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话这么多,不去唱戏?

    契约凶兽成功之后的祁绍,第一句话就是:“我跟你讲,你长的这么丑,得亏我收留你,要不然九哥一剑就把你劈掉了!我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

    穷奇已经生无可恋了。

    契约一个人类就够恶心了,还契约了一个自恋狂。

    他的兽生算是葬送了!

    混沌趾高气昂的:“狗东西,也有你的今天!活该你被没用的人类契约!”

    五十步笑百步大概就是这样了。

    穷奇懒得理它。

    祁绍则斜着眼梢,凉凉的:“不管穷奇以前做过什么,现在它是我的坐骑了,你说话小心点啊!”

    混沌翅膀倏地展开,身上衍起一股狂风。

    见状,谢忱连忙抬手,直接把混沌收进了灵兽空间里。

    主仆契约的好处,契约兽永远无法违背主人。

    猝不及防被收起来的混沌:“……”

    一秒、两秒、

    ——“大傻X!你干什么?”

    ——“你有种把我放出来?放我出去!”

    ——“你个狗人类!我@#¥%……”

    谢忱驾轻就熟的无视了。

    无奈地:“你跟一个凶兽计较什么?”

    祁绍咧嘴一笑,上前勾出他的肩膀:“我就知道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嘿嘿……”

    谢忱斜了他一眼:“滚。”

    祁绍用力勒住他脖子,膝盖顶着他后腰:“说什么?再说一遍?”

    谢忱闭着眼睛,一副拿他没办法的模样。

    “……”

    如果眼神能杀人,穷奇已经把他们俩杀了一万遍了。

    混沌那样毫无兽道的日子,就是他未来的写照啊。

    一个字,惨!

    祁绍闹完之后,就把穷奇收进了空间里。

    乐呵呵的走到苏九跟前:“九哥,咱们现在去哪?”

    苏九昂着头,美艳鲜明的脸庞,被月光勾勒出完美的弧度。

    停滞了片刻,她才淡淡的:“继续往南行。”

    凶手得到了,便没有回苍狼学院的必要了。

    天还没有亮,三人便连夜离开了。

    路上苏九并没有闲着,普通的夜色,并不影响她的视觉。

    边走边找药材。

    三人前一天晚上离开,第二天天色刚亮,苍狼学院便来了一个人。

    前几天的画面,再次重复了。

    一年级二年级的学生,再次把人诓去了阵法当中。

    只是这次不是一般的惨,阵法周围百米,全部遭殃。

    地面翻新,到处都是废墟。

    周围看热闹的学生,全部仰面朝天,狼狈不堪。

    墨无溟沉黑的眼底结着冰,面无表情的:“神龙学院学生,我找墨九。”

    神龙学院!

    墨九!

    这两个名字,简直就是魔咒!

    众学生们脸色泛白,几乎要晕过去了。

    这几天到底是怎么了?

    捅到神龙学院学生窝了?

    墨无溟危险地眯起眼睛,浑身上下都写着不耐烦:“听说她在苍狼学院,人呢?”

    “墨九……墨九昨晚已经离开苍狼学院了!”

    “对对,你来迟了一步,他已经走了!”

    “尊上,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是墨九的朋友……”

    墨无溟下颚微抬,眸光转深:“走了?”

    轻飘飘的两个字,充满了怀疑。

    尼玛!

    我们骗你有什么好处啊!

    心里这么想,嘴里不敢说。

    一格格的跪在地上磕头发誓,吓哭了。

    这一幅画面,比前几天还要悲壮。

    墨九至少还给他们说了两句话。

    这男人二话不说就动手,那凶悍的力量,绝对不低于元皇的!

    恐惧,犹如一张密网从天而降,把他们笼罩的死死地。

    “墨九真的已经离开了……他昨晚大闹苍狼学院……不不不对,他昨晚救了我们院长,已经走了……”

    “不仅是他,他还有两个手下,跟他一起离开的。”

    “他、他们离开前还带走了凶兽穷奇,他真的走了,绝对没有出事!”

    满是哭腔,恨不得把心挖出来。

    墨无溟漆黑的眼眸掠过一道暗芒,背在身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

    天边太阳缓缓地升起,阳光洒落在众人身上。

    周围安静的有些过分。

    墨无溟清冷孤傲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原本跪在地上的学生,当即瘫在了地上。

    “呜呜……我以后再也不敢招惹神龙学院的学生了……”

    “神龙学院的学生都这么厉害……呜呜,我的屁股摔得好疼……”

    “闭嘴!这一切都怪聂席华,都是他开的头……呜呜……我裤子都湿了……”

    各种哀嚎声。

    仅此一事,苍狼学院学生对神龙学院的敌意全部转变成畏惧和忌惮了。

    可不是嘛!

    这几天来了五个神龙学院学生,每一个都他娘的不好惹!

    墨九打败了他们的传奇人物厉旻苍。

    后面来的这人也不知道是谁,好险没把半个苍狼学院房顶给掀了!

    这位无名人士,也很快在学院里传开了。

    附近的城镇,尤其是三七城,从赫连聿到墨九再到无名人士,闹的沸沸扬扬。

    *

    五日后。

    南柳州,酒楼。

    热闹的大堂,吃饭的人群络绎不绝。

    祁绍点了几样菜,摆了摆手:“就这样了,只要两坛酒。”

    店小二点头离开。

    祁绍扯了扯领口:“天气越来越热了。”

    苏九手支下巴,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眼底压着烦躁。

    祁绍无声看向谢忱:你倒是说句话啊?没看见九哥情绪不对吗?

    谢忱默默地摊手:没办法。

    祁绍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真没用!

    店小二抱着两坛酒过来,“客官,您的两坛好酒~”

    祁绍拎起酒,拿了三个碗,纷纷倒满,推到苏九面前一个:“九哥,听说这酒的味道也挺不错的。”

    苏九垂下头,两指夹住碗沿,咕嘟咕嘟一口气就喝完了。

    眼底那股烦躁并没有减退,反而加深了。

    她闭上眼,碗在桌上敲了敲,示意祁绍倒满。

    她这几日的变化,祁绍看在眼里,自然一清二楚。

    他赶紧帮她倒满酒,轻声道:“我们出来还没到一个月,苏伯伯不会有危险的。”

    苏九掀起眼皮,冷冷地:“话这么多,不去唱戏?”

    祁绍被怼也不生气,笑眯眯得:“听说南柳州这边有一个特色小吃,等晚点我们去尝尝?”

    苏九低头喝酒,没有吱声。

    祁绍递给谢忱一个“快点问老子”的眼神。

    谢忱识相的开口:“什么小吃?”

    祁绍:“螺蛳粉。”

    谢忱:“哦。”

    哦?

    祁绍眼珠子一瞪,这孙子到底有没有眼力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