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8章 白家白濯

    “……”

    银严噎住了。

    轩辕亦然见他不说话,心里更来气了:“你说话啊?刚刚不是很能狡辩的吗?”

    银严张了张嘴,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咳……我跟她……你们俩不一样。”

    轩辕亦然倏地起身,气极反笑:“哈哈哈!好啊银严,你终于说实话了!”

    一手掐着腰,一手指着银律,胸脯上下起伏。

    银严一阵头疼:“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对墨九是想负责,但是对你……”

    轩辕亦然耳朵微动,两弯柳眉也挑了挑:“对我?什么?”

    满含期待的语气,俏脸紧绷,死撑着。

    银严嘴巴微张,神情窘迫:“我……我……”

    我个半天,我不出来一个爷爷奶奶的。

    轩辕亦然使劲锤了锤胸口,恨不得冲过去撕开他的嘴巴。

    即墨轩黑着脸,阴郁的看着他们。

    婚事八字没一撇,头上就开始飘绿了。

    即墨青眼梢抽了抽,弯下腰:“少爷,您看?”

    即墨轩绷着脸不说话,死死地盯着对面的银严。

    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甚至故意见缝插针的问:“轩辕小姐,在下……”

    唰!

    银严一个冷眼刀子射了过去,慑的即墨轩差点咬到舌头。

    轩辕亦然眯起眼睛,坏坏地勾起唇角,朝着旁边的下人吩咐:“难得即墨少爷登门拜访,速速去通知后厨,多做点饭菜。”

    刚把茶水端上来的下人:“……”

    即墨轩眼睛一亮,喜不胜收:“那怎么好意思呢?轩辕小姐……”

    银严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不好意思就滚。”

    即墨轩表情僵住,冷嗤道:“嘁,这里是轩辕家,还轮不到区区一个妖兽做主吧?”

    啪!

    一巴掌拍在桌上。

    轩辕亦然横眉怒竖,喝道:“妖兽怎么了?吃你们家大米了吗?”

    银严倏地起身,闪身来到她身边,一把抓住她的手:“没事吧?你的手才刚刚好,你发什么怒?好不容易才解开绷带的!”

    怒意当中夹杂着浓浓地担心。

    轩辕亦然仿佛听见了一肚子的气忽然被放空了。

    她哼了声,要把手抽出来:“不要你管。”

    “别乱动。”银严低下头,在她手掌心吹了吹,“你看又红了?”

    轩辕亦然抿起红唇,把疯狂往上扬的嘴角压下去,“都怪你。”

    银严没吱声,面色严谨,小心翼翼的握住她的手。

    俨然一副打情骂俏的画面。

    即墨轩:“……”

    即墨青:“……”

    仿佛坐在针上,扎的屁股疼。

    都不用人赶,一溜烟的跑了。

    *

    是夜。

    夜色如墨。

    角斗场里面一片热闹的,台上对战,欢呼声连连。

    楼上的包间里,却安静如斯,仿佛另一个世界。

    隐约能看见包间里坐着两道身影。

    白濯的穿着,依然是蓝色衣袍,手里拿着白色折扇,腰间挂着一枚黑色玉佩,泛着幽光。

    邻座,则是一袭玄衣的男子,阴影勾勒出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深邃而立体。

    尽管披着一层阴影,他的气势依然强大到令人无法忽视。

    两人就这么坐着有了很大一会了,谁也没有先说话。

    白濯似是不在意,就这么俺了一会下面的比赛。

    良久,久到他都差点以为旁边的人不在了。

    他侧目,语气温和的打起招呼:“即墨少爷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墨无溟面若冰霜,声音低哑而冷酷:“白家主一点也不惊讶我来着,想来也是知道我的来意了。”

    白濯低下头,眸光微凉,带着几分提防:“有件事我非常好奇,你对四大家族的事情,何以如此关心?”

    墨无溟搭在桌边的手,轻轻敲了两下,漫不经心的:“很巧,我好奇白家为何会从四大家族除名,且明明有这等实力,却甘愿隐藏起来?”

    他侧目,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冷漠地光泽。

    白濯手指微微收紧,眯起了眼睛:“你到底是何人?”

    墨无溟缓缓地笑开,眼神却冰冷:“白家主又为何接近墨九?”

    两人对视,各自问各自的。

    无人回答,陷入了沉默。

    直到门口传来喝声:“什么人?”

    麟霄刚走进来,就发现里面多了一道背影,顿时冲了进来。

    “麟霄,休得无礼!”白濯抬手制止了他,轻声介绍:“这位是三大家族之一的即墨家孙少爷,即墨无溟。”

    麟霄微微一震,忙抱拳:“原来是即墨少爷,久仰。”

    墨无溟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便看向了窗外。

    仿佛刚才短暂的对峙,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麟霄快步走到白濯身边站定,疑问的眼神,询问怎么了。

    白濯微微摇头,尽管动作很轻,去还是落入了墨无溟的余光里。

    他淡淡地开口:“我对白家不感兴趣,只是在了解一些事情,牵扯到了四大家族。”

    这话说出来,也算是主动示好,并无敌意了。

    白濯悬起来的心脏,缓缓地又放下了。

    既然并非敌人,那便是友人了。

    思及此,白濯脸上多了几分认真:“你既然坦诚相告,我也不隐瞒,我接近墨九是因为神兽青龙。”

    墨无溟漆黑的眼眸闪了闪,耐心的等待他接下来的话。

    白濯不负所望,主动提及:“你既然能追查到我的头上,说明你对于四大家族和四大神兽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墨无溟点头:“知道一些。”

    白濯却摇了摇头:“你知道的只是一个表面,当年白家鼎盛时期,突然血脉遭到重创,之后为了保血脉而被迫退出四大家族。事实上白家从未停止过调查当年的事情,只是此事牵连甚广,越是调查越是让人细思极恐。”

    他顿了顿,似乎在回忆什么:“据白家调查至今,近百年来,除了神武大陆的四大家族遭到攻击之外,其他大陆,只要是跟神兽有关系的家族,或多或少都受到了牵连。”

    墨无溟淡淡的:“那你也应该知道,近些年即墨家牵扯到了一些?”

    白濯面露沉吟:“嗯,我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只有即墨家,赫连家和轩辕家至少还是安然无恙的,也正因为如此,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是我草木皆兵,或许跟白家那时不一样。”

    墨无溟缓缓地眯起眼睛:“不,你错了。赫连家已经被牵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