有音讯,欧阳家主不大放心的问:“即墨少爷为何还未出来?可是事情处理的不顺?”

    护卫站在一旁,淡定又恭敬的:“欧阳家主放心,一切都在计划中。”

    可惜并非他和即墨泽阳的计划。

    欧阳家主并不知晓,见即墨家的护卫如此老神在在的,他便放宽了心。

    这次夺权计划了一个多月,即墨泽阳已经暗中将即墨家的一切收入囊中。

    他主动提议过来,不过是为表忠心,以后一定以即墨家马首是瞻罢了。

    就在他端起茶杯,等着稍后对即墨泽阳阿谀奉承的时候,门口走进两道身影。

    低头喝茶,余光就这么一撇。

    啪嗒!

    手中茶杯掉落,摔得四分五裂。

    欧阳家主倏地起身,瞳孔之中带着震惊:“你们怎么会……”

    话音突然卡住,他赶紧又咽了回去。

    少年步伐轻慢的往里走,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按理说,我应该叫你的一声外公。”

    温柔的语调,对于欧阳家主来讲仿佛是一道催命符。

    他吓得后退一步,腿撞在了后面的椅子上,白着脸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九眸中笑意加深,径直的走到他身边的椅子,坐下。

    眼尾一挑,匪气十足:“外公打算就这么站着与外孙女谈话吗?”

    明明她坐着是仰视,却给人一种睥睨天下的气势。

    欧阳家主双腿一软,就这么跌坐椅子上,冷汗顺着额角欻欻的流淌下来,手也在不停地发抖。

    不是说一切都在计划中吗?

    即墨泽阳到哪里去了?

    欧阳家主僵硬的转头,想要去问旁边的护卫。

    谁知,护卫余光都没给他,迈脚就往外去了。

    六个元皇还在欧阳家主后面杵着,倒不是他们不想动弹,而是对方一进门开始,强大的威压笼罩过来,他们根本动弹不得。

    身为二阶元皇,竟然被人压制的死死地。

    这简直是恐怖!

    对方除非有元皇以上的等级,否则绝对不可能。

    然,元皇以上的等级,他们……根本就没在神武大陆遇到过!

    六个元皇双腿打颤,后脊逐渐的被压弯。

    最终扑通扑通扑通全部跪在了地上。

    接二连三的动静让欧阳家主的脸色越发苍白了,幸亏他刚才没有让人对付苏九,否则……

    欧阳家主用力攥紧发抖的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赔着笑脸,“墨九,你刚刚的话,我真的没听懂。”

    不管她知道什么,他都要抵死不认!

    决心下得挺好。

    苏九左脚搭在右膝盖上,懒散的靠在椅子上,“外公可能还不知道把?”她顿了下,像是有意挑拨他神经一般,又道:“欧阳芷仪因为得罪了轩辕家,所以双手被废了。”

    突如其来的真相。

    欧阳家主倏地扭头,眼底的怒意流泻而出:“你说什么?”

    虽然他早知道他孙女怕是出什么事了,但是到底没有真正的搞清楚原因。

    苏九身体往旁边一歪,手抵着下巴,慢吞吞地:“外公不用担心,神龙学院的丹系长老还是挺有本事的,她手肯定没事,不过……”

    她又顿住了。

    欧阳家主眼皮狂跳,却还在装:“墨九,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九眼底闪烁着光泽,“没什么,就是她的手治好之后,还是得一个月被烈火灼烧一次,周而复始,是不是很有趣?”

    说到最后一句,她突然露出一抹最灿烂的笑容。

    那一瞬间,欧阳家族头皮发麻,全身手脚冰凉。

    苏九手抵在唇角,继续笑:“对了,赫连九死了,欧阳锦的手脚被我废了,不过前段时间因为她太作死,就被赫连家主……弄死了。”

    随意的摆手,觉得挺晦气的。

    欧阳家主下意识将双脚往回收,双手抓着衣服,浑身颤抖,不敢发出声音。

    苏九微微坐直身子,面朝着他,双手托着下巴,“你觉得我为何告诉你这些呢?”

    友好的眼神,平静的语气。

    仿佛她在跟一个极其要好的朋友在聊天。

    欧阳家主却觉得毛骨悚然,微微侧目,眼神之中带着恐惧,“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九殷红的唇角忽地掀起,“要你的命。”

    笑的潋滟风华,说出口的话掉冰渣。

    也在话音落地之际,猛地伸出手,用力一扯。

    噗嗤——

    一股血柱喷出来。

    后面六个元皇被鲜血淋了一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这一刻,身上的威压陡然消失。

    他们倏地抬起头,却骇然的瞪大双眼。

    只见,少年手中拎着一颗头颅,鲜血淋淋,双目圆睁,那是死前的恐惧。

    无头尸体还坐在椅子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就连墨无溟也没想到苏九会用如此血腥的手段。

    苏九面无表情的站起来,将手里的头颅扔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圈。

    墨无溟无声走到苏九身边,掏出一个手帕,低着头,给她擦拭手指。

    一根一根,直到指尖血迹被擦拭干净。

    苏九眼底压着血色,眉眼之间的是浓浓地戾气。

    她压制不住那股冲动,恨不得将面前的无头尸体,一刀一刀剁成渣。

    墨无溟给她擦干净手指之后,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句话也没有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