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磕头认错

    一将冷笑了一声:“呵!是有点气势,但是跟我们比,你还差得远了!”

    二将和三将同样没把她放在眼里。

    三人同时抽出长剑,单手掐诀,直接使用技能攻击。

    三道元气化为毒蛇,朝着对面射过去!

    姬芙蓉绷着脸,眼神很犀利。

    拔出佩剑,单手掐诀。

    速度极快,绝非对面三将能够相比的!

    说时迟那时快。

    半圆弧的技能,像是半月扫过,带着凶猛的气势。

    砰!砰!砰!

    三道技能撞在半月上面,发出剧烈的动静。

    三将反应很快,技能失败瞬间,脚尖一蹬,近身攻向姬芙蓉。

    双方近身,三打一,长剑碰撞地闷响声。

    四道身影都很迅速,但从细节上依然能看得出,姬芙蓉游刃有余!

    一盏茶的时间,三将没讨到半点好处,还险些被震的倒退几步!

    恼怒的情绪油然而生。

    如果三打一都打不赢,他们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混下去?

    三将当即不管其他,将等级星盘显示了出来。

    三个都是二阶元王。

    殊不知,他们率先显现星盘,便已经是输了!

    姬芙蓉在某些方面自卑,但是在打架方面,绝对是一把好手。

    身为六阶元王,在神龙学院四年级的女生里完全是遥遥领先的。

    她握着剑,不急不缓的掐诀,招式变化多端。

    双方再次战在一起!

    厉旻苍眼神微凝,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握成拳。

    这一场对战,单凭姬芙蓉没有显现星盘,三将就输的彻底了!

    像是猜到了他的想法,苏九缓缓地开口:“不用惊讶,正常操作。”

    厉旻苍面色有些复杂,颇为感叹:“四九城真是卧虎藏龙,本以为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姑娘,竟然有这等实力。”

    苏九没吱声,沉默的看着拍卖台上的身影。

    祁绍歪着身子,手肘搭在谢忱肩头,笑眯眯的:“姬芙蓉可是神龙学院四年级出来的学生。”

    听那语气里还挺骄傲的。

    谢忱斜着眼,肩膀一扭,从他手肘抽走了。

    祁绍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跤,暗骂了一句孙子。

    谢忱抱着胳膊,看向厉旻苍,补了句:“姬芙蓉不仅是神龙学院的学生,还是六阶元王,对付你手底下这三个,绰绰有余。”

    厉旻苍喉间一哽,噎住。

    他早该想到的,墨九手底下的人,怎么可能是平平无奇的小角色!

    就在这时——

    台上的姬芙蓉手腕一转,长剑刺穿对方袖口,跟着弯腰,上挑,斜劈。

    刺啦!刺啦!

    两道布料被划破的声音。

    姬芙蓉的动作很快,几乎是一连串的。

    三将身上的衣服,都留下一道口子!

    姬芙蓉顾及他们是拍卖场的人,以后大家一起做事,所以准备点到为止。

    这种情况,搁到任何人身上,也该知道见好就收了!

    可偏偏三将恼羞成怒,在姬芙蓉准备收手的时候,再次出手。

    厉旻苍神色一凌:“住手!”

    然,三将还是出手了。

    姬芙蓉没想到三个大男人,竟然如此小气!

    身为六阶元王陪他们几个二阶元王玩到现在,已经是给他们脸面了。

    谁想到他们给脸不要脸!

    这一次她没有再手下留情,直接用等级压制,狠狠地把三将全部踹下了擂台!

    嘭!嘭!嘭!

    三个人飞下拍卖台,将观众席的座椅砸得稀烂。

    这番砸场子的动静传出。

    拍卖场的其他兄弟们从里面冲了出来,带着几分气势汹汹的。

    结果出来一看,没有什么剑拔弩张的。

    拍卖场里还算亮堂,他们都来到了厉旻苍身边。

    “厉老大,怎么回事啊?三将大哥他们……”

    厉旻苍眼神阴沉,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兄弟们吓得都不敢说话了。

    三将还在座椅的废墟里面哀嚎,可见姬芙蓉这一脚踹的不轻。

    姬芙蓉从拍卖台上跃身而下,来到苏九跟前,颔首:“九爷。”

    苏九对她刚才的表现不满意,眼神极冷的提醒:“我刚才说了,打死不论。”

    姬芙蓉咬着下唇,声音恭敬地:“芙蓉知错,绝不会有下一次!”

