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最好是搞出一点事

    东方异挺受宠若惊的:“角斗场?我去。”

    墨无溟动作微顿,却也没多说什么。

    拍卖场发出的消息他是知道的,唯一能想到的,恐怕就是这个小女人心里有打了什么主意。

    否则,也不会突然问东方异去不去。

    一顿饭还没吃完,赫连聿出现了。

    依然是多了一碗饭,递到了苏九手边。

    这几乎成了他的习惯。

    苏九也一如既往的不吃。

    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却平缓了很多。

    赫连聿一边吃饭,一边老生常谈的问她流言的问题。

    这两天他也被流言祸害的不轻。

    最戳他脊梁骨的就是他身为赫连九的亲哥,在赫连九被人欺骗的时候,他却跟罪魁祸首墨九相处甚欢,实在是冷血。

    得亏他赫连少爷的身份,要不然那些人都恨不得打到身上了。

    这大概就是犯了众怒的后果吧。

    也因此,他这两天也没少凑到苏九面前,想要说服她公开身份。

    毕竟她才是赫连家真正的血脉,没道理顶着莫须有的罪名。

    然而,无论他怎么劝说,苏九都是一句话:“我姓苏,我是苏圣的女儿。”

    这次他倒是学聪明了,没有问的那么直接,而是拐弯抹角的:“以即墨家目前的形势来看,我觉得你要是愿意的话,绝对能帮即墨无溟扳回一城!”

    墨无溟筷子一顿,缓缓地抬起眼:“要点脸。”

    赫连聿的脸皮现在都贼厚了,压根就没当成一回事,继续道:“你想想,且不说即墨家如何反应,这四九城的流言风波,什么都能一清二楚了,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啊。”

    苏九眉眼低垂着,并没有接话茬。

    她承认,他们给予的亲情,令她特别触动,但这不代表她要因此改变什么。

    一切的变化对她而言,似乎都在踏上那个毁灭的未来。

    她不想靠着他们得到那些随时会烟消云散的亲情,也不想未来因为任何事情再手刃至亲。

    她可以承受一次失去,但绝对无法承受第二次。

    苏九木着脸,将酒喝完,淡淡的:“听说轩辕亦然来学院上课了,我去一趟丹系。”

    墨无溟握住她的手背,侧目看着她,眸光里透出的是担忧。

    她的情绪变化,每一点他都看在眼里。

    苏九心头一暖,朝着他脸颊啵了一口,“有你,我就很好。”

    声音很轻。

    墨无溟的小心脏却被击中了,指腹摩挲她的手背,“我陪你?”

    “别!”

    苏九反应极快的抽回手,一溜烟的就拍了。

    墨无溟抿了抿唇,目送她离开。

    赫连聿叹了口气,失落的低下头,“看来,是我逼的太急了。”

    东方异听得云里雾里的,“你逼她什么了?”

    赫连聿没吱声,猛地扒了两口饭。

    墨无溟瞥了他一眼,总算是给了好友一个的提醒:“人们有时会本能的拒绝靠近所喜欢的东西,并非因为不喜欢,而是恐惧。”

    赫连聿倏地抬眸:“恐惧?”

    墨无溟点到为止,没有再多说什么。

    赫连聿咬着筷子,脑袋里像是有一张网,把他的脑子都给缠住了。

    为何会恐惧?

    任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也是,他从小算是被宠着长大的,当然想不通一个被逼的杀兄弑父弑母的冷血杀手,到底是怎样恐惧的心态了。

    赫连聿这顿饭,怕是注定消化不良了。

    *

    丹系。

    轩辕亦然是来上课了,但是情绪不佳,无精打采的正趴在座位上。

    要是以前,流言闹得这么大,她都找到五班去了。

    这次不知为何,就跟丢了魂一样。

    苏九靠在门边,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她都没发现。

    还是去吃饭回来的同学惊呼出声,轩辕亦然才回过神的。

    “墨九!”

    她倏地起身,尽管声音充满了精神,但是疲倦是从眼里透出来的。

    苏九压下惊讶,走了进去:“心情不好?”

    轩辕亦然低着头,眼泪就跟掉了线的珍珠,哗啦啦的掉下来,然后扑到苏九怀里,哭了起来。

    这唱的哪门子戏?

    苏九压着费解,无声拍她后背。

    班里的人渐渐就多了,大家伙看他们俩人的眼神就变了,仿佛在说“轩辕亦然跟墨九居然也有一腿!”

    苏九:“……”

    哥只是一个传说。

    轩辕亦然哭了很久,压抑的情绪总算是宣泄完了,一双眼睛肿的跟桃子似的。

    “我没事了……”

    苏九抬起手,拭去她眼角的泪花,有些不悦:“谁又欺负你了?”

    轩辕亦然瘪着嘴,又有些控制不住了,仰着头,抬手扇风,“唔……我没事,你一问,我有想哭了呜呜……”

    苏九:“……我的错。”

    轩辕亦然吸了吸鼻子,缓了缓情绪,才道:“银严……银严他回妖界了……呜呜,他不要我了……”

    就这?

    苏九一脸黑线。

    他们才认识多久?都开始演生离死别了!

    轩辕亦然咬着下唇,瘪的鼻子都快冒泡了,看见苏九那个眼神,当场又表演了一场哭戏。

    苏九:“……”

    我还是闭嘴吧。

    轩辕亦然再次缓过情绪之后,就是破口大骂了。

    苏九结结实实的看了一场大型的分手回踩大戏。

    她拍着她肩膀,安抚:“诋毁前任是对死者不敬。”

    轩辕亦然刚刚骂的还挺起劲的,一听见这话,突然就不吱声了。

    我就是生气,但是也没想诅咒银严死啊。

    而且……

    轩辕亦然别扭的抠着手指,红着眼睛:“你说,我去妖界找他好不好?”

    苏九斜着眼梢,“你刚不是还说他负心汉?”

    轩辕亦然低下头,“我刚刚仔细想了一下,也许他,有什么苦衷。”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桌边。

    这句话她还挺赞同的,银严或许不善言辞,但他绝对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

    “过段时间,我们一起去。”

    轩辕亦然是个行动派,她吸着鼻子,“不行,说不定他在等我呢,你还有大事要忙,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苏九看着她坚定的模样,也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多月了,欧阳芷仪那边?”

    轩辕亦然恢复了战斗力,掐着腰:“当然没有放过她,准时去敲断她的手!”

    苏九满意的点点头。

    “不过最近欧阳家好像有异动,我听我姐说,即墨泽阳跟欧阳家主走的挺近的。不知道想什么阴谋诡计呢。”

    苏九眉梢轻挑,笑的邪气:“他们最好是搞出一点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