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我哪里惹你了?

    “没错,反正我以后跟定了墨老大了,就算是厉老大说不,也不行啊!”

    “去,兔崽子,少拿我说事!”

    “哈哈哈……”

    阵阵的笑声。

    姬芙蓉松了一口气,跟厉旻苍又交代了一些事情,才离开拍卖场。

    角斗场。

    颜花犯与苏九并肩而站,全程都在嘘寒问暖。

    东方异看的眼睛都累了,忍不住道:“你们俩认识很久了?”

    苏九手抵着下巴,“不久。”

    颜花犯立刻接过话茬,“比你久太多了,你没戏。”

    东方异:“……”

    这要不是天底下还有女人这个性别,他都快以为喜欢男人才是正常的了!

    东方异槽多无口,想起拍卖场的姬芙蓉,岔开了话题:“姬芙蓉退学之后,就一直跟着你做事了?”

    苏九懒懒地“嗯”了一声。

    东方异转身,背靠着护栏,双手搭在上面,“姬芙蓉她修为好像挺好的,的确是个好帮手,你眼光不错。”

    苏九,“你不是跟她不熟吗?”

    东方异:“确实不熟,都没说过话。”

    苏九:“哦?”

    似乎是听出苏九语气里的调侃,东方异侧目望去:“别多想,就是经常在四年级看见她被人刁难,不过她挺坚强的,每次都能化解,是个聪明的小女人。唉……可惜了,眼神不好,喜欢即墨泽阳。”

    苏九:“你哪只眼睛看见她喜欢即墨泽阳了?”

    东方异:“这还用得着看啊?以前那群女学生天天扒着我们班外的窗户看,叽叽喳喳的,我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他被人刁难,不也是因为即墨泽阳吗?唉,女人的心,我真搞不懂。为了一个,值得吗?”

    苏九扭头,定定的看着他:“我现在确定,这个狗男人真不值得。”

    东方异啧了一声,翻白眼:“看我干嘛,我说即墨泽阳!”

    “……”苏九有些无言:“我也是。”

    颜花犯在旁边插不进去话,听见即墨泽阳,他才开口:“即墨泽阳,你们是说取代墨无溟继承即墨家的那个人吗?”

    苏九抿唇,不鸟他。

    还是东方异大发善心应了句:“不错,正是他。”

    颜花犯嘁了一声,挺不稀罕东方异回答的,但也回了句:“能抢走墨无溟的东西,这人有两把刷子。”

    东方异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你跟即墨无溟也认识?”

    颜花犯“蛤”了一声,扭头不吱声了。

    他人生之中黑暗的开始,就是墨无溟这个王八蛋!

    就这么闲聊了一会,已是深夜。

    姬芙蓉一直都是回四九城宅子里住的,因为她不放心她娘一个人。

    她出来的时候,苏九跟东方异在门外等着,颜花犯也在。

    苏九抄着双手,微抬下巴,示意她跟上。

    姬芙蓉快走几步,来到她身边,惊讶道:“九爷,你们怎么还没回去?”

    不等苏九回应,东方异淡笑着接过话茬:“我们在等你啊。”

    “呃……哦哦。”

    姬芙蓉局促的移开视线,夜色掩盖住了她泛红的脸颊。

    东方异本就不是高冷的人,加之与姬芙蓉是同学,便侃侃而谈起来。

    姬芙蓉紧张的捏着袖口,回答都是嗯嗯,哦哦,这些代替。

    说道最后,东方异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很烦人了。

    颜花犯也想跟苏九搭话,只是每当他开口,苏九就加快了步伐。

    “……”

    生无可恋。

    四人回到住处。

    东方异站在门槛,望着对面的紧闭的大门,面露兴奋:“我去,真的在即墨家对面啊!”

    姬芙蓉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快速收回视线,磕磕绊绊的:“对,对对啊,上次乔迁宴的时候,可……可热闹了。”

    东方异叹了口气,“唉,上次墨九没有邀请我,我这不是才错过了吗!”

    姬芙蓉咬着唇,眸光闪了闪。

    庆幸他那天没来,否则她真会自卑的抬不起头。

    她深吸一口气,微笑着:“我带你去客房吧?”

    两人往里面走去。

    苏九进门之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颜花犯本来还想跟着,但是接收到一个警告的眼神。

    以他的经验来看,苏九的警告一般不听劝的都会成真。

    他的目标是滴水穿石,耗死墨无溟那个王八蛋!

    不急于一时。

    说服自己,他就回之前住过的房间了。

    姬芙蓉把东方异带去房间之后,就回了住处。

    姬霓裳坐在桌边,布满细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惆怅。

    听见了开门的动静,忙起身,“芙蓉,你回来了。”

    姬芙蓉进门就嗅到一股呛鼻的香味,她沉下脸,走到她跟前,摁住她双肩:“你又见他了?你为何不听劝!”

    姬霓裳低下头,眼泪掉了下来,“我就想问问他,有没有后悔过……”

    姬芙蓉闭了闭眼,压下情绪:“你所有的苦难都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造成的,你为何……”她深吸了一口气,抚着她的后背,“娘,你相信我,他现在见你绝对是不怀好意的,他会害死你的。”

    姬霓裳趴在她怀里,无助的哭泣,“呜呜……我想不通,我到底哪里对他不好,他要这么对我?我以为是我没有替他生下儿子,可是王嫚也只生了一个女儿啊。他明明答应了娶我,为何转身又另娶他人……呜呜……我这辈子都放不下……我恨,我好恨啊……”

    姬芙蓉没有说话,只是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抚着她,直到她睡着。

    她抬起泛红的眼睛,满腔怒意,无处发泄。

    “总有一天我会让温徽,血债血偿的!”

    *

    翌日,天色渐亮。

    苏九是被外面的声音吵醒的。

    院子里。

    颜花犯东跑西窜,手拎着东方异当挡箭牌。

    墨无溟冷着脸,手持紫阳剑,轻轻挥动,在空中划出两道痕迹。

    咻的一声,两道技能从两边东方异身体两侧,往后面的颜花犯攻击而去,

    颜花犯拽住的东方异,左踢右挡。

    技能像是能识别东方异似的,立刻就消散了。

    也正因为如此,东方异才被颜花犯抓在手里。

    一招再次散去。

    颜花犯抓狂,“墨无溟!你够了啊!我哪里惹你了?上来就打?”

    东方异呆滞:“……我也没惹你啊!”

    颜花犯没理他,藏在他身后,露出一个脑袋,盯着对面的男人。

    墨无溟也不说话,长剑一甩,再次一个华丽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