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都是死路一条

    他一把按住欧阳蕴双肩,满眼紧张的抚着她的脖子,“没……没事吧?”

    欧阳蕴抓住他的手,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异样。

    她看了看镶进墙里的欧阳锦,又看向旁边的苏九,低下头:“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

    苏九瞥了她一眼:“人是我踹的。”

    语毕,她抬起脚,朝着镶进墙里的欧阳锦,又是狠狠一脚。

    墙壁一阵松散。

    欧阳锦喷了一口血,竟然被一脚又踹了下来。

    苏九弯下腰,拎住的她领口,唇角染笑:“你还挺有骨气的哦。”

    轻慢的嗓音,别提有多温柔了。

    然而,她这张脸对于欧阳锦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醒不来的噩梦!

    她的手脚经脉都是她废掉的!

    欧阳锦惊恐地瞪大双眼:“……你,你想干什么?”

    苏九慵懒地挑起一边眉毛,声音婉转:“想来你刚才也是诓骗赫连夫人的,那么你活着的就没有意义了。”

    一抹煞气从眼底流泻而出。

    苏九拎起她的领口,再次朝着墙壁,狠狠地砸了上去。

    嘭——

    欧阳锦脑袋撞在墙上,耳边震得嗡嗡作响,鲜血跟着从她嘴巴和鼻孔流淌出来。

    苏九将她按在墙上,嘴角敛着笑,“算算账吧,从你让赫连九取代我,追杀我,连体禁和护身禁,一笔一笔的。我这个人很公平,把你脑袋砸稀烂,应该还的清了吧?”

    温柔到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

    欧阳锦失焦的眼神逐渐的聚拢,瞳孔微缩:“不……不,这一切都是欧阳博的阴谋,是他想得到赫连家……跟我无关……跟我无关……我是被逼的……不要杀我……不要杀……”

    死到临头还在狡辩!

    苏九眸光骤然冰冷:“看来,你是真的打算跟我算账了。”

    嘭——

    掐住她的脖子,再次将她撞在墙壁上。

    欧阳锦翻着白眼,仰着头,鲜血不停地从嘴里冒出来,“我……我说……我说,我……我只知道他叫他叫……霸业……独孤霸业……护身符是他教我的……连体禁也是他教我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苏九侧目,疑惑的眼神看向赫连歌。

    赫连歌和欧阳蕴脸上皆是一片茫然。

    赫连歌:“姓独孤的神武大陆也没有听说过。”

    欧阳蕴:“我也不曾听说过。”

    苏九无声收紧手指,视线落在欧阳锦的脸上。

    欧阳锦轻笑了一声,眼底带着鄙夷,“呵呵呵……谁说独孤霸业是神武大陆的人……你们眼界太低了……咳咳咳……”

    她笑着,血水从嘴角流淌出来,就连眼睛也充血了

    要说欧阳锦此刻生不如死,利落的选择死亡,她起码还好受点。

    但她觉得只要自己活着,就有希望让独孤霸业将她的伤势治好。

    欧阳锦已经完全被自己洗脑了,她也不想想她一个叛徒,还有什么利用价值。

    苏九信守承诺的收回手:“你我之间的账,就此一笔勾销。”

    欧阳锦顺着墙,靠坐在地上,狼狈的只有喘息的力气。

    祁绍和谢忱还在为苏九前面的话感到震惊,又听见她如此轻易地放过对方,两人纷纷对视了一眼。

    直觉告诉他们,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

    欧阳锦还没有得以喘息,赫连歌冷着脸,上前一步,再次掐住了她的脖子,提了起来,“那就再算一算,你跟我赫连歌的账。”

    欧阳锦先是一怔,而后慌张的:“你们说过放过我的……你们不守信用……你们……唔……不要杀我……唔……”

    赫连歌眯起眼睛,如法炮制的将她的脑袋往墙上砸。

    砰!砰!砰!

    撞了三下,鲜血已经沾满了墙壁。

    赫连歌憋了半天,愤怒到了极点。

    苏九冷漠地转身,往外面走去。

    欧阳锦无论有没有用处,今日都是死路一条。

    祁绍和谢忱看了一眼赫连歌,又看了看欧阳蕴,最后视线落在了走出来的苏九身上。

    遗传这种东西还真是有点可信度的。

    不论是欧阳蕴先前的发狂,还是赫连歌毫不手软的手段。

    苏九像是他们俩的结合体,是他们俩人各自的极端反差。

    赫连歌将欧阳锦的尸体丢在地上,转身搂着欧阳蕴往外走去。

    如此血腥残暴的手段,受到冲击最深的是两个护卫。

    关于苏九的身份,赫连家的护卫就算不是全知道,亲信的这些个,心里却是门清的。

    两人擦了擦冷汗,颤抖着进去收尸。

    欧阳锦整个脑袋变型,墙上地上都是血。

    死得惨不忍睹!

    赫连歌的情绪已经缓和了过来,转身的时候方才发现苏九走了。

    他叹了口气,失落的同时,还有些后怕:“若不是九…苏九救了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受伤了?要是连你都受伤了,我就……”

    他红着眼睛,说不下去了。

    欧阳蕴知道他心里发苦,握住他的手,“我是一时冲昏了头,对了,我敢肯定,他们不仅是为了赫连家,而是为了神龙血脉。连体禁与护身禁同时使用,如果不是欧阳锦蠢,那就是她被人骗了,所以才会被苏大哥钻了空子!”

    赫连歌眼神一沉,“你认为护身禁的存在是为了掩饰神龙血脉的身份?”

    欧阳蕴重重的点头:“他们只是弄巧成拙了,从始至终都是为了神龙血脉。”

    “神龙血脉……”

    赫连歌咀嚼着这句话,双眉竖起,眼底浮起浅碎的暗光。

    “最近好像有人打听三大家族的事情,不知道是否与这些有关系。”

    欧阳蕴叹了一口气,“这些只是我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或许是我想多了呢。”

    赫连歌没吱声,却把这些事情记在了心里。

    两人对话的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

    苏九单手负背而立,将两人的话都听了进去。

    赫连歌和欧阳蕴都她走了,两人一出地牢,就看见外面的背影,顿时眼睛一亮:“九……苏九?你没走吧?”

    苏九微微侧目,冷冷地:“到饭点了。”

    夫妇俩先是一愣,而欣喜若狂的:“好好好,我,我现在就去让人准备!”

    欧阳蕴攥着袖口,转身就走了,

    赫连歌喜笑颜开的:“走走走,我带你们去偏厅坐会。”

    苏九没说话,只是沉默的跟着。

    祁绍和谢忱全程尽职的当个哑巴。

    一直等到了偏厅,赫连歌激动地去给他们准备上好的茶。

    祁绍直接破功了:“我滴孩来,九哥,你居然是赫连歌的亲生女儿!我丢啊!”

    他抱着脑袋,风中凌乱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