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5章 负心汉

    “你!”

    二长老狠狠噎住,半响说不出话来。

    刚刚那一瞬间,对方要是不把招式移开,他们全部死定了!

    挖坑,埋尸体这件事,他还真干得出来!

    三长老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朝着后面还清醒的同学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看看王导师他们有没有事!”

    一群学生如梦初醒,迈脚往前之际——

    嘭咚!嘭咚!嘭咚!

    一个挨着一个,往前栽倒。

    腿软,走不动。

    几个长老:“……”

    最终还是后方看戏的那群学生赶过来,才把受伤和晕倒的学生抬走的。

    很快,原地就只剩下苏九他们,以及狄子凡他们和几个长老了。

    哦,还有一个腿软的聂席华。

    他本来也想走的,就是被苏九威压给笼罩住了。

    动弹不得。

    苏九手里拎着剑,杵着地面,脸上并没什么表情。

    但是已经比之前发疯要杀人的时候,好上太多了。

    饶是如此,少年之前的凶狠残暴的画面,已经刻在脑子里,无法挥去了。

    几个长老嘴里不说,心里对他都格外警惕。

    戴思绮满心满眼都是苏九,并没有察觉到什么情况。

    反正赫连聿没死,大家也是都没事,这不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吗?

    她抿唇一笑,绞着手指:“墨九,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也不告诉我一声。”

    苏九对她印象不错,淡淡的回了句:“有狗拦路。”

    狄子凡:“……”

    几个长老:“……”

    戴思绮挠了挠脸颊,扭头看向坐在地上的聂席华:“你坐在这干什么?”

    聂席华脸色惨白,冷汗早已浸湿了后背,颤声道:“我……我……”

    苏九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这就是那条拦路的狗。”

    戴思绮微微一怔,低着头:“原来是你搞出来的好事!”

    聂席华脸色一变,慌张的:“不是我,不是这样的,思琦你不要误会,你听我解释……”

    戴思绮黑着脸,“你不用解释,你是不是因为他是墨九,才故意刁难他的?”

    聂席华喉间一哽,“谁叫你奇斐山脉回来之后,嘴里都是他!”

    戴思绮看着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我乐意,你管的着吗?你算老几啊!”

    听着两人的对话,不难猜出聂席华为何针对苏九了。

    对于苏九而言,这些并不重要。

    苏九长剑一抵,打断了他们:“砍了你的手,还是脚呢?”

    语气平静,话却格外渗人。

    聂席华瞳孔一缩,“不要……”

    苏九歪着头,缓缓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比如我愿意负责挖坑,但是他们不需要。而你的手臂,我要。”

    眼神一狠,长剑落下。

    “啊——!”

    聂席华翻着白眼,仰面晕死过去。

    微光忽闪,归魂剑消失。

    苏九收回手,冷漠的移开视线:“一百坛老酒呢?”

    “……”狄子凡使劲吞了吞口水,“哦,我,我带你去拿酒?”

    苏九点头。

    狄子凡侧身:“走,这边。”

    他前面带路,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祁绍和谢忱沉默的跟在苏九身边。

    赫连聿走在两人身边,想要打听情况。

    戴思绮气得踢了聂席华的胳膊一下,也快步跟上。

    原地几个长老互相看了看,心里产生了疑惑。

    以那个少年的脾性,要杀了聂席华,抬手之间。

    他为何又突然改变主意了?

    实在不懂。

    可能是疯子的心思多变吧?

    一段小插曲,就这么结束了。

    但是苏九在苍狼学院掀起了波澜,已经像龙卷风一样席卷到了学院每个角落。

    狄子凡带着苏九回了他的住处。

    早前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的了一百坛好酒。

    苏九倒不客气,直接拿起一坛酒,掀开来嗅了嗅。

    “嗯,味道的确很香醇。”

    她仰起头,就像是饮水一般,咕嘟嘟的灌了几口。

    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是想用酒精稍微麻痹一下那烦躁的心情罢了。

    酒是好东西,喝完之后,果然舒心多了。

    狄子凡挠着脖子,再次郑重道歉:“今天发生这些事情都怪我,早知道会有这种事,就应该把约定改到三七城里面。”

    苏九拎着酒坛,靠在墙边,表情挺淡:“狗的主人又不是你。”

    狄子凡:“聂席霖他……”

    砰。

    房门被人狠狠推开。

    聂席霖和柳栋气喘吁吁的跑进来。

    两人是听见消息,赶过来的。

    “墨九,你没事吧?”

    “苍狼学院这群学生真是无法无天了!我都服了!”

    两人一边吐槽,一边走进来。

    苏九冷淡的看了一眼,仰头又喝两口酒。

    两人进来隐约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

    尤其是狄子凡和戴思绮,眼神一个劲往聂席霖身上看。

    聂席霖一头雾水:“我脸上长花了?”

    戴思绮:“这件事都是你弟搞出来的,都是他出的主意。”

    聂席霖:“你说那兔崽子干嘛了?”

    狄子凡:“席华联合一群学生,把墨九带进了阵法里。还是在墨九拿着我的学生卡来的前提之下,真不知道他脑子里想的什么。”

    正因为聂席华是聂席霖的弟弟,所以他才只是语言相告,而不是直接动手。

    谁知道他把事情越高越大。

    聂席霖眼底带着两篝火:“这个兔崽子,我早就跟他说过,墨九是我朋友,他……我去找他!”

    狄子凡摆手:“行了,他已经被墨九吓晕了。”

    聂席霖:“……”

    好像的确是墨九能干的出来的事。

    苏九默不作声,喝完了一坛老酒。

    白皙的面颊,泛着淡淡的红色。

    弯着腰,把剩下的九十九坛老酒,全部收进了空间里。

    房间里,一阵静默。

    一直等到苏九收拾完东西之后,戴思绮才走过去,咬着下唇:“墨九……我上次说的话,还算数的。”

    郁闷,委屈,还有一丝害羞。

    苏九眼底敛着烦躁,往下压了压,抬眼:“什么?”

    完全不记得了。

    ——“那你就不用等了,一般负心汉都是这样的,你肯定是被人骗了。”

    戴思绮脑海里闪过赫连聿的话,抿着唇,眼圈有些红:“你……”

    狄子凡脑袋有些疼,赶紧上前,拉住戴思绮:“上次奇斐山脉一别,她是怀念那时候了,感激你给她疗伤。”

    苏九哦了一声,淡淡的:“又不是大事。”

    “谁说那个了!”

    戴思绮一把挣脱狄子凡的手,语气有些冲:“我上次说了要对你以身相许,等着你来娶我,你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呜呜……你真的跟赫连聿说的一样,你个负心汉……呜呜……”

    说着说着,气焰没了,委屈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