    苏九冷着脸,但也没再追究。

    厉旻苍的兄弟们听见两人的对话,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交头接耳起来。

    “这就是我们的墨九老大吗?”

    “看上去好年轻,有没有二十岁啊?”

    “噗……长的好像女人。”

    “嘘,少说两句。”

    声音虽小,又怎能逃过苏九的耳朵。

    她并不计较他们的窃窃私语,甚至抬起眼睑,递过去一个温和的眼神:“我的确是墨九,但我只是厉旻苍一个人的主子。”

    想跟着她,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资格。

    嚣张又跋扈的态度。

    众兄弟们心下愤然,把目光看向了自家的厉老大。

    可惜,厉旻苍压根没心情搭理他们,快步走到一将跟前,揪住他的领口。

    啪!啪!

    又凶又狠的两耳光。

    接着是二将,三将,全部都挨了两耳光。

    挨打之后的三将们,羞愧的低下头。

    这番情景那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众兄弟们惊疑不定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厉旻苍又把三将们拎起来,丢在了姬芙蓉脚边,咬牙切齿的:“给姬小姐磕头认错!”

    三将被惨虐之后,总算是找回理智了。

    乖乖地磕头认错。

    姬芙蓉没吱声,眼神看着苏九,等待他开口。

    苏九垂着眼睑,丝毫没有出声的打算。

    三将们只能继续磕头,脑袋都磕红了。

    但是他们不敢停下。

    尽管刚才摔得眼冒金星,他们也没有错过墨九跟姬芙蓉的对话,以及墨九对兄弟们说的话。

    他没把他们当成手下人,弄死他们的心,是认真的!

    只要他想,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成为三具尸体!

    不得不说,厉旻苍此举也真是看出了苏九的冷血无情,说一不二。

    教训三将的同时,也在救他们的命。

    血,染红了地面。

    苏九才缓缓地掀起眼皮,淡淡的:“如果你们认为自己在三七城称王称霸习惯了,就误以为来四九城一样可以,那你们迟早都会死,倒不如死在我这里。还有厉旻苍能把你们埋了。”

    话难听,但是意思不假。

    四九城不是三七城,处处都是危险。

    若是他们一直这样,到最后肯定死得很惨!

    三将脸色惨白,后脊一软,趴在地上。

    墨九这是在教育他们如何在四九城生存啊!

    三人越想越这么认为,越想鼻子越酸。

    “呜呜……墨老大,都是我们有眼无珠,原来您是为了我们好啊!”

    “我们真是混蛋,我们太对不起你了!还偷袭姬姑娘……”

    “呜呜呜……我……”

    三人往脸上甩了几巴掌。

    打的那叫一个真心实意,比厉旻苍打得还厉害。

    苏九:“……”我有吗?

    其他兄弟们闻声,先是一愣,而后全部跪在了地上。

    “原来墨老大用心良苦啊……”

    “我们太以貌取人了,墨老大您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以后除了厉老大之外,您就是我们最大的老大!”

    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表明真心。

    苏九:“……”

    到底是那句话让他们产生了这种误会?

    ——让厉旻苍能把他们埋了?

    苏九不解。

    但是经过这群兄弟们的渲染,厉旻苍脑补了一番,也觉得他们所言有理。

    他抱拳,单膝跪地:“从今以后,兄弟们唯一的老大,就是墨老大!”

    苏九没说话,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

    ——呃,让他埋人,他还埋出了感恩之心了?

    也不怪苏九一头雾水。

    主要是她那句话,完全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把他们杀了。

    绝对不存在什么教育问题。

    她又不是老师。

    祁绍瞥见苏九的表情,不由摸了摸鼻子:“那什么,九哥一向如此,你们以后好好干就行了。”

    三将们一把鼻涕一把泪,重重的点头。

    “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墨老大的栽培的!”

    “嗯嗯,我们要在四九城闯荡,替墨老大壮大势力!”

    祁绍忍不住回了一句:“你们只要别乱刁难人就行了。”

    三将面容尴尬,转身姬芙蓉,恭恭敬敬的又磕了几个头。

    一将:“姬姑娘!我们都是大老粗,的确没在女人手底下干过活,之前说的屁话,您就当一个屁放了吧!”

    二将:“没错,我们没什么问话,就一张嘴巴胡侃瞎侃,以后一定给它上个把门!”

