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6章 墨九相中孙儿了

    噗——

    即墨老家主一口酒呛的老脸通红。

    最惨的是即墨轩,一口酒直接从鼻孔里出来了。

    他捂着嘴,眼泪都咳出来了。

    即墨兰和即墨诗面色都僵了。

    两人反应过来,瞥见即墨无溟没有反应。

    顿时恼羞成怒的:“你放肆!即墨家岂是你撒野的地方?”

    “撒野?”少年似乎不是很赞同这个词汇,轻轻地反问:“如果这就算撒野的话……”

    话音落地,两人都没反应过来。

    就见少年猛地伸手,抓住了墨无溟的领口,往上一提的同时,伏身压下。

    这个吻,来又凶又狠。

    少年倾身往前,男人昂着脖子。

    两人隔着一张桌子,却丝毫不受阻。

    “……”

    画面,既旖旎又诡异。

    少年舔了舔唇角,手指摩挲着墨无溟的唇角,微微侧目:“这样算撒野吗?”

    即墨兰:“……”

    即墨诗:“……”

    两人捂着嘴,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一双眼睛,几乎不知该往哪里看。

    比起他们俩,其他人就像是石化了。

    目瞪口呆。

    赫连歌满眼赞叹。

    够霸道!

    不愧是他的女儿!

    妒火狂烧,即墨泽阳死死地盯着苏九,怒吼:“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苏九连个余光都没给他,直接无视。

    即墨泽阳手中杯子捏得粉碎,双眼赤红的。

    即墨轩:“……”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主位上,即墨老家主的脑袋就像是被人狠狠敲了几锤子一样。

    啪地拍在桌上,怒指:“墨九!你简直胆大包天!”

    愤怒化为怒吼。

    控制不住的暴戾,可见老头子气得不轻。

    苏九侧目看去,倚在桌边,手抵着脑袋:“即墨老家主,这便是我相中的对象。”

    语气还挺有礼貌的。

    即墨老家主所有的理智,都在这一刻崩塌了。

    抬手一挥,强悍的威压,直接袭向少年。

    就算被人说成以大欺小,他也要惩治这个小畜生!

    赫连歌脸色一变,下意识便释放出威压,去救女儿。

    然而,不等他的威压赶到,另一道威压轻轻松松挡开了。

    墨无溟微微抬眼:“爷爷,墨九相中孙儿了。”

    那眼神,那姿态,仿佛在说他相中了,他很满意。

    人群里,就像是别丢了一个炸药。

    众人被炸得前仰后翻。

    今天的相亲宴,可真是太刺激了!

    威压突然被人挡了回来,即墨老家主眼底带着惊愕。

    不等他回神,就听见这么一句话,顿时脸色铁青:“混账!你跟着他胡闹什么?”

    墨无溟收回视线,斜眼:“爷爷说你胡闹。”

    明明是很寻常的语气,却给人听出几分告状的意味。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

    “我今日搬家,丢下上百人的酒宴,抽空过来抢个亲,挺不容易的,我怎么就是胡闹了呢?”

    少年一把勾住他的下巴,身体又往里面倾斜两份,半趴在桌上。

    态度极其暧昧。

    墨无溟微微抬眸:“礼尚往来,我也该意思意思?”

    苏九莞尔一笑:“哦?”

    墨无溟倏地起身,一手握住她的细腰,一手罩住她的后脑勺。

    刺激的画面,再次袭来。

    不同的是,这次主动地是墨无溟。

    一高一矮,依然隔着一张桌子,却比之前更加热烈。

    一番唇枪舌战,故意发出的声音,令人面红耳赤。

    咕嘟!

    众人狂吞口水,冷汗直冒。

    眼神一个劲的都往即墨老家主的身上瞄。

    即墨老家主脑袋嗡嗡作响,双眼通红。

    啪!

    他拍案而起,震怒:“畜生!滚!滚出去!”

    “……”

    全场静默。

    众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引火上身。

    啪嗒。

    赫连歌手里的筷子断成两截。

    这个王八蛋!

    居然占他女儿的便宜!

    典型的双标。

    两人缓缓地分开,之前的情况换了个个。

    墨无溟轻抚她的嘴角,声音低哑:“恭喜你,抢到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好男人。”

    苏九舌尖发麻,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她推开他,站直身子,环顾周围:“我今日搬家,如果诸位感兴趣的话,随时恭候。”她顿了一一下,又道:“就在即墨家对面,不耽误时间。”

    即墨家对面?

    众人瞠目结舌。

    有一小部分人知道马路对面放鞭炮的事情。

    绝大部分人,却是不知道的。

    “这个墨九真会信口开河!”

    “搬家搬到即墨家的对面,他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就是,他买得起吗?不对,是人家卖吗!”

    这种地段,傻子才会卖!

    砰!

    即墨老家主气得一脚把桌子踹翻了,目眦尽裂的:“我让你们滚出去!”

    苏九耸了耸肩:“那就不打扰了,我们走。”

    她往座位的方向扫了一眼。

    轻飘飘的一眼,走过来五个人。

    祁绍,谢忱,姬芙蓉,轩辕亦然和轩辕欢。

    即墨老家主阴冷的看向轩辕老家主。

    轩辕老家主摊手:“年轻人,自己结交的朋友,我一把年纪也管不了。”

    即墨老家主咬着牙,努力的压着火:“即墨泽阳!”

    一声低吼。

    即墨泽阳微微一愣,倏地起身:“爷爷。”

    即墨老家主面色沉沉,锐利地目光,射向即墨无溟,“从今日起,你便是即墨家的唯一继承人!”

    嚯——

    全场哗然。

    就这么取消了即墨无溟继承人的资格。

    福叔一脸愕然,正打算说点什么,就瞥见老家主手背绷青筋,气得隐隐发抖。

    福叔闭了嘴。

    为了即墨家大局着想,老家主的决定,无可厚非。

    要是传出即墨家继承人有断袖之癖,即墨家还毫无反应的话,那即墨家还有何名声。

    希望无溟少爷及时认错,再把继承权拿回去。

    显然,他们家的无溟少爷,压根就没有认错的打算。

    就这么站在苏九身侧,与他并肩而立。

    众人望着两人,忽然愣了愣。

    之前也没发现,现在两人并肩站在一起。

    即墨无溟除了少了个抹额之外,衣服的款式和颜色,几乎跟墨九身上的一模一样。

    众人:“……”

    所以说从一开始即墨无溟就在等着墨九?

    见鬼的不在意,没瓜葛!

    他这就差没在身上写“我是墨九所有物”几个大字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