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6章苏深坑上线

    姬芙蓉:“……”

    姬霓裳:“……”

    温徽僵住了。

    苏九不解的看着他:“怎么温家主,我说错了?”

    温徽眼梢抽了抽,赔着笑脸,“呵呵,墨少爷所言极是,芙蓉,你是我们温家的大小姐,当然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了。”

    姬霓裳攥住姬芙蓉的手,有些动摇了。

    这些原本就是属于芙蓉的,她亏欠这个女儿太多了。

    如果温徽真的愿意将温家的以后交给芙蓉的话,她就算再恨这个男人,她也会回去的。

    姬芙蓉不屑于温家,冷声回了句:“我不稀罕!”

    “墨少爷,您快帮我说句话,我真心实意的!”温徽将求救的目光递给了苏九,因为他觉得男人的小心思都是一样的,至少从苏九之前的话来看,他是站在男人这边的。

    果然,少年又开了口:“芙蓉,你也不要一点机会都不给,温家主到底是你的亲爹!”他顿了顿,又看向温徽,挺认真的:“温家主,我一向是把芙蓉当成亲姐姐对待的,要不这样吧,她们娘俩暂时住在我这里。改明儿个,你安排个场合,我再亲自把芙蓉和姬伯母给您送回去!”

    听听这话说的,贴心的跟小棉袄似的。

    墨无溟和颜花犯纷纷同情的看了温徽一眼。

    招惹谁不好,你招惹个小阎王。

    温徽内心陷入了纠结于挣扎,认回姬芙蓉和姬霓裳,家里那头肯定会着火。

    可是只有认回她们俩,温家才能跟墨九攀上关系。

    左思右想,他一咬牙:“好好好,墨少爷安排的及是,我现在就回去准备,到时候墨少爷一定要亲自到场,给温某一个道谢的机会啊!”

    苏九一脸人畜无害的拱拱手:“那是,温家主,慢走。”

    温徽早已忘了最初的来意,被苏九忽悠着就走了。

    等到他离开之后,姬芙蓉忍不住了:“九爷,我真的不稀罕……”

    苏九直接转身,往大门里面走。

    一行人跟在她身后,往里走。

    姬霓裳朝着东方异点了点头,“谢谢你啊。”

    东方异微微颔首,十分礼貌。

    姬芙蓉咬着下唇,扶过母亲,低沉道了句谢谢。

    不等东方异出声,她扶着母亲已经快步走开了。

    姬霓裳诧异的看了女儿一眼,瞥见她微红的眼眶,不由回头看了看东方异。

    东方异沉默的跟在她们身后,回想刚才大门口发生的事情,这才恍然明白。

    原来姬芙蓉身上发什么这么多事情……

    *

    院子,凉亭下。

    墨无溟拎着茶壶,倒了两杯茶,一杯推给了年纪最大的姬霓裳。

    姬霓裳有些局促的:“谢谢。”

    墨无溟没吱声,端起另一杯茶,轻抿了一口,微微抬眼,看向走廊另一边的身影。

    真吝啬!

    颜花犯瞥了他一眼,看向走廊的方向:“九弟在说什么呢?”

    “……”

    墨无溟没搭理他,沉默的把一杯茶喝完,又续了一杯。

    咕嘟。

    颜花犯摸了摸鼻子,又敲了敲桌面,“喝的什么茶?给我来一杯呗?”

    “……”

    墨无溟长睫低垂,清冷孤傲的坐在那,仿佛跟他不在一个世界一样。

    把他无视的彻底。

    颜花犯瞪了他一眼,转身去房间里,拎了一壶冷茶,还给东方异倒了一杯,仿佛在说“你看我多大方!”

    东方异:“……”我不渴!

    姬霓裳微微侧目,偷偷看了东方异一眼:“呃,你叫?”

    东方异忙颔首:“我叫东方异。”

    姬霓裳点点头,小心翼翼的:“你跟芙蓉是同学吗?她在学院怎么样?”

    “我们不是一个班的,她成绩很好。”

    东方异也不知道姬芙蓉有没有提过自己在学院的事情,自然不敢多说。

    姬霓裳望着他,又看向姬芙蓉的背影,喃喃的开口:“她是个很努力的孩子,出生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都怪我命不好,希望你不要瞧不起她。”

    语调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澜,却满是沧桑。

    东方异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女子柳眉紧蹙,似乎在抗拒什么,转瞬又点了点头。

    “我记得她以前皮肤……”

    问了一半,又顿住了。

    姬霓裳叹了口气,放下了茶杯,“不论以前如何,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东方异薄唇紧抿,手托着下巴,看的有些走神。

    这样一个坚强而又隐忍的女子,为何会瞎了眼看上即墨泽阳那个玩意?

    太可惜了……

    呃,可惜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东方异吓得一拘灵,坐直身子,拍了拍脸。

    就在这时,苏九带着姬芙蓉走了回来,“好了,我们可以去赴宴了。”扭头,看向东方异:“你怎么还没回学院?”

    东方异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不自在的:“回,我现在就要回去了。那什么,你们小心点啊。”

    苏九奇怪的看了看了他一眼,“做什么亏心事了?”

    “哈哈,怎么可能!”

    东方异尬笑两声,转身就走了。

    姬芙蓉还不知道东方异即将要替苏九做事,见他要走,下意识地喊出声:“东方同学……”

    东方异回眸看她,轻咳了一声,“怎么了?”

    “啊?”姬芙蓉张了张嘴,有些尴尬的:“谢谢你。”

    “呃……”东方异摆了摆手,“没事没事,那我先走了,”

    这下没敢再停留,拿出坐骑,直接飞走了。

    短暂的小异样,无人察觉。

    墨无溟起身,将一杯晾凉的茶水,送到苏九唇边。

    苏九咬住杯沿,仰头一口饮下,“好喝,还有吗?”

    就她这样的喝法,能尝到味道就见鬼了。

    墨无溟也没有拆穿她,淡淡的:“等会看戏的时候,再继续喝,可好?”

    苏九眼底露出奸诈的笑容。

    “走!”

    小手一挥,看戏去喽。

    *

    即墨泽阳站在墙边,与即墨家门口的护卫,低语的许久,才放心的摆摆手。

    他一回头,正准备去前厅,迎面就遇到了即墨轩。

    即墨轩背着手,眯着眼睛,阴腔怪调的:“啧啧,身为即墨家的暂时继承人,今天是爷爷的八十大寿,虽然没有大办,你也不应该如此懈怠,在这作甚呢?”

    即墨泽阳不想理他,转身就走。

    “站住!”

    即墨轩快走一步,拦住他。

    即墨泽阳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