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狗东西!

    姬芙蓉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快步跟着他走进去。

    祁绍他们也跟在后面,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苏九这一脚,又快又准。

    几个壮汉都没反应过来。

    看见对方走进来,顿时回了神。

    带头的壮汉怒喝一声:“好大的胆子,竟然来了美乐坊撒野!”

    苏九仿若未见,慢步往里走。

    壮汉眼神一狠,运转元气,便要动手。

    苏九脚尖一挑,随意的往前踹了一脚。

    砰!

    咔嚓——

    凳子砸中对方脑袋,砸的四分五裂。

    明明是木质的凳子,落下却仿若铁棍。

    壮汉两眼发黑,扑通一声,双膝跪地。

    六个人当中就他最横,一板凳就砸懵逼。

    其他人哪里还敢在乱动弹,又不是嫌命长!

    顿时赔笑脸:“尊上,您请坐,请坐!”

    两个弯着腰,搬了一个椅子过来。

    苏九倒是不客气,弯腰坐下,翘着二郎腿。

    大佬坐姿任谁来看,都是踢场子的。

    偏偏在场没人刚放一个屁。

    廖妈妈摔得眼冒金星,本来想破口大骂,一看见手下的人不敌,立马三百六十度大转弯。

    连跪带爬的爬下楼梯,一边哭一边求饶:“大爷饶命啊,大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要大人不记小人过啊……芙蓉,你娘在房间睡觉呢,我这就带你去,带你去!”

    她爬地上,一只手捂着腰,鬼哭狼嚎的。

    苏九颠了颠脚,手抵在下巴,目光很冷:“开个价。”

    声音平淡无波,听不出情绪。

    廖妈妈打了个冷颤,怯生生的抬头:“大爷,这个……也不是我说了算,按照常规她……”

    苏九断了她:“想好再说。”

    依然是淡淡的。

    廖妈妈心里犯突突,“那……我也不是老板,所以我……”

    苏九再次打断了她:“所以让你想清楚。”

    凤眸轻抬,冷漠的很。

    廖妈妈心头一窒,吓得哭了:“……不要钱,不要了……呜呜,大虎,你快点去把姬霓裳给打出来……快去啊!”

    她跪在地上,拍腿催促道。

    苏九侧目,给了谢忱一个眼色。

    谢忱了然,迈脚跟着壮汉走去。

    姬芙蓉不放心,也跟过去。

    像这种皮肉买卖的,最不讲信用的。

    前一脚答应,后一脚给你弄死了,让你哭都没地方哭。

    小时候她也不是没见识过。

    颜花犯走上前,斜倚在苏九的椅子上,歪着胯,“九弟,这条街是三坊之一的妓坊吧?”

    苏九瞥了一眼他靠着的地方,恶劣地歪着身子,用手肘把他抵开了。

    颜花犯身体一歪,凭着优秀的身姿,稳住了。

    基本上就是歪着身子,手肘还搭在靠椅上,腰部空在那。

    就这么一个姿势死撑着。

    祁绍嫌弃的瞥了他一眼,拉着凳子,坐到苏九旁边。

    瞥了一眼他的腿,也学着他,跷了个二郎腿。

    双手搭在膝盖上。

    别人的大佬坐姿,到他那里跟老大爷,晒太阳似的。

    他还丝毫不自知,扭头问:“九哥,接完人了,还去哪里?”

    苏九歪着头,表情有些懒散,“去一趟,赌坊。”

    “哦,好的。”

    祁绍点点头,然后开始扒着空间袋,数钱去了。

    索性来到这里带的都是银子,都是通用的。

    这要是带着银票,那就是废纸了!

    点了点,还真有不少钱呢。

    苏九看着他的反应,陷入了思考。

    总觉得这小子在思想上面,对她产生了某种误会。

    颜花犯被当成了空气,心里多少有些郁闷和委屈。

    他多艰难才来到这里啊!

    想想都替自己伤心。

    没过多久,谢忱他们就出来了。

    姬芙蓉怀里搂着一个人,面容憔悴,脸上虽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是看得出,年轻时候绝对是一个大美人。

    谢忱手里则扭着壮汉的胳膊,刚走到楼梯口,一脚就把他踹下去了。

    壮汉咕噜噜滚下去,栽的鼻青眼肿。

    这还是他们跟在后面,他都敢动手。

    他们要是没跟去,姬芙蓉她娘的命,铁定没了。

    谢忱走下楼梯,朝着廖妈妈踹了过去。

    一脚踹中她下巴,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当即吐出一口血。

    谢忱面无表情的:“狗东西。”

    廖妈妈趴在地上,直接晕死过去了。

    苏九起身,转身往外走。

    一行人就这样潇洒的离开美乐坊。

    顺着妓坊的这条街,继续往前走,绕去了隔壁乐坊。

    乐坊又称为文人雅士的天堂,美酒乐曲,诗词歌赋。

    他们前一脚离开这条街,即墨泽阳和福叔后一脚就来到了美乐坊。

    一进去就看见狼狈的一幕。

    福叔脸色一沉:“怎么回事?”

    廖妈妈已经晕死过去了,几个壮汉,哆哆嗦嗦的交代了一遍。

    总结:就是姬芙蓉带着四个男人过来闹事。

    若是没有即墨家的相亲宴,即墨泽阳还真不认识姬芙蓉这个名字。

    有了相亲宴之后,再结合他们说描绘的经过,就更不难猜出了。

    福叔面色微黑,“一群蠢货!不过是一个妓,居然还跟别人耍心机,真是不知死活!”

    壮汉被骂的也很委屈,他们是维护美乐坊的威严啊。

    即墨泽阳见他们不服气,冷嗤一声:“你们现在还活着,都该去烧高香了。”

    几个壮汉并不认识即墨泽阳,他从没接触过即墨家的生意。

    他们瞥见他的断臂,忍不住嘀咕了一声:“你一个断臂的懂什么?我才不是……”

    ——我就是嫌弃你断臂,配不上我赫连歌的女儿。

    ——你再拿我这只手看看?

    ——你一个断臂懂什么……

    无数道讽刺他断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的溢出来。

    凶狠的戾气,从眼底溢出来。

    砰!

    即墨泽阳一脚踹到壮汉身上。

    往前一步,踩在他的胸膛:“你连一个断臂的都打不过,你算什么东西?”

    阴鸷的语气,克制不住的怒意。

    憋闷这么多天的火气,一下子全部爆发了。

    福叔看见他身上的气息,隐隐皱眉,嘴里道:“这位是即墨家新任继承人,即墨泽阳少爷”

    壮汉已经被一脚踹的脸色惨白了。

    听见这句话,顿时手脚冰凉。

    他没见过即墨泽阳,但是听过他的事迹。

    年纪轻轻已经元皇等级,因为历练帮助同学,而断了手臂!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