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媳妇儿生气了怎么办

    “嗯,你们吃。”苏九放下筷子,端起茶杯,漱口。

    墨无溟眼尾上挑,故意吃了一口,发出吸溜的声音。

    而后,刻意的往她面前凑:“你不吃吗?”

    苏九憋着气,磨了磨后槽牙:“你多吃一点,别呛着了。”

    墨无溟眼底敛着坏,挑出腐竹递到她唇边:“吃吧。”

    苏九皱了皱鼻子,没有拒绝,只是吃完腐竹之后,果断的又漱了漱口。

    祁绍端着刚刚下好的螺蛳粉,瞥见苏九的动作之后,咂了砸嘴:“九哥,你是真没口福啊,这么好吃的东西,你居然不能吃?”

    “你头割了往里倒的?吃那么快。”谢忱斜眼看着他手里那碗螺蛳粉,把自己面前没碰过的螺蛳粉也推了过去,“那么喜欢吃,这碗也给你。”

    祁绍倒是不客气,右手拿筷子吃螺蛳粉,左手把那碗螺蛳粉往面前一揽。

    “浪费食物是可耻的!”

    “……”

    谢忱憋着气,无语的看着他。

    苏九比谢忱要好点,至少还能吃点腐竹。

    螺蛳粉的店面不算大,门口摆着桌子。

    有客人来了直接坐在外面,纷纷用诡异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能吃螺蛳粉还进专门做螺蛳粉的店?”

    “要不是长的好看,估计老板都不卖给他们。”

    “你当老板傻啊?有钱不知道赚?”

    三个人声音不低。

    老板干笑着回头:“人家是外地来的,吃不习惯很正常,你们几个就少说话了,还是老样子吗?”

    “老样子,酸笋多一点啊。”

    “花生米多点。”

    “我随便。”

    老板笑呵呵的应了声。

    整个氛围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安逸。

    祁绍足足吃了四碗螺蛳粉。

    谢忱黑着脸:“你也不怕撑死。”

    苏九赞同的:“养他比养猪还贵,谢忱你可要悠着点。”

    谢忱手抵在唇间,不自在的咳嗽两声。

    祁绍擦着嘴,打了个饱嗝:“小爷我有钱,谁要他养了?”

    他们对话的时候,墨无溟走到老板跟前,左右看了看。

    老板看着面前这个容貌俊美,气质不凡的男人,心里有些惶恐:“这位客官,我们店里的螺蛳粉可能有点臭,但这是地方特色,我们店里很干净的。”

    墨无溟眸光微抬,冷淡地开口:“你们店里有多少腐竹,我都买了。”

    老板先是一愣,而后笑道:“客官您可别跟小人开玩笑啊。”

    墨无溟沉着脸,眸光微寒:“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呃。

    老板面色僵硬的:“可是……每碗螺蛳粉没有腐竹,综合口味就不……不……”

    “不”不出来了。

    男人面无表情,目光寒冽如冰,像是两把刀子。

    老板吞了吞口水,擦着冷汗:“您稍等,我这就去……”

    苏九走过来,打断了他:“不用了。”

    “啊?”

    老板弱弱的看向少年身旁的男人,也不敢吱声。

    只见,少年手搭在男人肩头,淡淡地:“家里人不懂事,见笑了。”

    墨无溟原本还有些不高兴,听见她这句话,心情立马变好了。

    只是关于腐竹……

    他抿起唇,“你不是喜欢吃?”

    苏九掀起眼皮,挑眉:“我更喜欢吃你,也没见你给我吃。”

    丢下一句话,转身往外走去。

    墨无溟:“……”

    这个女人花样可真多!

    墨无溟冷峻的脸庞,罕见的爬上了一抹红色,蔓延至耳后根。

    他故作严肃的咳嗽两声,挺直腰杆,往外走。

    祁绍和谢忱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四人走在街道上,身上隐约散发着一股神秘的味道。

    南柳州本地人自然是知道的,但来往不免有路过此地的外地人。

    看向他们的眼神,仿佛他们吃了屎似的。

    几人回客栈,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

    客栈房间。

    墨无溟慢条斯理的脱衣服,半边身子在外面,腹部伤口清晰可见。

    苏九手指抵在他腹部,眼神一沉:“我给你丹药呢?吃完了?”

    墨无溟动作顿了顿,面不改色的:“吃了。”

    苏九眼神很冷,手指用力一杵,指甲都把肉戳的泛白了。

    墨无溟倒吸一口冷气:“嘶……小野猫,疼啊。”

    他抓住她的手,便要把她捞进怀里。

    苏九抬起手,一巴掌抵在他脸上,拒绝他的拥抱。

    “说实话。”

    “……”

    墨无溟昂着头,一脸无奈的:“契约火凤之后,火毒更严重了。”

    丹药就不管用了。

    苏九倏地抬头,眼底浮起藴怒:“那你这段时间怎么过来的?”

    墨无溟长睫低垂,缓缓地勾唇:“想着你,就不疼了。”

    扯你大爷!

    苏九黑着脸,掐住他的手腕,沉默的给他把脉。

    元气缓缓地渗入他经脉,便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你……”

    “别担心。”

    墨无溟食指抵在她唇间,声音低哑而缓慢:“陈年老伤罢了,比起火毒发作的痛苦,不值一提。”

    见他如此随意对待自己的身体,苏九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

    她绷着脸,往后退了两步。

    一句话也没说,却让墨无溟有些愣了,伸手抓住她胳膊:“你生气了?”

    苏九:“没有。”

    墨无溟:“那你笑一个?”

    苏九:“我不是卖笑的。”

    墨无溟:“那你就是生气了。”

    苏九:“没有。”

    墨无溟:“……我,我错了。”

    苏九挺惊讶的:“哦,你还会错?”

    墨无溟一时无言。

    他往前走了一步,伸手去勾她手指:“九儿……”

    苏九侧身,抄着双手,避开了他:“不是要回四九城吗?快点。”

    说完,离开房间。

    墨无溟:“……”

    #媳妇生气怎么办?在线等!#

    *

    回去的路上,本可以撕破空间,一步到达。

    但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坐上了墨无溟那辆破旧的马车。

    这也就算了,偏偏马车里还有一个浑身冒冷气的。

    祁绍挪了挪屁股,靠近谢忱。

    “怎么了?”

    “不知道。”

    从南柳州出来之后,就是这局面了。

    他们也不知道,也不敢问。

    墨无溟一路上示好,吃饭肉和酒全都很足,也不给苏九喂素菜了。

    死活哄不好!

    祁绍歪着头:“九哥这样真的有点像女人了啊。”

    谢忱斜着眼:“她本来就是女的。还有,我劝你少说话。”

    祁绍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有什么了不……啊——哎哟!”

    扑通!

    落地声。

    祁绍直接被人一脚踹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