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欢迎收看:戏精的诞生

    因为这处原本就是后院围墙,进去之后,没走多远,就到了后花园了。

    别看宅院比即墨家小上一圈,但是里面能住人的房间不多,空间极大。

    一眼望去,这花园比即墨家小不了多少。

    为了今日宴席的事情,战流云费了不小的劲。

    桌椅,碗盘,食物,各种东西,全部都准备了将近千人份的。

    绝对够吃!

    跟即墨家摆放的长桌不同。

    毕竟是搬家请客,摆放的都是大圆桌,每张桌子至少能做十个人以上。

    菜色不同于四九城的清单寡味,但也不重口,比较中等。

    总之就是,香味俱全。

    为了做到供应及时,战流云请了十几个大厨,连夜准备好的半熟菜。

    天晓得,那十几个大厨,还以为遇到疯子了呢!

    世家家主和小姐们入座就上菜,转眼就开吃了。

    五班学生包揽了端菜跑趟子的活,兴奋得不得了。

    姬芙蓉站在旁边,有些呆滞:“这些,都是墨九请来的学生?”

    祁绍咧嘴,友好的:“都是九哥……靠!你干嘛?”

    他话说一半,就被谢忱拽着胳膊,拉到了一边。

    谢忱瞥了他一眼,义正言辞:“你挤到学姐了。”

    祁绍:“呃,不好意思啊。”

    姬芙蓉:“……”

    不至于,真的。

    当然不至于,中间隔着一个人的位置。

    但是她身后站在轩辕亦然和轩辕欢。

    想到她们俩打量祁绍,而且长得还漂亮,谢忱这才把祁绍扒拉开的。

    祁绍典型的傻白甜,谢忱说啥,只要不过分的,他都信。

    比如他说那屎是甜的,谢忱先尝尝,他绝对吃!

    用他的话来讲:兄弟就要互相信任!命都给他的!

    他哪里想得到,他把谢忱当兄弟,谢忱却想睡他!

    轩辕亦然扭头,往入口看,“墨九怎么还没进来?”

    正说着,门口进来两道,哦不,准确的来说,是三道人影。

    一个怀中抱着一个,后面跟着一个。

    她看见的同时,其他人也都看见了。

    “……”

    顿时一片寂静。

    有些人筷子都掉地上了。

    苏九挂在墨无溟身上,丝毫没有觉得过分。

    墨无溟任由她挂着,手在下面托着,毫不避讳。

    两人就大摇大摆的,这么进来了。

    即墨泽阳捏断了一双筷子,一双眼睛,毒蛇一样盯着两人。

    他承认,他嫉妒,他嫉妒的快要发疯了!

    明明成为了即墨家的继承人,他却半分没觉得高兴。

    即墨轩挪了挪位置,吞了吞口水。

    墨九有毒,即墨无溟和即墨泽阳都中毒了,他要离他们两个远一点。

    即墨舟正在往前看,就被儿子脑袋挡住了,啪叽一巴掌就甩了过去。

    即墨舟:“你乱动什么?”

    即墨轩:“我,我避毒啊!”

    即墨舟一脸黑线,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有些气闷地:“就你这怂样,即墨家这辈子都跟你没瓜葛!”

    即墨轩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看了看即墨泽阳,又看了看即墨无溟。

    如果当上即墨家继承人的代价是喜欢男人!

    那他这辈子都不想当了!

    即墨泽阳的天赋没有干掉他当继承人的心思。

    即墨无溟的横插一刀也没有断掉了他当继承人的心思。

    偏偏死在了这里。

    不能睡女人的男人,下半生还有什么意思?

    即墨舟哪里知道自己儿子在想什么,都懒得看他了。

    苏九回眸,平淡的:“大家吃啊。”

    众人:“……”

    吃个锤子啊!

    你这恩爱秀的,我们怕咬到舌头!

    赫连歌带着欧阳蕴,坐在了比较偏僻的地方。

    两人就想安安稳稳的看看女儿。

    但是他们俩的身份就是不允许。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们俩身上,就好像他俩不搞点事情,就不符合正常逻辑了一样。

    赫连歌有些头疼,侧目看妻子,无声询问:怎么办?

    欧阳蕴咬了咬牙,鼻孔发出冷哼,却更像是撒娇。

    赫连歌:“……”

    妻子太娇柔了怎么办?

    赫连歌只能扛起大梁,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怼了几句。

    赫连歌去过学院,而且不止一次,多数的学生是认识他的。

    也没人敢反驳他。

    苏九见他老人家挑个刺也不容易,也没搭理他。

    也不知道轩辕院长是不是觉得他一个人唱独角戏不太好,两人又是邻桌。

    他接过话茬,就怼了回去:“嫌不好吃,谁叫你吃了?你吐出来啊!”

    轩辕老家主扭头,装死了。

    你们爱吵吵,就去吵吵吧。

    赫连歌:“……”

    接不上话茬,要完。

    欧阳蕴心一横,“我们只是就事论事,再说了,也不是白吃的,给了一万两,附加一个羊脂玉的发簪,评价一下也不行了吗?”

    轩辕院长一副听到鬼说话的表情:“你们俩,没毛病吧?”

    羊脂玉的发簪,足够好的话,就小几万了!

    赫连歌:“……”

    欧阳蕴:“……”

    无言以对。

    苏九侧目看着他们,抿唇:“大家……”

    “我来了!”

    赫连聿终于赶到了。

    赫连歌一下子就找到借口了,啪地拍在桌上:“兔崽子!你给我死过来!”

    赫连聿刚进来,都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莫名被吼了。

    他挠着头,往赫连歌的位置走去,挺惊讶的:“爹,娘,你们怎么在这?”

    赫连歌冷哼一声:“早就猜到你肯定会跟墨九纠缠在一起!”

    欧阳蕴:“唉……你太让我失望了”

    叹气摇头。

    装的跟真的一样。

    赫连聿:“……”

    苏九:“……”

    墨无溟:“……”

    欢迎收看:戏精的诞生。

    众人行注目礼。

    即墨同拧起眉头:“你们有没有觉得赫连家主怪怪的?”

    即墨轩:“……怪可爱的?”

    即墨同横了他一眼:“你有病?”

    即墨轩脑子一转:“你有药吗?”

    啪!

    即墨舟一巴掌甩在他后脑勺:“跟你大伯,臭贫什么?”

    即墨轩捂着头,闭嘴了。

    他主要是不想把注意力放在墨九身上。

    但是又忍不住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把即墨泽阳这个高傲的家伙都被迷的神魂颠倒的。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他都感觉怪怪的了。

    心里打起鼓,他才故意转移注意力的!

    防毒啊!

    得亏即墨舟不知道儿子想什么,不然铁定忍不住脾气,把他暴打一顿,顺便低吼一声“没出息的东西,想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