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这个臭傻逼!

    姬芙蓉死死地盯着他,目光微红:“对,我答应我娘去即墨家,但是这里不是即墨家。你跟我,也没有关系。”

    完全不给面子。

    身为一家之主,除了奉承其他家主之外,在家里谁不是对他恭恭敬敬的?

    何况眼前这个不过是他曾经不要的种!

    恼怒爬上眼底,温徽想都没想,甩起手,照着她的脸,甩过去。

    姬芙蓉一动不动,已经习惯了。

    歘!

    细微的动静划破风声。

    啪嗒一声。

    一个装满热茶的茶杯,狠狠地撞击在温徽手腕上。

    姬芙蓉好歹是元王等级,快速往后退。

    哗啦——

    热茶洒落。

    凶猛的撞击,滚烫的热水。

    不论是哪个,都疼得要命。

    温徽抓着手腕,原地蹦起来了,疼得鬼叫唤。

    众人瞬间噤声。

    刚刚那一下子,虽然速度极快,但是一桌上,谁的面前少了茶杯,显而易见!

    苏九手支下巴,眉眼清冷:“从今天开始,姬芙蓉是我的人,谁敢再碰她一根头发,我就剁他一根手指,谁敢碰她一根手指,我就要他的命。”

    温和的声音,说出的话,却让人后脊发凉。

    姬芙蓉嘴巴微张,愕然的看向对面。

    却见,对方视线一转,落在她的脸上,红唇轻启:“你是我的人,若是被欺负就是丢我的脸。”

    姬芙蓉咬着下唇,受教地点头,眼眶却不经意间的红了。

    她低下头,使劲的眨眼睛,想把那股情绪压制下去。

    轩辕亦然用手肘碰了碰她的胳膊,也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笑了笑。

    有些人,需要的并非同情,而是尊重。

    温雪妮咬着下唇,嫉恨的盯着姬芙蓉。

    一个妓坊出来的贱货,她凭什么?

    “姬芙蓉……”

    她刚准备开口,耳边传来一道漫不经心的声音:“你似乎对妓坊很感兴趣,我这个人一向善良,不如送你进去见识见识?”

    少年掀起眼皮,嘴角勾起一弯弧度。

    温雪妮被他这句话吓得不轻,倒退了好几步,撞在了后面的桌上。

    对面的少年明明有一张美艳的脸庞,此刻她却觉得比恶魔还恐怖。

    苏九收回视线,挺无趣的:“我要吃云片糕。”

    墨无溟伸手拿了一块云片糕,递到她嘴边,在她咬过之后,指腹掠过唇角,擦去了残渣。

    众人:“……”

    妈的,吃的好撑!

    赫连歌和欧阳蕴看向苏九的眼神,多了几分慈爱。

    虽然很短暂,但还是被即墨泽阳看见了。

    他抿着唇,心思微动。

    就只差证实了。

    只要找到赫连九,他的猜测就能得到证实了。

    即墨同喝着茶,冷笑着:“墨九这个人太嚣张了,早晚摔跟头。”

    即墨舟也是同样的看法:“的确,四九城卧虎藏龙,遇到厉害的角色,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句话倒是真的,有些低调的高手,遇到这种嚣张的人,绝对生死不休。

    即墨泽阳心里有事,一刻也坐不住了:“爹,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他迫不及待知道真相。

    即墨同:“嗯,看样子赫连家主不打算搞事了,估计也是忌惮这宅子背后的实力。我们也走吧?”

    即墨轩早就如坐针毡了,当即起身:“走走走!”

    即墨舟:“……”

    真想一巴掌呼死他。

    有人开头要走,其他人也就跟着走了。

    吃饱喝足,不走干嘛?

    反正也没好戏看了。

    赫连歌倒是想多待一会,但是毕竟他跟苏九现在还是敌对关系。

    夫妻俩虽然不舍,但也心满意足了。

    轩辕老家主见状,也跟着走了。

    一年级的新生,在秋导师的带领下,回了神龙学院。

    很快,偌大的宅院,就空了下来。

    谢忱坐在桌边,手指摩挲着那半块糕点捏碎的残渣。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他抬起手,放在了唇边,舔掉粘在指尖上的残渣。

    祁绍扭头:“……”

    谢忱僵住:“……”

    祁绍忽然跳起来:“草!你丫的想吃糕点你早说啊?”

    他伸手拿了一块糕点,塞进他的嘴里。

    谢忱:“……”

    这个臭傻逼。

    苏九带着姬芙蓉,往偏处走去。

    姬芙蓉局促的跟在他后面,也不敢乱看。

    苏九抄着双手,倒也不转弯,单刀直入:“这里将会是我在四九城的第一个产业,我需要有信任的人帮我打理。”

    信任的人?

    姬芙蓉茫然的看着他的背影,不确定的:“您,您是说我吗?”

    苏九侧目,挑着眉:“难道这里有鬼吗?”

    姬芙蓉:“哦。”

    苏九见她神经绷得紧,便没有继续开玩笑,而是跟她说了大概的问题。

    姬芙蓉现在已经是四年级,以她的天赋,修为再提升的空间也不大了。

    简而言之,就是让她退学,直接出来闯事业。

    姬芙蓉听完之后,脑袋有点蒙:“我对做生意没有惊讶……”

    苏九“嗯”了声。

    姬芙蓉低着头,心里犯嘀咕,你嗯什么嗯啊?我不会啊!

    苏九:“可以学。”

    淡淡的语气,却像是一颗定心丸。

    姬芙蓉又有问题了:“到哪里学?”

    四九城不比别的地方,想要学东西,除非有足够的背景,否则谁给你开这个后门?

    苏九:“我会安排。”

    姬芙蓉心跳很快,几乎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不得不承认,她是激动地。

    这种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

    她要抓住,且要办好!

    苏九将她的反应收于眼底,面上没什么变化。

    她没有什么大慈大悲,也不善良。

    做事的角度,永远是利益优先。

    一个在妓坊的爬出来的小姑娘,且在神龙学院学习至今。

    可见她摆脱命运的努力与决心,有多么的强大。

    这样一个刚毅而坚强的性格,做起事情,事半功倍。

    姬芙蓉回去后就退学了,这个消息令人惊讶。

    对于她的身世,经由温雪妮的宣传,并不是秘密。

    说来这对姐妹俩孽缘不浅,刚入学就成了死对头。

    仅仅是因为开学人多,姬芙蓉不小心踩了她的脚。

    再加上两人同班,还是前后桌,恩怨越结越深。

    直到有一天她看见姬芙蓉从妓坊出来,深扒开始,战争开始。

    姬芙蓉没少因为她受到排挤,但是她在一群女学生里,修为靠前,一般人欺负不了她。

    除非是找那些男学生教训她。

    她当然也吃过亏,差点在擂台上死掉。

    但是强悍如她,还是活下来了,变得更强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突然退学,才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姬芙蓉没有解释,只是在离开之前,去看了东方异。

    她的喜欢是她一个人的,告别也是她一个人的。

    隔着窗户。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东方异忽地抬眸。

    姬芙蓉第一次没有躲开,朝着他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