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冥大!你被骗了!

    苏九抄着双手,靠在门边:“住的还习惯吗?”

    姬芙蓉绞着手指,扯了扯嘴角:“我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好的地方。”

    苏九歪着头,上下打量了一眼房间摆设。

    简单又普通,但是胜在干净利落又清爽。

    “还行吧,少了点女儿家的东西。你有兴趣就自己去采购一点。”

    姬芙蓉咬着唇,点头:“谢谢九爷。”

    苏九迈脚走进去。

    姬芙蓉紧张的站在桌前,对于少年她听过很多传言。

    最多是天赋异禀,但心狠手辣,手段凶残,睚眦必报。

    从欧阳骞,到欧阳芷仪,还有很多……

    “我来跟你谈一谈,学习的事情。”

    少年清冷的声音,打断了姬芙蓉的胡思乱想。

    她抬起头,定定的看着苏九。

    苏九淡淡抬眸:“你不用紧张,坐下吧。”

    姬芙蓉乖乖地走过去坐下。

    苏九把角斗场的拍卖场一事,大概的跟她说了一下。

    倒没有让她把拍卖场做起来,而是让她进去角斗场之后,什么都别干,就光看。

    姬芙蓉从小混迹在风情场所,情商智商都不低,不然也不能到现在这个地步。

    她问:“您是让我学习角斗场的经营吗?”

    苏九手支下巴,双眸半阖:“是也不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姬芙蓉双手搭在桌上,眼睛放光,转瞬又忽然暗了:“可是,我没有经验……”

    苏九掀起眼皮,懒懒地:“你的经验太多了,角斗场去的都是争强好斗的,虽然跟妓坊的取向不同,但是生意经总是互通的。”

    姬芙蓉咬着下唇,大胆的说出见解:“像您说的,在拍卖场搞个小角斗场,当然是可行的。但是外面角斗场更大,小角斗场的优势就没了。除非小角斗场有比大角斗更大的优惠?或者是好处?”

    苏九歪着头,安静的听着她分析,说的头头是道。

    “你觉得如何药材?”

    “药材能吸引炼丹师,但是品阶也得很高。”

    “一品如何?”

    “一品?”

    姬芙蓉嘴巴微张,吃了一惊。

    “这些都不急。”苏九垂眸,“你过去之后,就说是我的人,会有人带着你。拍卖场就照平常那样,亏也亏不了多少,反正是白给的。”

    姬芙蓉微黑的脸庞,因为脸红而更深了几度颜色。

    苏九望着她,真诚的提出建议:“你现在很安全,不用担心咸猪爪,也不用担心有人对你不轨了,这张脸也收拾收拾吧,不然对你没好处。”

    现实就是这样,你好看点,就是容易博好感。

    姬芙蓉双手捧着脸,面露尴尬:“呃,你看出来了?”

    苏九但笑不语,递给她一个空间袋。

    “空间位置不大,够你日常使用。”

    姬芙蓉看着空间袋,却没有伸手去拿:“我……”

    苏九侧目:“你要管理拍卖场,为了方便。”

    姬芙蓉咬着唇,拿起了空间袋:“谢谢九爷。”

    她娘为了养她,蜷在妓坊讨生活,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空间袋虽然不是奢侈之物,但是对她而言却是天价。

    姬芙蓉捏着空间袋,有些迟疑:“九爷,我有个不情之请……”

    苏九直接打断了她:“这里是你家,你想让谁来住,便让谁来住。”

    姬芙蓉低下头,好像也只能说谢谢了。

    苏九又随便交代几句,就离开了。

    姬芙蓉关上门,欣喜的来到梳妆台。

    凝视着镜子里微黑的皮肤,掏出手帕,沾了药水,用力擦了起来。

    擦得面颊泛红,她却笑着哭了。

    天底下,哪个女孩不爱漂亮?

    但是生存的环境,让她只能把自己伪装起来。

    不论是抹黑,还是变胖,是保护自己的手段。

    镜子里的脸庞,渐渐地露出了原本的肤色,虽然不是吹弹可破,却也是细致白皙。

    明亮黝黑的大眼,圆乎乎的小胖脸,添了几分可爱劲。

    *

    深夜,某间宅院。

    “啊?你说什么?女人?”

    尖叫声划破夜色。

    战流云抱着剑,冷漠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青颜抱着脑袋,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见的事情。

    “你在骗我吧?故意想看我出丑?”

    他眯着眼睛,怀疑的盯着战流云。

    战流云已经缓过劲了,淡淡地:“这就是事实,你不信可以去问冥大。”

    “问就问,你以为我不敢啊?”

    青颜掐住腰,转身就往书房走去。

    烛光忽闪。

    墨无溟捏着眉心,正看着最近的收集到消息,面色异常的冷峻。

    脚步声渐近。

    “冥大!九爷是女人,九爷是女人啊!你被骗了!”

    青颜人未到,声先到。

    墨无溟眼皮都没掀一下,将手里的信纸搁在桌上,“让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迎面就是询问正事。

    青颜双目微睁,伸着头:“冥大,你是不是气傻了?我说九爷是女人,你没听见吗?”

    墨无溟“哦”了一声,继续打开另一个信封,淡淡的:“上次调查到的,关于四大家族的事情,怎么样了?”

    青颜喉咙一梗,像是卡了一根刺,难受的要命。

    却又只能回应:“关于四大家族的事情,也不确定,不过关于神兽的事情,好像是真的。”

    提到正事,青颜就严肃了起来。

    墨无溟缓缓地摩挲着手指,冷若冰霜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青颜一时之间也没敢再问。

    墨无溟抬起头,看向了战流云,无声询问他。

    他并不知道战流云跟苏九去做什么了,但是知道他们去了角斗场。

    战流云深黑的眼眸闪了闪,眼底掠过恶劣,简单的把遇刺的事情交代完。

    不动声色的拐到了颜花犯的身上。

    他告状的时候,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沉稳。

    青颜赶紧插话:“所以九爷是女人,您早就知道了吗?”

    墨无溟没搭理他,沉黑的眼眸福盖着一层薄冰,冷静地吩咐:“查一查他来神武大陆做什么,四大家族是事情继续追查,只要查到对方是否还有后人,大概就能搞清楚,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了。”

    战流云颔首:“我这就去办。”

    墨无溟看了一眼天色:“明日再去吧,下去休息吧。”

    战流云有些诧异,但没说什么,转身走了。

    青颜就不走,歪着头,直勾勾的盯着墨无溟。

    墨无溟往后一靠,冰冷地视线扫过去:“你自己去出去,还是我踹你出去?”

    青颜:“……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