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胡说八道!

    墨九?

    轩辕亦然倏地睁眼,又惊又喜:“你怎么进来了?我还说等会再去找你呢!”

    苏九推开折扇,凉凉的瞥了她一眼,没有搭理她。

    轩辕亦然讪讪一笑,摆手:“一时冲动,呵呵……”

    轩辕欢沉着脸,快走上前:“简直胡闹!”

    “大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轩辕亦然卖乖的靠在她手臂上。

    轩辕欢:“……”

    火气要上不上,要下不下。

    憋的厉害。

    姬芙蓉睁开眼的刹那,看见了温雪妮缩回手的样子,也看见了轩辕亦然的手挡在她面前。

    她并不认识轩辕亦然和苏九,觉得他们因为自己得罪了温雪妮,恐怕等会吃不了兜子走。

    于是,便心一横!

    “谁要你们多管闲事了?有病吗!”她低吼着转身,挡住身后的两人,仰起头:“要打就快打!少在这里耽误大家的时间!”

    语气很冲,态度极差。

    但是明眼人看得出来,她这是在维护后面的两个人。

    心头不免有些不解。

    轩辕亦然是三大家族的小姐,她在这里做什么戏呢?

    就在这时,更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温雪妮握着手腕,不停地往后退。

    其他三个女生也是脸色惨白,双腿发软,互相搀扶。

    四个人的眼神都没有看姬芙蓉,而是掠过她,看向了她身后。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

    少年姝丽的脸庞,神态淡漠,姿态散漫,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半分威胁的都没有。

    众人一头雾水。

    就算要怕也该怕轩辕亦然她们才对?

    怎么反倒害怕一个名不经传的少年?

    姬芙蓉看见温雪妮的反应,也是暗暗心惊。

    这时,跟在后面挤进来的即墨泽阳,冷着脸喝道:“让开!”

    在场众位世家小姐,不说全部认识他,也有九成认识他的。

    顿时纷纷散开。

    即墨泽阳走进来之后,径直的来到苏九跟前:“墨九!”

    语气有些冲。

    苏九摇着折扇,长睫低垂,无视他。

    然而,墨九两个字成功让她成了聚焦点。

    在场所有人,你可以说你不认识墨九,但是这名字绝对是如雷贯耳。

    霸占四九城近两个月来茶余饭后话题的主要人物。

    她们怎么能不知道?

    姬芙蓉倏地转身,错愕地后退两步,“你……”

    欲言又止。

    轩辕亦然笑着开口:“我叫轩辕亦然,你不用害怕。”

    “……”

    姬芙蓉再次哑口无言。

    轩辕亦然。

    她刚刚还妄想维护人家?

    她可真是……不自量力。

    即墨泽阳不知前因后果,冷着脸看向其他人:“谁想生事端,就离开即墨家!”

    “……”

    众人噤声,纷纷散开。

    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

    即墨无溟还没出现,她们怎么也不能走啊!

    只有温雪妮红着眼眶,委屈的:“即墨同学,都是姬芙蓉她挑事端的!”

    颠倒黑白,不外如是。

    即墨泽阳沉下脸,出于认识温雪妮的私心,直接问姬芙蓉:“你是谁家的女儿?”

    能来即墨家的,至少都是有头有脸的。

    姬芙蓉抿着唇,攥着拳头,“……我就是我,不是谁家的!”

    温雪妮接过话茬便道:“她娘是妓坊的,浑水摸鱼进来的!”

    轩辕亦然皱起眉头,脱口问道:“她不是你姐姐吗?”

    温雪妮倏地扭头,恶狠狠地瞪着:“我怎么可能有这种低贱的姐姐?我的事情,你少管!”

    语气里能听得出,她对轩辕亦然说话时,夹杂着理直气壮。

    轩辕亦然抿了抿唇,心里有些不舒服。

    温雪妮的嘴巴,总是能说出对她有利的道理。

    当初她跟欧阳芷仪交好,断绝跟她来往的时候,用的借口就是——她是高高在上的轩辕家大小姐,高攀不起!会让她感到自卑!

    这直接导致她有很长一段时间,对轩辕亦然这个身份产生了抗拒。

    轩辕欢眯着眼睛,尖锐地认出了温雪妮:“是你?我妹妹给你修炼资源,你准备何时归还?”

    轩辕亦然微微一愣,有些惊讶的看向轩辕欢。

    没想到她跟温雪妮的旧事,她居然都记得?

    因为轩辕欢的一句话,温雪妮的脸色变了变。

    她比轩辕亦然大几岁,之所以能进入神龙学院,以及修为快速得到提升。

    轩辕亦然是功不可没的。

    轩辕家,资源丰厚,人丁不旺。

    只有轩辕欢用得着这些资源,但是她天赋有限。

    轩辕亦然又专攻炼丹,对于这些更是没有兴趣。

    随便拿一点给温雪妮,那也是天大的好处了!

    当初要不是欧阳芷仪告诉她,自己爱慕的男子,对轩辕亦然有心思。

    像这种人傻资源多的朋友,她哪里舍得断交!

    眼下对方主动提到这些资源,她当然是心慌了。

    轩辕亦然并不想给曾经的友情添上别的颜色,冷淡的:“那些东西我给了我最好的朋友,不是她。”

    她不是她认识那个温雪妮。

    至少不是她印象中的那个。

    然而,这些话听在温雪妮的耳朵里,就像是施舍一样,踩到了她的尾巴:“不就是一点点资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轩辕亦然抿唇:“我没说了不起。现在处理的不是我们之前的事,而是你跟这位姬小姐的事情。”

    话题一转,又回来了。

    即墨泽阳俊脸微沉,并不想听她们这些陈年旧事,以及私人恩怨。

    他一摆手,不耐烦的:“不管是谁的错,到此为止!”

    轩辕亦然扭头看去:“神也是你,鬼也是你。你说到此为止,就到此为止?”

    更不耐烦的语气。

    众位世家小姐:“……”

    你不是来相亲的?你是来找事的吧?

    单论背景和地位。

    轩辕亦然跟即墨泽阳对上,那还真是不相上下的。

    即墨泽阳不想跟她起冲突,压着怒意道:“今日乃是即墨家举办的宴席,你确定要继续讨论这些吗?”

    轩辕亦然撇了撇嘴,“我只是有些打抱不平。”

    即墨泽阳勾唇冷笑:“是打抱不平,还是多管闲事,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当众被人顶撞,一个男人的自尊心,让他不舒服到了极点。

    他扭头,看向姬芙蓉,面色稍缓,语气却极为压迫:“你要继续这样吗?”

    姬芙蓉当然不想,但是如果她说不想,就是驳了轩辕亦然的好意,不知好歹。

    她低下头,声音很低:“我爹叫温徽。”

    两边都不沾,承认了最不想抗拒的关系。

    苏九淡淡的挑眉。

    感觉有那么点意思。

    姬芙蓉的话音落地,温雪妮声嘶力竭的:“你胡说八道!我要撕烂你的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