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 你这个师父真可怜啊

    苏九从容不淡定的反问:“认真被门挤?”

    麟霄深吸一口气,大声道:“我是认真的想跟你在一起!我喜欢你!”

    极其坚定的语气。

    拍卖场不算大,但是也不小,空旷的地方,就他这么一嗓子,还带回音呢。

    “……”

    一众兄弟目瞪口呆。

    四九城关于墨九的传闻不少,尤其是这两天盛传的即墨家两位孙少爷因爱反目成仇,而赫连家小姐成为他们之间的牺牲品,以及赫连家少爷爱慕墨九的一系列消息。

    拍卖场这些兄弟们只当是笑话来听听!

    眼下突然来个男人现场表白,这简直是来挑拨他们的神经啊!

    全场,除了两个当事人之外,就只有姬芙蓉和东方异最淡定了。

    两人早知苏九跟墨无溟的事情,看见麟霄表白仅仅是惊讶了一下。

    东方异侧身而立,有些好笑的道:“这位兄台可能迟了点,墨同学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麟霄是奔着苏九来的,并没有理会东方异。

    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不都是那么回事吗?

    只要在身体上有了牵扯,就算没有爱也会有欲望。

    他再次认真的道:“墨九,我不在乎你喜欢别的男人,我只要成为你的枕边人。”

    卧槽!

    我不在乎你喜欢别的男人?

    所以……墨老大真的喜欢男人?

    以厉旻苍为首的一众兄弟们,脸部神经像是坏死掉了一样,僵硬的要命。

    “……”

    拍卖场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

    麟霄目光直视,坦坦荡荡的,甚至带着几分真诚。

    苏九微微歪头,手搭在台边,具有穿透力的视线好像能看透人心一般,直射入他的眼中,分析着其中隐藏着什么阴谋。

    她是自恋,但还没有自恋到一个见面没几次的男人,就对“他”爱到献身的地步。

    所以,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突然发疯过来表白?

    苏九长睫低垂,眸光转深,染上了冰冷的寒意。

    声音却礼貌又温和:“我是男人,你也喜欢我吗?”

    麟霄袖口下的手攥成拳,额角的青筋不自觉的绷起来,又被他压了下去:“我不介意。”

    苏九瞥见他攥拳的动作,眼神更加冰冷,布满了浓浓地杀意。

    上辈子靠着这种方式接近她的人,无一例外,全死了。

    少年缓缓地抬起头,轻笑着,往前走:“你既然这么有诚意的话……”

    歘歘!

    寒风呼哨的声音。

    一道强悍的招式,直奔着麟霄后颈而去!

    苏九看清来人,抬起的脚,又收了回去,目光浅淡的看着他们。

    麟霄好歹是个元皇,当即转身接招。

    砰!砰!

    两道撞击声,两道身影速度都是极快。

    麟霄转身便看清了来人,先是一愣,而后喝道:“你是什么人?为何偷袭我?”

    颜花犯的脸都黑成锅底了,本来他听见手下的人告诉他苏九来这里了,兴冲冲的赶过来,结果一来就听见有人跟苏九表白。

    什么我喜欢你,什么枕边人!

    他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他心想,以苏九这小女人的性格,对方一定会碰一鼻子灰!

    就这么沉住气等了一会。

    他娘的,一鼻子灰没等到,苏九这小女人居然有答应的趋势?

    这他哪里还能沉得住气啊!

    颜花犯越想越气,抽出长剑,往前一指:“本少是你爷爷!你这个阴险狡诈的无耻之徒!敢插队!”

    一口气骂完,都不带停顿的,挑起招式,直接去干架。

    麟霄还有些茫然,但对方招式又快又猛,也容不得他多想。

    两人就这么在拍卖场打起来了。

    众人:“……”

    所以……这又什么情况?

    姬芙蓉使劲眨了眨眼,颜花犯他当然认识了,只是……

    她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而后慌张的来到苏九身侧:“九爷……这样好吗?”

    苏九闭了闭眼,压下了眼底浮起的血色,声音低哑的:“有瓜子吗?”

    “呃……”姬芙蓉欲言又止,而后朝着旁边发愣的兄弟使了使眼色。

    少倾,端过来几盘瓜子,放在苏九手边的台上。

    苏九抓了一把瓜子,咔嚓咔嚓,嗑起来。

    众人:“……”

    您这心可真大!

    片刻后。

    咔嚓、咔嚓、咔嚓。

    一将:“唔,真香!越嗑越香啊!”

    二将:“这种也不错,加的大红枣在里面炒的,又香又甜的。”

    三将:“我尝尝,唔……还不错,姬管事,咱这种瓜子估计还有点少啊。”

    姬芙蓉:“那明天再买两袋回来吧。”

    厉旻苍:“姬小姐,喝点茶吧。”

    姬芙蓉:“谢谢,我不渴……”

    “谢谢啊!大兄弟!”

    东方异一把接过茶杯,咕嘟咕嘟喝完茶水,指着前方:“刚刚那招太快了,不过后面来的男的出招怪凶猛的,来了,反杀!我去,差一点啊!看来跟墨九表白的那男的也不是好惹的!”

    众兄弟们看不清元皇对招,听东方异的解说听得津津有味的。

    厉旻苍瞪了东方异一眼,但是也没有扫大家的兴。

    颜花犯和麟霄打着打着,就发现不对劲了。

    但是俩人都不停手,就这么打打打。

    直到白濯出现。

    他倒是没有阻止,反而好奇的走到了苏九跟前,抓了一把瓜子,凑热闹:“看什么热闹呢?”

    苏九冷了他一眼,没搭理他。

    不信他认不出来那是他徒弟?

    白濯当然认识了,但是为了这个继承人,他也挺能豁得出去的。

    憋了半天,咂嘴:“唉,我这徒弟脑袋有点不好。他从小就喜欢男人,你甭搭理他!”

    苏九不语,侧目看向了他。

    见状,白濯立刻压着声,“我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但我对你绝无恶意。非但如此,我还很欣赏你的才能。”他忽地低头,叹了一口气:“我这徒弟哪都好,但是不成器啊。我这家财万贯不能在他手里砸了啊!你说是不是?”

    两人已经从之前并肩而立,变成了面对面。

    苏九红唇轻佻,微微一笑:“你这个师父,真可怜啊。”

    语气很温和。

    白濯心底一喜,这丫头没有拒绝,说明还是有戏的啊。

    就在他打算再接再厉的时候——

    “师父。”

    徒弟温和的声音,就这么在他耳边炸响了。

    白濯后脊一凉,仿佛明白了这丫头为啥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