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癞蛤蟆想吃九哥肉

    天色已黑。

    祁绍他们已经回来了,还带了酒和肉。

    苏九左右看了看,“岳霁华他们呢?”

    祁绍扭着脖子,伸着懒腰,“他们仨训练周制周胜挺带劲的,吃完饭就提溜着他们去了后山。”

    苏九挑了挑眉,掏出了几瓶补气丹出来,“你们一人一瓶。”

    谢忱伸手接了过来,“我去吧。”

    苏九玩味的看了他一眼。

    谢忱掩唇轻咳,解释道:“太晚了,不安全。”

    祁绍不买账,伸手抢过来,“老子又不是女人,何况我还有凶兽护体,瞎操什么心?”

    他说完,转身就走。

    谢忱顿了两秒,不顾苏九调侃的眼神,跟了出去。

    苏九望着他们的背影,眸中敛着笑,轻抿了一口酒。

    酒水入喉,三分辛辣,五分甘甜。

    苏九挑着舌尖,轻舔唇角:“有他们的感觉,还挺不错的。”

    声音很轻,风一吹就散开了。

    *

    旭日东升。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神龙学院。

    五班外面挤满了人,比昨天更多。

    不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消失了一个多月的即墨无溟,他来上课了!

    这消息比昨天苏九回来还要令人兴奋!

    苏九一进门,就看见笔直坐在位置上的男人,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那张完美无瑕的脸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辉。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对方抬眼看了过来。

    墨无溟薄唇不经意间往上挑起,“九儿。”

    冷酷的嗓音,带着独特的味道。

    “墨墨~”

    少年红唇轻佻,笑容明艳,与之对视。

    祁绍:“……”

    谢忱:“……”

    你们俩不过一夜未见!

    真的没必要!

    他们俩知道,其他人不知道啊。

    那羡慕嫉妒恨的眼神,简直了。

    要说这男女学生内心都挺矛盾的。

    从性别上来看,这跟男学生没多大关系,反正他们又不喜欢男的!

    偏偏这男的长的比他们学院的女学生都漂亮,让他们心生凄然。

    再说女学生吧,各个家世背景,怎么着也比身份不明的墨九强吧?

    结果偏偏就输给了这个墨九!

    这也就算了。

    保不齐即墨无溟一开始就喜欢男人。

    她们输给性别,她们也就认了。

    可偏偏她们脸相貌也比不上人家!

    想想就很郁闷。

    众人百味杂陈的看着。

    两个当事人就跟没事人一样,坐在一起。

    趴在窗户上看的别班学生,忍不住嘀咕起来。

    “即墨泽阳也好久没来学院了,看来即墨家真的要把即墨家族交给即墨泽阳了。”

    “唉,这不是铁板钉钉的的事吗?即墨无溟选择墨九的时候,就出局了。”

    “是啊,以这个态势来看,要不了多久,即墨泽阳就要接任家主之位了。”

    “要我说你们就是笨,这墨九身份暂且不提,他能在即墨家对面搞到一套宅子,身份地位能低?我看即墨无溟才是最大的权谋家,财色双收!”

    众人赞同的点头。

    说来说去,只有这么一个说法最能说通即墨无溟的选择。

    任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即墨家的一切早已沦为即墨无溟囊中之物。

    即墨无溟来上课的消息传开之后,当日下午,即墨泽阳就来了。

    墨无溟一点都不意外。

    回四九城那天,即墨家只怕就在找了他。

    只是他们能不能找得到,得看他愿不愿意。

    即墨泽阳进五班的之后,径直的往后坐走去。

    站在墨无溟身边之后,视线却不可抑制的瞥向里面的少年。

    少年脸朝窗户,闭着眼睛,正在睡觉。

    尽管只是一个后脑勺,即墨泽阳心里也升起了波动。

    一个月多未见,他的感情非但没有被冲淡,反而让他更加认定了。

    如果事情真跟他猜测的一样,那他一定会不惜一切手段,把她留在他身边。

    墨无溟侧身,手抵在下颚,宽大的袖口,将里面的人儿挡住了。

    “有事?”

    声音淬冰的同时,一股威压也跟着扫出去。

    即墨泽阳肩膀一沉,不得不收回视线。

    苏九察觉到细微的波动之后,打着哈欠换了一边脸趴着。

    她半眯着眼睛,跨住墨无溟的胳膊,“嗯……有点饿了。”

    褪去了清冷的声音,带着依赖及撒娇。

    墨无溟敛起威严,动作熟练的抚了抚她的头发,安抚:“今晚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嗯……”

    苏九闭着眼睛,脑袋在桌上点了点。

    又往前拱了拱,把脸贴在他胳膊上,慵懒的犹如一只波斯猫。

    即墨泽阳抚着旁边的桌角,望着他们俩的互动,嘴里都快要冒出酸水了,嫉恨啃食他的五脏六腑。

    他攥着拳头,脸上的表情变得阴沉,咬着后槽牙:“三日后是爷爷的八十大寿,就算你现在不是即墨家的继承人,也是即墨家的子孙,我想你应该不会不来吧?”

    墨无溟眼底结着冰,恨不得那双胡乱觊觎他家九儿的眼珠子给抠出来。

    强忍着那股冲动,淡淡的回了句:“自然不会。”

    即墨泽阳冷哼一声,看向苏九:“你们俩现在既然在一起了,爷爷让你把他带回家。”

    去即墨家?

    看戏啊!

    苏九闭着眼的眼睛,忽然就睁开了,像是猫儿嗅到了小咸鱼,闪着光。

    “好,我一定去。”

    “……”

    墨无溟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她的眉心。

    如此亲昵的动作,对于即墨泽阳来讲,真是无比的刺眼。

    想起三日后的事情,他深吸两口气,稳了稳情绪:“祝你们百年好合!”

    墨无溟缓缓地抬眸,冷静持重的,“我祝你,成功继承即墨家家主之位。”

    祝福的言语,带刺的寒意,看谁受不了。

    显然即墨泽阳又被踩到了尾巴,差点没忍住骂出声,“希望你们如期到场!告辞!”

    他一甩袖,气冲冲的离开了。

    祁绍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他杵了杵谢忱胳膊,“你有没有觉得,即墨泽阳一进来就盯着九哥看?”

    谢忱回头看了苏九一眼,揉了揉鼻尖:“你别多管闲事。”

    岳霁华回过头,侧身而坐:“咦,祁绍这么一说,我也感觉有点奇怪啊。”

    傅榆:“是特别奇怪!”

    李白:“加我一个。”

    觉得奇怪的又岂止是他们。

    啪!

    曲皓一拍桌子,像是发现了新大陆:“卧槽!他不会癞蛤蟆想吃九哥肉吧?”

    靠——?

    五班学生震惊脸。

    苏九怔了怔。

    她瞥了墨无溟一眼,眼底掠过坏笑,手抵着下巴,坐直:“嘶,你们要这么说,就我这张脸,好像也没什么不可能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