    三将:“以后姬姑娘说一,我们绝不说二!我们服了!”

    看着三人额头都磕流血了,一副真诚的模样,姬芙蓉吐了一口气,声音还是很有威严的:“下不为例!”

    苏九面色平淡,并未多言。

    显然对她的回答,很满意。

    一场因为不满女人管理引起的风波,告一段落。

    厉旻苍的兄弟们对姬芙蓉以及拍卖场的态度,跟以前截然不同了。

    以前是很客气,现在是很恭敬。

    这两者是质上的区别,等于承认了她的地位。

    在拍卖场又聊了一点关于拍卖场重整的事情,苏九便和祁绍他们离开了。

    他们走到角斗场里面的时候,墨无溟还在那里站着,颜花犯被迫的站在旁边,观看擂台打斗。

    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

    苏九面色平静的走到墨无溟身侧,站定。

    察觉到身边多了一个人,墨无溟微微伸手,揽住她的细腰。

    两人都没说话,却格外的默契。

    索性角斗场的光线很暗,周围的人若非靠近,还真是看不清楚对方相貌。

    从后面看,也顶多是看见两人并肩而立,靠得非常近。

    颜花犯看见苏九站在墨无溟身边,连忙把脑袋伸到护栏里,朝着苏九挥手:“九弟,九弟,我在这呢!”

    苏九余光轻扫,“哦。”

    哦?

    颜花犯一阵辛酸泪差点掉下来了。

    颜洋看了自家少主一眼,推了推旁边的颜河。

    三个人沉默的横移两步,跟他拉开距离。

    那架势仿佛在说“我们跟他不熟!”

    颜花犯情绪来得快去得快,特别能安慰自己,他继续搭话:“九弟,下次擂台赛要是有好东西,我上午打擂台给你啊!”

    苏九目不斜视,双手搭在护栏上,懒懒地:“我想要什么,自己会打。”

    咔嚓!

    颜·戏精·花犯捂着心脏,仿佛听见了心脏碎裂的声音。

    有一种爱是无法付出的爱!

    任由他如何夸张的表情,也无法吸引到旁边人注意。

    颜花犯就是冲着苏九来到神武大陆,哪里甘心如此被无视。

    他瞥了墨无溟一眼,往后退了两步,悄咪咪的往苏九身边靠近。

    就在他绕过墨无溟后背,来到苏九身边之际——

    墨无溟像是没发现一样,揽住苏九的腰,若无其事的跟她换了位置。

    苏九站在了颜花犯之前的位置。

    两人中间依然隔着墨无溟。

    颜花犯卒。

    苏九并没有给他很多时间作妖。

    刚站定没多久,便跟墨无溟低语两句离开了。

    祁绍和谢忱见状,也跟着他走了。

    颜花犯是想跟着追上去的,偏偏之前的情况又发生了。

    墨无溟就是那么不经意的,像是一堵墙,拦住他的去路。

    尽管他吝啬的一句话没说,但是身上就写着一句:“你敢去试试看?”

    颜花犯:“……”

    本少忍!

    颜洋:“……”

    颜河:“……”

    颜塘:“……”

    真不知道来神武大陆干什么的!

    *

    离开角斗场之后,苏九直接去了赫连府。

    赫连夫妇听见外面人禀报来人是墨九的时候,直接就懵了。

    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直到两人来到门口,看见墨九之后,他们才相信这是真的。

    “墨九,你,你来了!”欧阳蕴抓着袖口,紧张的不得了。

    赫连歌掩唇轻咳,装作很淡定的模样:“里,里面请,你也不是第一次来。快进来吧!”

    微微颤抖的手指,暴露了他紧张的内心。

    苏九从容淡定的跟了进去,面色极为平静。

    祁绍和谢忱不明所以的跟在后面。

    他们俩完全不知道苏九跟赫连家的关系,自然也不知道赫连夫妇为何如此了。

    等到了里面之后,赫连歌都不知道自己该坐在那里了。

    欧阳蕴直接站在苏九身边,温柔的问:“最近还好吗?”

    对于她的热情,苏九看在眼里,并没有过多回应,只是点了点头,便道:“我爹呢?”

    我爹呢?

    三个字,就像三个刀子,扎进赫连歌的心脏。

    他抿了抿唇,脸上扬着笑:“你放心,他好好地,我带你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