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两顿饭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东方异之前是坐在即墨泽阳身边,从奇斐山脉回来后,就换到了旁边。

    两人中间,隔着一条走道,还有东方异的同桌。

    东方异扭头看他,不是很懂他的意思:“闹什么?”

    即墨泽阳拧起眉头:“你我认识多年,有必要为了一个认识几天人闹到这个地步吗?”

    冷厉的语气,甚至有些恼怒。

    东方异算是听懂了,他以为自己是在跟他闹别扭。

    他轻笑着:“哈……即墨泽阳,我以前真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无耻。”

    说完,也不管即墨泽阳的表情有多难看,就从同桌背后回到了位置上。

    “……”

    全班一片寂静。

    自从奇斐山脉回来,东方异跟即墨泽阳的关系就降至冰点。

    但是两人都是互相不说话,却没想今天这样起过冲突。

    尤其是东方异还这么不给即墨泽阳面子!

    他们班上次是全部去了奇斐山脉的。

    东方异对即墨泽阳态度的变化,好像是从他们去帮忙防封印石碑回来之后开始的?

    到底是什么事情造成了两人关系变得那么差?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而在他们思考的时候,即墨泽阳的脸上已经一片冷意了。

    他之所以主动跟东方异和好,完全是因为东方家这个棋子还能用!

    可他如此不知好歹,也就没有留下必要了!

    东方异趴在桌上,脸朝着门的方向。

    一个为了一己私利,在别人涉险救人的时候,他却暗箭伤人!

    尽管他最后自食恶果,他也没法跟这种人继续做朋友。

    就算是即墨家,也不例外!

    班级里的气氛很是诡异。

    坐在即墨泽阳前排的同学,岔开了话题,问:“听说即墨家要宴请全城未婚的世家小姐?有这个事吗?”

    即墨泽阳敛起情绪,面色很淡:“嗯。”

    在班里,他永远是那个最沉稳,最可靠的人。

    众人见他没跟东方异一般见识,心里暗暗赞叹。

    不愧是大家族的少爷,心胸宽广啊!

    听见即墨泽阳点头,前排同学眼睛一亮:“泽阳,你给我透个底,是不是为了给你们即墨家的少爷们,选亲?”

    众人一听,纷纷竖起耳朵。

    虽然他们是世家子弟,但是可比不上三大家族的。

    要是家里的能够攀上这个亲事,那家族地位在四九城将水涨船高啊!

    即墨泽阳抬起头,淡淡的:“不过,这次主要是要替即墨无溟选亲。爷爷说了,没什么要求,品貌端正的小姐便可。”

    这消息可就大了!

    从四年级传出去,直接席卷了全学院。

    即墨无溟惊才绝艳,天赋强大,容貌一绝,更是即墨家已经承认的继承人。

    这样的条件,谁能拒绝的了?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一年级五班。

    苏九手支下巴,眉眼低垂,很懒散。

    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墨无溟也差不多,手持毛笔,慢吞吞地写着。

    单从两人外貌上看,五班女生就已经服气了。

    “唉,九哥跟即墨少爷太惨了。”

    “凄美的爱情,永远都是这样,生离死别的。”

    “……我觉得九哥可以去抢亲!”

    “虽然如此但是……我也这么觉得!”

    曲皓受大家的鼓动,撑着胆子走到谢忱他们座位坐下,悄悄地:“九哥……”

    苏九掀起眼皮,“有屁就放。”

    曲皓挠了挠下巴,瞥了墨无溟一眼:“即墨少爷真的要相亲啊?而且还是宴请全城未出阁的小姐?”

    苏九闭上眼睛,“嗯。”

    冷淡,没反应。

    曲皓转身想走。

    众人指了指即墨无溟,让他继续问啊。

    如果即墨无溟自愿的,那她们另作他想!

    曲皓硬着头皮,又问:“即墨少爷,你跟九哥……你到底怎么想的?”

    墨无溟没搭理她,笔下的字体,刚劲有力,龙飞凤舞。

    “……”

    曲皓吃了一个瘪,乖乖地走了。

    “哎呀,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么点事情都问不清楚?”

    曲皓黑脸:“那你们怎么不自己去问?等吧!这个节骨眼,谢忱他们去元气室干什么!”

    他一甩袖,趴在桌上,郁闷极了。

    众女生:“……”

    你说要是没机会还好。

    这机会在眼前,要是把握住了,无情无义,对不起九哥。

    五班女生们惆怅得要命。

    一直到下午课上完。

    众人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时候。

    即墨泽阳出现在了五班门外。

    众人皆是一愣。

    尤其是即墨泽阳直直的走到苏九的面前,且道:“我是来接你的。”

    苏九略微蹙眉,每见他一次,想打他的冲动,就更多一点。

    墨无溟横移两步,挡住苏九,“不劳大哥费心。”

    众人见状,纷纷顿住了脚步。

    其他班级的人,也都看过来。

    什么情况?

    即墨泽阳何时跟墨九这么熟了?

    刚刚说来接他?他接墨九干嘛?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又来了一个添乱的。

    赫连聿单手负背,面色温和:“下课了,我送你回宿舍。”

    反正他现在住在学院了,讨好妹妹的时间多得很。

    苏九:“……”

    有他什么事?

    墨无溟不经意间挑了挑眉,没有帮赫连聿说话,也没有给他使绊子。

    就算九儿不承认他,但是他还是得给大舅子几分薄面。

    即墨泽阳侧目看向赫连聿,眯起眼:“赫连少爷,你似乎跟墨九的关系很好?”

    赫连聿微笑着:“我跟墨九关系一直很好。”

    即墨泽阳冷嗤:“令妹还在养伤,若是知道你跟她的仇人如此亲密,该如何伤心?”

    提及赫连九,赫连聿脸色有些不好,但嘴上亏可半分不吃:“比起我这个哥哥,她若是知道你这个心上人,前一脚去赫连家提亲,后一脚就在学院跟墨九纠缠,恐怕她会更伤心吧。”

    即墨泽阳下意识看了苏九一眼,见他没反应,心情极为复杂,却还是解释了句:“赫连少爷既然已经知晓此事,那也该知道令尊已经拒绝了我的提亲了。”

    赫连聿微微一笑:“你的事情我不关心,所以我的事情,你也管不着。”他走到苏九面前,堆着笑:“可以走了吗?”

    苏九有点头疼,语气有些不悦:“我有事。”

    赫连聿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有何事?我跟你一起去。”

    墨无溟淡淡地挑眉,揽住苏九肩膀:“不方便。”

    赫连聿暗暗瞪了他一眼。

    混蛋!就不能帮他一把吗!

    两顿饭都喂到狗肚子里去了!